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仲留住前度既野?話我知,點解要咁做

你有留下和前度的各種事物嗎?那些表面亳無意義,但你還是硬要附加不同甜蜜回憶。每張記錄一步步親近的電影票尾,每個盛裝住紀念價值的空盒,甚至是遺留對方殘餘氣味的衣裳。
  
你會將它們放置到房間的一隅,就像是你和她的往事放在心底一樣,好日不見光明。待你有天打掃房間時,冒眼看見床底有個鞋盒,裡頭擺滿著令你觸景傷情的細物時,心裡又會泛起一陣漣漪。
  
在此時,可能你會一笑置之,然後隨手棄至垃圾桶內。這也還好,起碼你總算是確確實實地放下了曾經與你有過那麼一段情的人。
  
但最得人驚既係,你望到啲野之後會忍唔住流眼淚,之後又將佢地放返原位。
  
老實說,若果這都不算是犯賤,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簡單問一句好了,既然過去的情早已不在,還留低與他的回憶幹什麼?是為了跟下一任證明﹕「我好長情架,上一個俾我既野我都仲留住。」還是向自己證實﹕「我同之前嗰個真係有相愛過架。」
  
還是你期待住有一天,你會跟他重新開始,然後你拿出以往的事物,一一與他細數著?
  
得罪講句,留著那麼會讓你睹物思人的東西,根本是百害而無一利。重點並不在於該物件記載住多少回憶,而是說明你還逗留在上一段戀情的陰影之下。
  
戀愛,說白了只是一段感覺到但觸不到的關係,存活在大氣間……不,大氣至少還能讓你衡量得到,但「愛」又如何計算?單位又是什麼?
  
既然愛是無形,為何還用上一個事物以嘗試去計算著它的價值?就當真有一條方程式,你甘心讓這浪漫的愛套入冷冰冰的數理世界嗎?
  
有時我甚至覺得,咁樣同啲人扑野要拍片記錄住有咩分別?
  
有發生過便是發生了,就算是有成千上萬個平行時空,總有一個記述過,用不著找一樣令你一瞄到便痛心疾首的事物記低。
  
到了你決定鐵下心腸,狠心的拋棄這纏繞著你思潮的物品後,並找來三五知己去一間特色餐廳食飯時,問題又出現了……
  
大獲,我上個月就係同佢響呢到慶祝拍拖一週年紀念日﹗
  
而你的朋友,本應在一片歡笑聲中渡過美好的晚飯,變成了流淚眼望流淚眼,互相勉勵,安慰的告解會。
  
如果你真的是以上我所講述的人,想必是不太適合拍拖。因為每處留下了回憶,日後再經過都會消耗你朋友的紙巾,再這樣下去,恐怕你需要一輩子都呆在家中。
  
有人說過﹕「每一次拍拖去既地方,都係人生第一次去。」這句說話邏輯上雖說是錯誤,但站在情理上,卻是正確無誤。
  
地方永恆不變,變的只是對方和心境。待你開展了新的戀愛,同時亦說明你放棄了上一個的包袱。儘管你可以繼續留戀於他,並在心中佔了一席位,但面對著眼前的新對象,對不起,你還得把心中的情感壓抑住。
  
因此,和你現在的那個一起到同一間餐廳食飯,對你們的戀愛故事來說,的確是頭一次。這也正好再一次說明,愛情壓根兒就是一門沒邏輯的學問。
  
你問和以前的那個的故事書?親愛的,我不是早就說了嗎?讓你鉤起過去傷心回憶的事物,其實留下來亦絕無幫助。
  
不過我們口裡說不,心裡卻很誠實。若不是現任的施壓,又有誰真的會願意放棄那些唯一見證過你和他的愛情?更甚者,留著的原因是為了內心的一絲慰藉,為自己灌下酒精﹕「我真係好重視呢段關係架……」
  
道理是這樣說著,但我們卻從不跟隨。前度的回憶,現在還留在我電腦桌下,那個鞋盒上早已鋪滿塵埃,但裡頭的東西依舊安穩地躺在裡頭,等待著我某天打掃房間時,重見天日。
  
其實也不是全錯了,在你還未正式放下之時還保留著一切,雖說不合理,但也算是合情。但若是有天,你決意在捨棄之際,可說是真正的長大。
  
「原來我已不需要憑著幾張彩照,重臨舊地到每間店子追思十秒。櫥窗燈關了,傷心還剩了多少?」 鄭融 - 東京百貨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廣東話  廣東歌  鄭融  東京百貨  繽紛諾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