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冇試過,每次剪完頭髮都會好好奇到底髮型師個腦係諗緊乜野?

這首歌,想必絕大多數的人也有所聽過,主要是勉勵於情場失意的人們重新振作,從髮型屋作出外面上的轉變。

可惜的是,在我眼中,髮型屋並非如此正面。的確,它有著讓你改變的作用,但實際卻是迫使你隱姓埋名,不願外出,避避風頭,由外向陽光變得懦弱害羞。

係冇返兩個星期都唔會出街見人嗰隻。

有時我會想,歌訶中的其中一句﹕「心痛便剪一剪」,有否前後顛倒?現實生活之中,往往都是剪過頭髮後才懂得心痛。回家時望著升降機的鏡子,自責地暗道﹕點解?點解我要做埋晒啲傻事?

你不是天真的認為事情會就此作罷?瞄一瞄月曆吧﹗數天之後你將出席一個場合,若是莊重的,你倒是大可放下心頭大石。因為在裡頭眾人皆不會當面嘲笑,頂多散席時與友人耳語著你的新造型。

假如上帝真有存在,我想他定必是一個香港人,因為他也十分贊成﹕睇人仆街最開心。

三天過後,你硬著頭皮參與活動,是同學或是同事們的普通聚會。這到這時,你才從根本地明白到什麼叫作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嘩,你殺咗髮型師個呀媽呀?唔係佢點可以同你剪到咁樣衰?」你知道這句是他們第一眼便會衝口而出的話。所以你最終還是決定,戴著一頂很容易被人認為剛完成化療的帽。

的確,我只不過跟髮型師道了一句﹕「是但剪少少。」隨著剪刀一下一下的咔嚓聲,你便開始後悔為何剛剛不確實地跟他說到底要剪短多少。

不時從電視看到政府的新閒,不自覺會認為政府各部門職員都是髮型師,要不然因什麼會存在那麼多的大白象工程?

在坐各位,不知有沒有人正是當髮型師?如果真的話,懇求你回答我一道問題。

其實「少少」呢個詞語係咪你地髮型界入面其中一個術語?如果真係既話,我都幾肯定呢個字係解作「剪剩少少」的意思。

從來,髮型師的一厘米與常人的認知有著極大的出入。儘管你比出兩根手指示意住你心目中的長度,他們還是能夠把它無限放大。

還記得我有如此的問過我經常光顧的髮型師﹕「其實你地有冇辦法可以剪到一個唔洗等兩個星期先會好睇返少少既頭髮?」

他暗自笑著,亳不猶豫便一下子剪去我的劉海﹕「冇架,啱啱剪完個頭一定好怪,係要洗幾次頭先可以正常返。」

但問題根本不在是否奇怪之上,而是個髮型剪得差,洗多數次頭也不過是好讓時間令頭髮生長,遮掩住本身的差劣。

還有一點讓我不太理解,為何當紅明星就沒有以上問題?他們每次站在閃光燈之下,均沒有出現醜陋髮型。難不成他們不會修剪頭髮的嗎?有時他們甚至能在數日之間轉換髮型,到底又是如何辦到?

對於髮型界,我內心可是十分納悶,存在著很多問題。例如是他們的收費,也是極度不解。

基本上,我進去髮型屋單剪,連頭也不洗。實際上我並沒有使用過任何消耗性產品。因此費用之中,所有都是手工費用。可是,很多人剪完頭髮之後,都會認為憑這手工,壓根兒不值那收費。

所以,其實髮型屋既收費,主要係髮型師陪你傾計既時間成本。

若要如此一說,至少比起一些心理醫生,髮型師的收費根本不貴。兩者同樣也是「你講乜,佢聽乜。」但髮型師更是會作出回應,不像心理醫生,一張嘴就說﹕「我地既對話由呢分鐘開始計時。」

雖然有時候,我也不是很想開口說話。但在髮型屋,便是他們的主場。就算你不作回應,他們還是可以從今天天氣開始發表演講。若你更是表明想耳根清靜一番,還是會有那該死的電視機。

別懷疑了,這篇文,正是我剪過頭髮後,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打開電腦,立馬書寫著。

「如果不可改變面型,就換個新髮型。臨場那適應力,叫做年輕……」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吳浩康  洗剪吹  廣東歌  廣東話  繽紛諾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