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聲」就是一種樂器 - 《人》,《竊竊詩》及《作品的說話》

港乜L嘢 於 24/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loading

人本該就存在情緒,存在表達自己的權利。但,現實總有令你無法輕易表達自己的理由。

這時候,「人聲」就是一種樂器,音樂人表達自己的地方。

【「人」該有的情緒】
《人》

唱/Mixing:Herman @ The Hertz
曲/編/監:The Hertz
詞:Him Hui @ The Hertz
Mastering: Gabriel Cheung @ Saga Music Studio
人是有情緒的,但,我們記得嗎?

這首歌證明了,就算vocal的戲分不多,或者說,正因vocal的戲分不多,歌曲的感覺就出來了。從intro的結他聲和炮火聲,到了verse之後加入的電結和鼓聲,到了零星的結他和vocal來推進full band的爆發,bansuri的加入亦多了一種folk vibe,而最後再以結他和vocal作結。歌曲結構其實很簡單,但就很完整地表達到內心感受慢慢放大的感覺,中間那段ab lib;歌詞也是,就是說我們也是人,有感受痛楚的時候,但我們什麼時候麻木了,看到別人受傷也無動於衷,看「悲傷當作平常」,毫無感受?「人」本該就有感受,別因習慣麻木了自己。

到了旋律的部分,我覺得整個起伏也設計得不錯,亦令Herman的vocal有好的發揮空間。到了vocal的部分,我就覺得⋯Herman唱得滿好的。整個偏慵懶的唱腔,轉音,ablib部分配合reverb,我覺得演繹挺能帶動情緒。唯一挑骨頭的是咬字,有些位置也偏向咬不清,如果在唱腔和咬字上的平衡更好的話,那這首歌就真係近乎無可挑剔了。

【「人」想留下來的聲音】
《竊竊詩》

唱/曲/編:per se
詞:王樂儀
監:Stephen Mok @ per se/Terence “Dull” Liu

人的情緒和聲音,仍想留下來給之後的人看。

我自己對於per se的印象一直也是:作品音樂性絕對有特色且質素上乘,但相較之下重覆性算大。但這首《竊竊詩》,感覺就真的挺不同的。

歌中最明顯的莫過於編曲。整首歌很有新世紀福音戰士那種感覺(媽的但係就諗唔到近代啲嘅例子),而歌中的strings佔了很重要的位置。伴奏和間奏較dramatic的拉法,表達世界很危急的困境,尋找出路的同時,chorus poetic感重的拉法好像找到末日中那曙光般。間奏synth的聲音增加了歌的玩味外亦好「醒神」,但亦有種game over的感覺。配合的,我想是歌詞吧。當人類種下的因,令世界走到盡頭,可說的話亦如歌詞般越來越少,更多的是被dadadada取代文字。但,內心想說的話,想留下來的聲音,只要人在就一直也存在於世上。

Stephen和Sandy的vocal也是偏薄,和他們的音樂風格相比算是挺大的對比,他們的演繹總是有種無形的力量,我想這也是他們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吧。而兩位的vocal感覺是比之前好,那當然可以更穩啦(感覺上),因為還是覺得唱得不太安全。除了編曲,在唱方面再作調整的話(例如唔一定成首都咁高喉頭去唱),也許per se會有更多出路。

【「人」的願望】
《作品的說話》

唱:姜濤
曲/編:Gareth. T
詞:小克
監:Gareth. T/Edward Chan
Mixing:Matthew Sim
Mastering:Alexis Psaroudakis

人有情緒,有想留下來的聲音,更想被人知道。

簡單概括的話:整首歌就是充滿Gareth的感覺,但整個編曲就是豪華版。全首歌的編排猶如看了一場完整的舞台劇般,從開首的結他solo,到chorus的strings,再慢慢加入synth和beat,加上小克的詞,開首描述到戰爭失去的,到對停戰的願望和對停戰和追求「簡單的愛與和平」,表達這願望的一體性,令我想起《孤星淚》。而歌中不同的effect和layer,加上最後的backing vocal大合唱,增加了歌曲帶來的力量。

歌曲充滿故事性,那vocal呢?抱歉我只覺得普通。這種起伏不大的旋律,往往最考慮歌者的能力能否唱出當中感覺。唱出感覺和普通只是一線之隔,但姜的演繹則偏向後者,在最後一段chorus的vocal solo中大概能對此有最大感覺(甚至有兩個音flat咗,真係急到無得重錄?)。當然,這類歌非姜唱不可,但在選擇好歌後,自己的vocal也要有進步(好多),才是真正的配合,真正用作品說話。

【「人聲」就是一種樂器】

近幾年樂迷越來越覺得音樂性很重要。但,就代表vocal不再重要嗎?我覺得樂迷開始留意音樂性之時,便慢慢忽略了vocal。其實,不是相反嗎?當你使用一種樂器時,不就是想把它發揮得最好嗎?那,人聲也是啊?三首歌中,相較於Herman,Sandy和Stephen人聲上令人代入的思緒,姜vocal的駕馭能力和代入感有待改進,當然三個單位也有vocal的進步空間啦。「人」表達內心的「聲」音很重要,但歌曲互相配合時,「人」唱出的「聲」音也很重要的。希望三個單位能唱得更好之餘,繼續做到更好的作品。

可能有人覺得:「版主要求好高喎!」

還好啦,好的音樂本該是如此。當然每個人方式不同,而且我也知道,唱歌,做音樂是困難的。But that’s why, it’s interestin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The Hertz  竊竊詩  per se  作品的說話  姜濤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