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天生就係鍾意忍,咁到底仲要忍到幾時?

身邊,總是有那麼的一兩個人彷似是沒有脾氣般的。不論面對著的人是有多麼的可怕,不能理解他的腦部埋藏著什麼也好,永遠都可笑面迎人,用上溫柔的聲線解答各種低質問題。

自問自己脾氣極為差劣,很容易被一件小事弄得整天心情都隨著事情的進展而起伏,懂我的朋友不難得知這公開的秘密。但人大了,明白了EQ的重要性後,也甘願當起「好好先生」來,嘗試從「混蛋」這身份改過自生。

但若只說脾氣暴躁,則有點不公平,倒不如說我是大情大性來得貼切一點,畢竟我亦能從小事中樂得一整天。但身邊的人,有時總不能體會我的心情。

「吓……條女覆返你一句HI姐……洗唔洗咁開心呀?」

其實開心傷心,乃人之本性。嬰兒出世時第一樣動作並不是瞪開雙眼,反倒是大哭一場。可想而言,喜怒哀樂為與生俱來,不需別人的教導。

閒話一句,有人問過為什麼嬰兒一出生便痛哭一場,依稀記得我當時是如此回答﹕「因為冇人願意響呢個咁悲情既地球出世。」

我倒是不太理解為什麼人們總是愛把自己的情緒隱藏。先別說意義何在,我連一個好處也說不上。

喂,老實講句,平時返工返學,忍屎忍尿忍人臉色都仲未夠,仲要將自己想表達的情緒心情都要忍埋?

難怪這社會那麼多情緒病。

人呀,能否別犯賤一秒?一秒就行了。明知對方對你的要求完全不人性,臉色和嘴面亦把「睇我唔順眼咪打我囉」這句話紋在額頭時,可否再別把別人的感受放進你考慮之中?

反正佢都冇考慮過你感受。

還記得早幾年,香港曾經興起一些發洩屋,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工具讓你盡情破壞房間中的一切。

講真嗰句,其實都幾無謂吓。

其實這社會壓根兒不需此東西以解決都市人的壓力問題,但無奈地,發洩屋在當時的熱潮卻明顯地反映出人類的反智思想。

人們總是以為真像遊戲世界般,只要在自己內心中建立出一道防護罩,一切便能抵擋得住。可惜的事,一切負面和壓力,全都是從內心產生,所謂的防護罩只不過把所有灰色填滿。

如今社會已成病態,不少人都意識到這現況,然而卻找錯方向,尋錯根源,導致未能對症下藥。

話在當前,本人極為反對現今香港教育制度,填鴨式教育只不過讓社會存在更多只會跟隨而不會思考的機械人。但我總算也是受過十來年教育,當中亦有所體會。

其實響香港讀書,係咪真係咁大壓力?

不難想像,最近香港學生自殺情況嚴重得於世界可說是絕無僅有,當中原因有許多,學生的心態和整個教育風氣當然是首當其中。但我總是覺得第三原因絕不能忽視。

一直以來,人們只想如何減輕壓力來源,但從沒人想過如何讓學生釋放壓力。

學生心中的防護罩,猶如密封得沒能讓壓力離去,儘管真能減輕壓力,但此只能把問題拖長,事實上,終有一天亦會把該密封罩填滿。

我並不是抹殺學生對成績的努力,我亦極同意學業十分重要,至少在入讀大學來說。雖然學業好壞並不等於將來的優劣,但有點你不得不承認……

讀得書既,之後條路點都好行過你。

以我作個例子,其實從小便自知不是讀書的材料,因此乾脆找個興趣發揮一番,然而道路就似是現在般,不知何時才能有個出頭天。

不過慶幸的是,讀書對我來說絕非壓力一種,因為我有一個極為強大的釋放系統﹕攰呀?去打返一場LOL先囉﹗

在學生時期,學業雖是最為重要,但以整個人生來說,學業只是其中一步,你所要走的路,還老遠呢﹗

「太懂得去抽身,如無事再覺吸引,然後再默默地悼念著我軀殼內那靈魂。下半生搬進一個巨型密封罩,棲身凡塵。誰個錯用情感,等於犯禁……」周國賢 - 密封罩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