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狗公的誕生

我倒是想好奇一番,看著這篇散文的人,有多少是像歌名一樣,獨身一人?是你嗎?別怕,在我揮筆至此刻時,也是未能尋覓得到能填補心中那一個小洞的那一位。

對了,你有否聽閒過「柏拉圖式戀愛」?

柏拉圖認為每人來到紅塵之時都會被一分為二。因此所有人都會有種「咦,點解我明明生活咁美滿都係覺得差緊啲野既?」的感覺,而企圖找尋自己的另一半。

愛情這二字,學校不教考試不考,世人理論上不會明瞭什麼為真正的愛情。但是往往人類遇上自認的另一半時,便自然會產生一種觸電感,然後就為該種感覺安插一個名詞﹕愛情。

所以其實,把愛情說成如此神化的人,某程度上也不能標籤他們為錯誤。因為愛情只不過是以訛傳訛,「你話係就係,我話啱就啱」的傳言﹑傳說而已。

個人而言,我認為愛情建基於緣份之上,甚或可說是一場幸運大抽獎。永遠也不知道什麼時間抽到你,甚至是,你在不在那抽獎名冊之中也不清楚。可是我們還是願意盲目地等待,期望有一天,電腦攪珠機裡會出現我的名字。

但卻有人認為,愛情不隸屬緣份,而是命運。一般相信這一套的人都會一拼地追崇「命運是掌握於人手」的道理。

在情場中,這些人會化身為一個節儉漁民,經常在大海,也即是FB﹑IG等地漁翁撒網。只要盯上了你,得知你也是單身的話,一出手就知有沒有。你問為什麼會是節儉?基於他們的宗旨﹕食得唔好嘥。

順帶一提,站在人性角度出發,他們一般都會被統稱「狗公」。

狗公,我也有做過。

還記得幾個年頭前,每朝乘搭地鐵等待友人之際,總會有位女學生坐在同一位置上,同樣亦是等待著她的同伴。實際上,我除了知道她是一位學生之外,可是對她一無所知。

但就是在那麼一個早上,我主動問她借了一張紙巾。翌日,交還了一張全新的紙巾,上面寫住我的電話,表示想結識朋友。但因她當時想必是有緊急事,接過後便匆匆地上了車,不能得知她有何反應。

最後嘛……

雖然我日日繼續企響同一個位,但係我冇再見過嗰個女仔。

狗公,乃男性體內野獸本能,看見獵物便會飛撲。男性,既是野獸,也是獵人。明刀明槍相約她卻無功而返,便設下一個個陷阱。所有發文和照片第一時間讚好,生日或獲獎則立馬上前祝賀。
不過神奇的是,女生們明知他是狗公,但還是樂得接受他的愛意。原因我想也只有,無一女性不想被愛。「姣婆遇著脂粉客」,也許就是這樣意思。

但,我倒是未曾聽過有狗公能蛻變成男朋友的故事。可見女生們表面看似天真單純,實質也懂得遊戲規則。

像柏拉圖所說,愛情某意義上是人類與生俱來所追逐的目標,因此出現「想拍拖」的心態,其實也是無可厚非。但是現今有不少人,包括本人在內,都是因愛成恨。眼紅身邊一些條件比我更差的人卻有拖拍,因此深深不忿。

「有乜理由條友咁樣衰都有女,但係我就冇?」一般來說,絕大多數的恨都是由這句說話開始,之後便會轉化為動力﹕「我就唔信我搵唔到女﹗」

一個狗公,也就是如此誕生。

你愈想找尋到另一半,便會愈來愈像一個狗公。但根據上述所說,狗公都不會成為女神的男朋友。所以一句到尾,你愈渴望擁有戀情,你便會成為阿崩,那頭狗也正是你發夢也幻想住的愛情。

所以,愛情倒頭來還不過是一場緣份。要來的時候,即使你想關上廁所門,它一樣會從抽氣扇中鬼鬼祟祟地進來。

沒有人打從心底希望單身一人度過一生,但也不等於要漫無目的地追求著自以為的愛情。不過雖然是這樣說著,但身體還是誠實得很。就算明瞭愛情只是緣份遊戲,勉強不來。但你總是會想﹕點解我玩唔到呢場遊戲?

犯賤心態,真是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最後奉勸你一句,好讓你表面上死了條心﹕你恨唔得咁多架啦。

「尋尋找找為何都找不到?為何有無盡孤苦的單數?合意的,永遠最難擁抱,未見到答案的傾慕,和伴侶無奈永遠差半步……」 AGA - 一

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n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廣東歌  繽紛諾  廣東話    AGA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