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受到呢個世界有黑暗既存在,但係我接受唔到呢個黑暗可以咁光明正大咁出現。

我接受到呢個世界有黑暗既存在,但係我接受唔到呢個黑暗可以咁光明正大咁出現。

原諒我很久未有更新文章,最主要的原因因現今香港社會發生得太多事,讓我一時未能吸收所有資料。再者每個星期都要外出,而我該區隨後亦有遊行,故需要多作準備。

說實在,早在六月初時,我完全想像不到事態能發展到現在,可以說是兩邊都無法收手挽回的局面。文宣的工作恐怕你們也聽得太多,加上我絕對認為我的讀者十居其九都與我站在同一立場,因此我也不多著墨。

今次,主要係我想抒發吓自己既心情,同埋鳩吹吓香港既現況。

其實有一點我絕不能明白,到底為什麼政府當初,甚至是到了現在都不肯說出一句﹕「撤回」?就像對待一個小朋友一樣,即管滿足他最基本的慾望,其實都足以讓他閉嘴。

不過政府沒有這樣做,光是第一次百萬人出街後的聲明已經看得出,政府與一眾市民都一樣,完全估唔到件事會發展成咁。

當然,是次運動與以往的不同之處是這次再也沒有所謂的「大台」,所有人都可以是發起人,政府無法完全的「擒賊先擒王」。

但是還有一點是政府也無法預計得到,就是我們的齊心協力的程度。就好像「雨傘革命」,其實到了十月中,已有不少分化聲音。但這次的分化,卻是政府所聘請的打手,更被市民一眼看穿。

但要說句公道話,要不是早幾次的經驗,我們並無辦法從失敗中學習,雖然這次運動尚未成功,但已經喚醒了許多許多還在睡,甚至是裝睡的人。就算未能完全爭取到我們所有的要求,我希望以後也只會有更多的人走出來。

說到裝睡的人,我認為裝睡的人並不是不能叫醒。就正如一場大火正燒到他房間,為了保命,他也會立馬醒過來然後逃生。好比今次一樣,不少人都有感「殺到埋身」,不得不發聲。

但係有種人,就真係好難喚醒佢﹕夢遊中的人。

我所說的夢遊,並不是你們每個周末的夢遊,而是那些明明對事情一點認知都沒有,或是存有錯誤認知,但依舊認定自己那一套是沒有問題的人。

閒話一句,預期希望政府盡早撤回,我還希望讓戰爭維持多一會兒,因為眼見政府和建制的做法愈來愈低劣,就連與黑社會合作都能想得出來。

我覺得只要讓戰爭拖長,對手便會多次露出馬腳,令對面的支持者卻步,甚至倒戈反對。
但要說到元朗一事,實話實說,我絕對認為雖然政府和警局知情,但事情也非他們所料般發生。畢竟與黑社會合作已可說是最後最下三濫的做法,只有暗地進行才行。

但如今情況相比起小說,電影都更為荒誕離奇,彷如國定殺戮日一樣,明顯地那些黑社會早已失控,但政府卻不得不冷處理。

點解?大佬你本來同佢合作喎,對方一爆大獲咪出事?

所有流血事件我也不希望發生,但就如梁天琦所講,以武易暴只會是我們唯一可行的出路。我們和理非了許幾十年,有用嗎?政府會因為我們幾萬人走出來而改變嗎?

佢連我地二百萬人走出嚟都唔聽。

六七暴動獲得的是後世的讚頌,但當中的死傷,流血,卻沒有人走出來說什麼不是,為什麼?

因為佢成功咗。

我們已走上了一條沒有回頭機會的路。也許之後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機會,但說實在,這種衝突的確引起了一連串不利影響。

既然係咁,點解唔一次過搞掂佢?

「明明在製造軍火庫對付我,即管算賬,仍好過夭心夭肺,放冷槍。盤我就駕著坦克,轟出真相。隨地圈出刑場,誰最終跪地博原諒……」周柏豪 - 天下大亂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