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

以下這篇文章,是為著記念一位,昔日熟悉的陌路人。

話在開頭,我是十分喜歡張繼聰。而原因並非因為他老婆,亦不是他於電視機裡的演出,而是很單純的喜歡他所創作的音樂。

其實你地知唔知,佢係一個作曲家,作過好多好出名既歌,例如何韻詩既木紋?

但直至我在某日聽罷了火星文這曲後,我第一時間既反應便是﹕佢唱緊乜春?

這種感覺,就好像有天你的伴侶說要為你跳一支跳,在旺角大街之上與大媽一同熱跳謝多燕一樣。你會一時之間給予不了任何反應,心中正盤算著如何與他分手。

隨後有幸看過他在公開場合上演唱這首歌,心中正納悶為何他會有勇氣上台表演?

明明佢有更多歌係正常同埋主流啲……

歌詞上,小克和梁栢堅想必是在一個喝得爛醉的晚上一同填寫。但是我卻認為此歌的曲是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可說得上為上乘之作。我只不過是在電視前聽過一次,立馬便能哼出副歌部份。

不過在近日,在機緣巧合之下,於Youtube上的播放清單上出現了這首歌。重聽一次之後,依舊地覺得這歌詞極度不知所謂。

但係,咁咪正正同首歌想帶出既信息一模一樣囉?

一位火星人身處在地球,但卻以火星語言與地球人作交流,聽不懂他說什麼是一件再也正常不過的事。但反觀現今社會,卻出現了明明是一位地道香港人,卻硬要用上一套不入流的語言與常人溝通。

在這個時候,請讓我介紹一位女生。我和她的故事,容後再有機會向大家講述吧。簡單來說,她是一個偽ABC。

雖說我小時認識她的時候,她可不是這樣子。但當她升至一間國際學校後,談吐間不時流露出崇洋媚外的態度。這正正因為這樣,我和她就彷彿身於兩個不同的世界,也因此而成為了陌生客。

所謂談吐間,其實是與她的Whatsapp內容。

和這種人面對面時交談,頂多也不過是在句子中加插各種英文生字,只要你是有基本英語能力也不是什麼天大問題。

但當你和她的交流地點轉移至Whatsapp裡,你就會化身為福爾摩斯般解碼著,有時還需要Cap圖轉發給華生,也即是你的朋友問道﹕「佢講乜Q野?」

這種習性,同樣亦會出現在香港的MK文化中。不過在MK界中所使用的文字,頂多都只是把字簡化,例如是把口字部全給拿走,或是利用近音字,用數字代替中文等等。

這種對話,雖然常人觀看時亦要花上不少時間,但也總算能夠看得懂並作出回應。但是面對著偽ABC,他們所設的密碼可是幾何級數地上升。要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擁有他們的密碼,恐怕英國未必能夠摧毀德國的補給線。

他們的術語可說是層出不窮,並不是單純地把字進行簡化,更甚者,有些字同時有兩個意思,「WTF」和「LOL」正是兩個經典例子。

嗯?你說你懂得上面兩個字的意思?對不起,這也只是入門級,還有很多等著你。

第一種﹕他們會利用地道的廣東話讀音換取成英語拼音,「我」變成「NG」,「好」變為「HO」等等。要是你對英語不太在行,Google會是你的好幫手。

第二種﹕英語版的縮寫。這種文化於外國街頭十分流行,但到了香港卻變了第二個版本。有些甚至就連外國人也不懂得你在說什麼。不知大家聽到「UCCU」這個詞又會否明白是什麼意思?有誰能想到竟然是「You see see you,你睇吓你」的意思?

當然,在他們的世界中還有各式各樣,無窮無盡的密碼模式。要是你也有所聽聞一些極為特別的手法,我也十分歡迎你作出分享。

言語最大功能,就是讓人們能作出交流,但如今卻成了二人溝通的隔膜。雖說話語作為日常生活當中的一大部份,本質上要以方便為重點。但是因貪一時方便,反而要賠上不少時間以作解釋,又是否得不償失?

就正如這支歌一樣,你會希望你的朋友看罷你的回覆過後,就似我聽完張繼聰後的感覺一樣,開口大罵﹕「佢講乜鬼野呀?」

對了,要是這位昔日熟悉的陌路人知道我正在描述你的話,請不要用上那套語法和我對質,不然我會已讀不回。

因為我真係睇唔明你打乜呀﹗

「再廢也有兩個Like,這個笑臉太嚇鬼,括弧砌出mud鬼?講嘜鬼?北漏到厲。」 張繼聰 - *火#星!&文$~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廣東歌  繽紛諾  廣東話  張繼聰  火星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