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幫陳詠謙解釋幾句

一直都很想討論一下最近極受關注的填詞人,陳詠謙。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就一直被網民所攻擊,根本上他所填的一字一句,從2005年的出道作至現今,都總有位置讓網民攻擊。

講明先,今次呢篇文絕對唔係要幫佢平反。

沒錯,他所填的詞有許多都詞不達意,甚或連最基本的句式文法都出現問題,填詞第一法則﹕啱音,都未完全地掌握得到。

但有樣事情你不得不服﹕佢填既歌又真係好多首都紅。

雖則如此,紅又不等於什麼,不少網民都討厭陳詠謙的最大原因是他把許多動聽的歌曲給摧毀。我想……只要你上網並輸入「陳詠謙」三字,以有極大量例子加以說明,因此我也不多著墨。

當然,還有人會站出來說,林夕都有他的「爆了」或是「士多啤梨蘋果橙」,若然這兩句歌現在才面世,恐怕人們又會第一時間認定又是出至陳詠謙手上。
但是林夕還有更多首足以證明他的作品,光是兩句﹕「如煙,因給你遞過火;如火,卻也沒熔掉我。」已足夠讓陳詠謙收山。

那麼問題來了,到底陳詠謙又真的是否成了千古罪人?

至少我覺得……還未算。我反倒覺得,若然他的定位能夠更為清晰,一切將更為美好。

的確,他的詞無法與其他神級填詞人相比,但香港卻有一種歌曲種類,是不太需要華麗詞藻,各種堆砌的字句……K歌。而我極庋認為若然陳詠謙能夠向K歌進發,必定能成大器。

雖知道唱K這種文化只屬亞洲地區,而香港早個二十年甚至至今都還在流行,因此特別在香港樂壇上出現了一種罐頭曲風,那種只要你聽頭一次,已經能把副歌記進腦中,並不太執著於歌詞部份。

雖然現在人們都不再推荐K歌,但它依舊存在,並存有一定價值。個人認為Dear Jane的七字愛情三部曲正好是近代K歌的最佳例子,而剛好填詞人又是陳詠謙。

你可能會說﹕「大把人都睇唔明份歌詞寫乜﹗」

這點我也承認當中有許多地方,也許填別的字句會更為適合,但我想說的重點不在這。

實情是,當初三步曲面世時,大家都不對歌詞有任何意見,只是覺得它的旋律十分入腦,朗朗上口。而到了後期,開始有人針對陳詠謙並作出批評時,才有人翻起舊帳,重新對這份詞作檢視。

再者,我也認為儘管陳詠謙的詞不難看出有點奇怪,但的確極為上口和洗腦,聽罷整首別來無恙,我第一句記得的歌詞便是「我現時自己肯做飯」。

可見若然陳詠謙能夠繼續走那種K歌路線,必有一番成就。

話說如此,有一點我實在不得不同情陳詠謙,人們甚至開始把那麼不屬於他所填的詞一併計算在內,只要有一份歌詞填得不好,人們第一時間便會覺得又是出至他的筆下。有著這種主觀性去著眼一份歌詞,更好的詞也總有能被挑剔的藉口。

你們說得沒錯,陳詠謙的詞中的確會把名詞動詞亂作使用,但這絕非先例。

麥浚龍都有一句「所以懇求你,可以應承我,感覺。」,或者是側田的﹕「無人關懷是誰大平賣親和。」為什麼就沒有人說林夕和周耀輝不是?

陳詠謙的詞填得好不好,這已經不再太算是一個重點,反倒要不是他,人們不會化身福爾摩斯,重投廣東歌的懷抱,光是這件事,已經足夠讓他對得起「廣東歌填詞人」

不過最後也是想跟陳詠謙講一句﹕「你都係填返啲K歌算啦,其他嗰啲都係留返俾啲大師填就可以了。」

「趕到食無定時就嚟做傻事,動作愈來愈呆日日食螺絲。當我未能做成大師,就呆滯如白痴痴線……」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