外星人的故事

沒有童話的空間 於 03/05/2012 發表 收藏文章
晴朗的天空下,六個6,7歲的小朋友,在青草地上玩耍。

忽然間,晴朗天空被烏雲遮蓋了,四周颳起猛烈的風,差點將小孩們吹倒。

他們抬頭一看,嘩 ! 天空上的不是烏雲,而是一架很大,很大的太空飛碟。

孩子們都很害怕,不停的亂跑亂叫。 他們害怕會像電影的情節一樣,外星人會捉了他們去當實驗品。

終於,飛碟落在草地上。 這時,門打開了,有兩個外星人,一高一矮的,從內裡步行出來。

他們的身型和地球人有點相似,都是有雙手和雙腿,只是他們全身都是灰色的。 他們的頭顱比人類大一點,沒有頭髮,而且只有眼睛和嘴巴,有點像的IQ博士裡的宇宙大皇,看上去頗可愛。
「不要害怕,小朋友,」高的外星人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低聲地對他們說「我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

孩子們看到外星人外貌有趣,而且露出慈祥的笑容,漸漸放下了不少介心,再沒有大呼小叫。

「我們是剎巴星系的巴斯坦星人,」外星人說「本來我倆是在你們地球人所說的銀河系進行研究工作。 可是,我們的飛行艇之前被殞石碰到了,流出了不少燃料,所以要緊急降落在這裡。 請問你們知不知道,那個地方有水?」

這時,一名短髮的男孩子站起來,指著前方,高聲說:「前方有一條小河流,我帶你們去吧。」其餘的小孩紛紛和應起來。

「多謝你,小朋友 ! 」高個子答道,並示意另一個外星人跟著小朋友上前去,他應該是高個子的隨從或是助手。

一會兒後,飛碟已經裝滿了水。 孩子們對於飛碟原來是用水作燃料飛行,無不嘖嘖稱奇。

「多謝你們,小朋友 !」高個子充滿感激的說「你們有什麼願望?或者叔叔可以幫助你們達成。」

這時,那個短髮的男孩子舉起手,像是小學生回答老師般,高聲地說:「我希望大人以後不要再講大話!」

「是呀,是呀 ! 」小孩們異口同聲的說。

「我媽媽晚晚都哭著說,爸爸經常都講大話欺騙她……」一位胖胖男孩子說。

「我爸爸時常常說,這個世界有很多壞人,常常為了金錢而去耍手段,去欺騙別人 ! 」住在胖男孩身旁,一個束孖辮小女孩向外星人說

「我爸爸就是被叔叔騙去了所有的錢,現在家裡沒有錢了……」一位金髮的小女孩,兩眼帶著淚光的說。 助手即時上前,抱著她。女孩終於忍不住,在外星人胸膛前哭起來。

「大人都是奸詐的 ! 」短髮男孩高聲地叫嚷「我要所有人都是善良的,再沒有人去欺騙別人! 」小孩們紛紛拍手和應。

「好,好 !」高個子向他們說「你們都是乖孩子。 叔叔應承大家,將所有人都變成為善良的,好不好 ?」 小孩們拍手叫好。

「但大家要答應叔叔,不可以將今天的事告訴其他人,知不知道?」高個子說。「知道!」小孩們齊聲答道。

「叔叔現在要回到巴斯坦星。」外星人誠懇的說「但叔叔應承大家,七天之後我們會再回來。 到時我們會帶來我們星球的思想調頻器過來,替大人洗清壞思想,到時世界就再沒有壞人了。」

「叔叔,你不會欺騙我們嗎?」剛才哭的金髮小女孩問。 「不會!」助手摸摸她的頭,誠懇地說。

「記著,七天之後,大家要在這裡再見面。」外星人向各人道別以後,轉過身便回到飛碟裡。 一瞬間,飛碟已消失於他們眼前。

七天後,那兩個外星人從巴斯坦星帶來了思想調頻器,越過時空,回到那片青草地上。

青草依舊,但小孩們卻不見了。

高個子著他的助手去找尋那群小孩,於是助手便拿著搜尋器,離開飛行船。

數小時後,助手回來,向上級匯報。 這時,高個子方知道,他們在剎巴星系七天,在地球已經是數十年的光境。
「他們現在已經很富有。」矮個子說「對於當天的說話,他們早已不記得了,甚至高聲的笑,笑自己當天的天真,幼稚。 」

聽到助手這麼的說,高個子有點錯愕。 這時,助手提起手,向螢幕方向指一指,畫面上即時出現了一個短髮的中年男子。他一臉神氣,大搖大擺的從法庭中走出來,兩旁的記者圍著他問過不停。

「這個男子,就是那個短髮的男孩。」助手說「他現在是一名地產公司老闆。6個月前他被控告向兩名政府官員行賄,以投得兩幅地皮。但不知什麼原因,上庭當天,所有証人不是沒有出現,便是完全失憶,所以他便無罪釋放。」

高個子有點不相信,眼前那個不可一世的人,竟是當天天真純潔的小男孩。

「那個金髮女孩子,已經成為銀行家。」助手繼續匯報「她說如果不是出賣朋友,欺騙別人,她那可以得到今天的財富。」 聽到這些,高個子真的有點感慨。

「其他人也口同聲的說,己經習慣了的現世間你愚我詐的生活,大家都不覺得一回事。 反而,他們叫我們不要再多事,免得阻礙他們發大財。」助手帶點無奈的說。

很多人在年少時,每每對眼前不公平的人和事,社會制度有所不滿。 他們總希望可透過不同的形式,去改變這個世界的不公平。 所以,我們會去上街,去遊行。

但是,時間不停的過,人越來越大,所經歷過的事越來越多。 終於,我們會發現,這世界根本不是一個人,或是一些人的能力可以去改變。 因為追求理想國度,我們早已被弄得體無完膚。 這時,有些人會選擇放棄,有些人會選擇投降,不聞不問,但有更多的卻選擇被同化。 當天我們痛恨社會制度,生活模式,今天卻被我們視為金科玉律,理所當然。 反之,我們當日所追求的理想國度,到今天卻被我們嗤之以鼻。 我們的麟角早已被磨平,留下的可能是連我們自己都認為可笑的回憶。

23年前在廣場上的人, 到今天還有幾多人選擇留在廣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延伸閲讀:
這麼近,那麼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