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唔知邊個數字最慘?係「3」

我想講,「三」呢個數字真係數學界入面既一個悲劇角色。

先不要說什麼質數呀,單數什麼的,畢竟本次並不是數學研討會。不如我們用上生活例子,嘗試以一個感性點的途徑去了解這個「三」。

世間上,真的沒有一個公平的遊戲是適合三個人玩,就算真有為三人而設的遊戲,還是得有一人當上受害者或是壞人的角色,讓其餘二人攻擊。

就例如鬥地主,還不是兩個農民大戰一個地主嗎?無他,只是人之天性就是如此,群體動物就是喜歡人多蝦人少,有權有勢的,就被弱少的一方團攻。

但我說「三」這個數字是個悲劇角色,是因為他不光是少數那一邊,他甚至可以是沒權沒勢,也可以被加插上受害的戲份。

各位應該都有試過三人行的場面吧?三人行當中,永遠有兩個人是較為熱絡,他們在路上談天說地,十分投契。我並不是說餘下的一個與他們不熟稔,只是在各種原因之下,你不能加入他們所討論的話題。

而且香港的街道可說秉承了周星馳食神的經營之道﹕條路有咁窄得咁窄,有咁難行得咁難行,呢啲野唔洗我教呀嘛?

你作為被孤立的那個人,本想踏步上前與他們三人並肩而行,卻發現若是這樣的話,其他人便再無空間穿過你們,因此也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你一直盼望著他們會留意到你的處境,因此有意無意地作出引人注意的事,突然間停下來綁鞋帶,不時查看手機裡頭看了不知無數遍的短訊。

令人惋惜的是,人們並不會為沒權沒勢加以留意,因為他們只會繼續大聲講大聲笑,而你除了陪笑和說些沒人回應的話之外,再無別的事能做。

最終,你放棄了爭扎,正想放下一句「再見」便在下個分岔口離開。你驚覺實情是他們連「再見」也不會聽到,恐怕要回到家才發現你已不知何時走失,所以你把這兩字吞回肚中,默默離去。

說到這裡,你總算能夠明白為何「三」是悲劇演員。既然有悲劇演員,就自然會有個奸角。

所謂奸角就係嗰啲拍緊拖但係又叫啲單身既人出嚟一齊玩既人。

老實說,我還真是想不到這些人是懷著什麼想法。是單純地想炫耀自己的戀情?還是想讓自己明白「其實自己好幸福」這個道理?

而我更加唔明白既係,點解單丁嗰個又會肯出嚟陪佢地?

除了犯賤之外,我唯一想到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被兩人呃咗。

如硬要說他是電燈膽,他也會是個太陽能電燈膽,因為真正發光的並非他本人,而是身旁的情侶。

再者,其實佢既功用同太陽能電燈膽都冇咩分別,因為都係冇用。

這種情況,大多數都只不過因為那一人天性蠢而已,但些人可憐得沒做什麼,光是出街也要慘當電燈膽。

點解?

因為街邊情侶一對對,而佢地又好似真係覺得那時那刻時間係靜止既,呢個世界得佢地兩個咁樣。

牽手,擁抱這些都可說是見怪不怪。老兄你親吻是沒有問題,但用不著把舌頭也一併伸進去吧?

可能香港土地問題真如遊蕙幀所說得如此嚴重,但我覺得更為嚴重的是趺進愛河的人們對自己那段關係的重視程度。

有時我站在月台裡等車,看見一對戀人正因將要分別而纏綿在一起,我不禁確認這班架車的終點站在哪,才能讓二人像生離死別般。

諗真啲,其實同電影入面嗰啲男人要去當兵打仗差唔多咁。

唯一的分別則是,你們隔了不消幾天又會再見面,之後再見時又重複以上的步驟。

其真有時候,不用做什麼特別的事,乾脆不做便沒事。可以的話,給予一份同理心,你要明白,不是每個人都想看到你們的愛情是多麼的熾熱。

「節日約我三位一體的慶祝,沿途明亮燈飾閃映著沉重……言談越熾熱,內在更冰凍……」鄧麗欣 - 電燈膽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廣東話  廣東歌  繽紛諾  鄧麗欣  電燈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