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搵唔搵得返細個既時候寫既紀念冊?

又要同大家想當年了。

不知我的讀者年齡層是在落在什麼年紀?是否還在求學階段?還是早已外出就業?是次所針對的,正是那些中學畢業了數年的人。

就那麼簡單地問上一句﹕「你仲有冇同中學啲人聯絡?」

說實在的,在撰寫此文章時,距離我中學畢業了雖只有三年,但有近九成的中學同學早已再也沒有聯繫。頂多在街上偶然遇上,點頭問個好而已。

可能我本身就跟他們沒有太深的交情吧。的確,我在中學校園時光過得未算愉快,再加上自己當時性格脾性不太平易近人,從來都是得罪人多稱呼人少。

不過有一個識於微時的朋友,打從小學便一起讀書成長。甚至到了現在,兩家人都住在同一棟樓,就只差樓層不同罷了。
但對上一次與他一同外出食飯,恐怕已要數到半年之前了。

出奇的是,我與他並沒有大吵大鬧,關係如常。只是大家讀了大學,環境各大不同,生活節奏,作息時間也不再一致,結果都因不同原因,一直也沒有約見。

每一段關係都有一個上限,一旦到達了就再也無法上調。有些只能當個點頭之交,有些頂多做個酒肉朋友,但有些卻能與你出生入死。

而大家都身處在不同的環境,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忙碌的事情煩著,實在沒法再分神於懷念過去。

當然,我並不是鼓勵大家只顧望前路而不往後看,只是從來人生就不是讓你存活於過去,時間亦只會一秒一秒的向前行。

但當你猛覺自己走攰了,需要坐下來休憩一番時,還是可以回首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從而給予自己一份信心,堅定著自己走的路並沒錯。

所謂走的路沒有錯,說穿也只是個籠統講法。

人生日子流流長,總不會每條選擇的道路都是正確,特別是在中學反叛時候的年青人。別說其他人,就連我有時回想起當裡所有的事,也恨不得躲回母親的子宮裡假裝沒有出生罷了。

但就在那錯誤的小道裡,陪伴著你的正是那些昔日好友。

那種青蔥歲月,說實在,他朝長大過後便再沒法回到最初。原因不是你長大了,也不是什麼成人的形象把你框住,更不是什麼成長後思想也跟著成熟等低能藉口。

只係因為你長大後身邊既人都唔再陪你做啲低能白痴野。

每個大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孩長居住,唯有同以往的朋友相見時才會現形。約見舊老死,先是喧寒問暖一番,繼而回想當年,之後時光彷似回到過去。

「喂,記唔記得我地以前點點點架?」

隨後,為了拾回以前的童真,你也開始放下了現有的偽裝。你總是覺得奇怪,為什麼只有遇見他們的時候,才會看見什麼都覺得有趣,可以玩弄一番;臉皮也不知不覺間厚了幾尺,幹什麼也自覺逗趣。

低能過後,第二天再次回到了現實,與工作打拼。

有時候,一段關係,兩個人都得知對方活得安好便行。一旦某方發生了事故,又能第一時間趕去。

世間上是存在住「永遠既朋友」,但卻沒有存在「永遠都可以陪住你既朋友」,以上大概是長大後某天悟出的道理吧。

畢竟大家也有自己的天空,沒有人能永遠地伴著你從出生走到終結,許多時也須自己面對。

但是雖然有著平行宇宙,並不等於兩者不能有相遇的一天。怎麼了,有空了嗎?要不打開whatsapp並碌至最底,約那些舊日的三五知己一同食個飯,談談近況吧。

「這天翻開這本紀念冊再想到你。小心用膠紙封了邊,來讓我更希冀……若照片有日退色,你在文字裡給我好天氣,應該也很美……」Cookies - Forever Friends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