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有一個關淑怡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30/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認識關淑怡從第一次聽到《難得有情人》這首歌開始,她的聲音不像蔡琴的聲音醇厚芬芳,連傷懷都散發著暖意;不像梅艷芳的聲音狂野妖橫;也不像黃鶯鶯的聲音響亮清新;更不像王菲的聲音純淨慵懶。曾經有人說關淑怡的聲音比較接近林憶蓮,其實細聽起來關淑怡的聲音因為摻雜較多氣聲顯得更加迷幻低迴,林憶蓮的聲音則響亮透明如同散落的一地琉璃,所以差別還是很大的。關淑怡的聲音有那麼說不出來,不可方物的一種氣質,這種氣質和她整個的音樂風格是一致的,那就是冷艷飄忽又恣肆狂放,如同寒冷夜霧裡搖曳竄動的火焰,你可以確信它的存在,你可以隱約辨別它的色彩,你可以想像它的溫暖,但是它卻如同海市蜃樓一樣,永遠到不了你所及的範圍之內。用關淑怡國語專輯的名字《冷火》來形容她的聲音是最確切不過了。

 

關淑怡的音樂風格變化多姿,是歌路方面真正的的百變天后,“任何音樂風格在關淑怡身上都是可能的”。她的音樂理念如同她的造型一樣是非常前衛的,總是勇於出新,但是她又從來不讓自己的歌成為徹頭徹尾的另類。她的《難得有情人》已經成為香港樂壇的經典之聲,也是很多不熟悉她的朋友唯一了解的曲目。這首歌旋律悲而不泣,國語版歌詞稍顯淒楚,粵語版歌詞則蘊涵更多希冀。其實關淑怡其他的歌曲風貌各異,不聽完她全部的歌就不能完全了解她的特色。有的曲目如《真假情話》和翻唱許冠傑的《雙星情歌》非常古雅溫婉,有的曲目如《現在愛我》、《自言自語》、《深夜港灣》迷幻哀怨,有的曲目如《迷戀》、《纏綿不盡》、《痴心怎獨醉》“曼妙輕靈,情心滿瀉,銷魂蝕骨”,也有的曲目如《星空下的戀人》、《黑豹》、《夜迷宮》、《叛逆漢子》、《製造迷夢》節奏強勁,當然更有《有話明天說》(《情陷我心》國語版)、《午夜狂奔》、《親愛的》這樣Disco裡最熱門的曲目,《不必說愛我》則是雷頌德當年不那麼電子的一首佳作。像《冬戀》、《當世界無玫瑰》、《失戀演奏家》、《不綁線的風箏》、《戀一世的愛》、《繾綣星光下》、《一首獨唱的歌》、《地老天荒》、《一切也願意》、《假的戀愛》、《患難建真情》、《愛恨纏綿》、《還是讓他走了吧》等都是很具有流行潛質、悅耳動聽的優質情歌。這些歌曲雖然分別收錄在幾張專輯裡,但是以《難得有情人》專輯為代表關淑怡創造了第一個事業高峰,當時的她與王菲大致同時出道,成就和知名度遠遠在王菲之上。

戀一世的愛 (改編自Gregorian《Once In A Lifetime》)

《難得有情人》也成為她最經典的專輯,幾乎每一首歌都非常好聽。值得注意的是關淑怡早期和林憶蓮一樣多是翻唱英文歌曲,在《難得有情人》專輯裡有兩首歌翻唱自瑞典國寶樂團Roxette的作品,後來在《真情關淑怡》專輯裡的《這是我心裡對白》也是翻唱自Roxette。她也翻唱過台灣歌手的國語歌,如童安格《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粵語版,《無盡的愛》則是張信哲《愛如潮水》的粵語版。關淑怡早年還曾經出過兩張日語專輯,在日本被譽為“德永英明之妹”,她的《The Story of Shirley真假情話》專輯曾經和王菲的《十萬個為什麼》專輯一起在日本發行。 

難得有情人

跟王菲早期合作多年的製作人梁榮駿一樣,關淑怡多張專輯的製作人都是葉廣權,雙方合作打造了不少經典專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個時候香港歌壇分外熱鬧,梅艷芳、陳慧嫻、鄺美雲風頭正勁,葉倩文、林憶蓮都處在上升期,黎瑞恩、湯寶如、王馨平、彭羚也小有發展,甄妮、徐小鳳等仍然活躍,這些女歌手與台灣飛碟的四大天后黃鶯鶯、蘇芮、王芷蕾、蔡琴,滾石的四大天后鄭怡、齊豫、潘越雲、陳淑樺相輝映;男歌手方面四大天王才嶄露頭角,譚詠麟、張國榮、達明一派、黃凱芹、陳百強、林子祥和台灣的齊秦、王杰、張洪量、童安格、羅大佑春秋戰國,好不熱鬧。記得那時候經常翻看一些明星雜誌,關淑怡的彩照一般尺寸較小,我還深深記得這樣一句描述“關淑怡的長相不會令你驚艷,但歌聲一定會”。忘了那是本什麼雜誌了,不過那個時候的關淑怡走流行曲風,給人的印像是新潮奔放的,當然象《心急》這樣的歌節奏激烈,歌詞還是一派主流淑女的意識形態。 

心急 (改編自Maria《Smalltown Girl》)
 

1994年是王菲和關淑怡正面交鋒的一年。當時其他女歌星走得走,退得退,不成熟的依然不成熟,更有不少根本對於唱歌也原本沒有什麼真正的熱情。 1992王菲從美國回來後的《Coming Home》(主打歌《容易受傷的女人》)創下了不尋常的好成績,緊接著《執迷不悔》、《冷戰》的成功預示著又一個樂壇神話的誕生。 1993-1994年是王菲的大躍進年《討好自己》、《胡思亂想》、《迷》、《天空》奠定了她中文歌壇一姐的地位,當年她出新碟的速度和97、98年的鄭秀文、陳慧琳差不多,1年N張大碟,有一鼓作氣、舍我其誰的氣勢。彭羚那樣溫婉的小女人已經自願靠邊站了,林憶蓮《傷痕》、葉倩文《瀟灑走一回》雖然很流行卻已經不能滿足七十年代中期以後剛成長起來的消費群體的口味,他們所沉迷熱衷的是更具有個性又帶點另類感覺的音樂趣味。

一切也願意

1994年王菲的《天空》專輯找到了流行與另類、主流與非主流之間最佳的契合點,成為華語歌壇有史以來最經典的專輯之一。而同年關淑怡的《難得有情人94國語專輯》只是翻唱歷年粵語佳作(主打歌是89年粵語《難得有情人》重新填詞),10首歌7首是翻唱自粵語舊作,今天看來這張專輯太過於追求流行趣味了,雖然很精緻卻是比較保守的製作。當時王、關二人幾乎全面“開戰”,都不約而同剪了一個很短的髮型,都辦演唱會(王菲的“最精彩的演唱會”和關淑怡“難得有一個關淑怡”演唱會),都在台灣和大陸發國語唱片,甚至英文名字都是Shirley(後來王菲才改為Faye,那時候她的中文名字也還是王靖文)。這場天后之爭當然是王菲大獲全勝,搶走了大批年輕的樂迷,王菲硬硬的眼神,個性化的言行舉止和前衛打扮有股當仁不讓的氣勢。而關淑怡顯得淒楚迷離,雖然論造型、歌技都不輸於王菲,卻終於沒有成為代表一個時代的人物。香港人說他們有三個女歌手是劃時代的:鄧麗君、梅艷芳、王菲。奇怪的是,聽眾對於王菲的態度是兩個極端,喜歡的人愛得發瘋,討厭的人不停撇嘴,當然還是喜歡她的人多;而對於關淑怡,從來沒有如此極端的兩種幾乎截然相反的態度,知道她的覺得她還不錯,不知道的則一頭霧水。不過要論起舞台表現,王菲在舞台上從容淡定,總是“閉著眼睛哼哼”,也不管別人有何反應;相比起來,關淑怡舞姿熱辣奔放,看過她95演唱會的朋友一定記得她唱《逝去的傳奇》時的造型,本來長相平平的她竟然可以像條美女蛇一樣如此妖媚,實在讓人跌破眼鏡。

逝去的傳奇(Live06)

95年關淑怡的翻唱專輯《EX' All Time Favorites》重新演繹了10首粵語名曲,今天看來無論是梅艷芳的《夢伴》、張學友的《李香蘭》、許冠傑的《印象》還是甄楚倩的《深夜港灣》、張國榮的《拒絕再玩》、泰迪羅賓的《這是愛》在她的重新詮釋下都呈現了一種異樣迷人的色調,更不要說翻唱鄧麗君的《忘記他》了,立即被王家衛選作《墮落天使》的插曲,其國語版《可惜》也是不顧一切的唯美之作。而此時王菲完全翻唱鄧麗君老歌的《菲靡靡之音》(大陸引進版改名為《但願人長久》)專輯則早已紅遍中國大陸,使王菲成為真正兩岸三地的天后歌手。當時關淑怡的國語專輯《亂了》雖然也取得了叫好叫座的成績卻完全被王菲的光芒掩蓋,在大陸更是鮮為人知。那個時候我也是喜歡王菲的。王菲以及她的創作班底總是能夠成功在藝術和商業之間架起橋樑,《菲靡靡之音》抓住新舊歌迷,《迷路》、《浮躁》則完全展現另類風情。這一點上她確實比關淑怡成功。

忘記他
  

《亂了》之後關淑怡就走了,似乎人間蒸發一樣,沒有了任何消息。其後的《世途上新曲加精選》(兩首新歌)、《心靈相通 新曲+精選》(三首新歌)、《eZONE》(共6首都是新歌)是一張粵語專輯的拆開發行。不過這其中不乏佳作,電子迷幻曲風的《傳染》,傳統曲風的《人生可有知己》以及兩種曲風完美結合的《他需要你,她需要你》。後者的歌名曾經令我萬分好奇,看完歌詞後還是不明就裡,“她需要你,他需要你”一句反復吟唱,其他語句則都是表達對感情的執著和迷戀,應該是對一個人的。作詞人似乎有意用這一句話說明無論是他還是她,愛本身才是最美的——“綿綿溫暖過後,想你想你是最美”。這個套路類似達明一派的《忘記他是她》。我個人非常喜歡“你似我心中一根火把”、“共我極失意的歌聲擦出火花”“愛情這個玩意好比火中嬉戲”等語句構建起來的奇妙意境和想像空間,營造出“如斜陽去後,你是落霞”一般傷懷感性卻又絢麗溫暖的意境,這與《人生可有知己》的虛空了悟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照。這首歌的國語版《我愛的你》無論配器還是演唱都顯得更傳統一些。總的來講,我個人覺得關淑怡《難得有情人94國語專輯》、《亂了》和2001年底新專輯《冷火》這三張國語專輯可聽性都極強,但是欠缺具有獨特個性的作品,照顧普羅大眾的口味較多,當然這也無可厚非。

冷火
  

說到關淑怡在另類音樂領域的探索,其實其大膽程度和王菲相比一點都不遜色。建議大家聽一聽《金色夏季》專輯裡的《卡繆》、《仲夏夜的寒冬》、《人月共舞》、《前後左右》,《製造迷夢》專輯裡的《失意女奴》、《神秘約會》、《眾心》、《I Love Your Smile》等,這些都不是主打曲,從來沒有入選任何精選集,但都是一聽難忘的曲調和填詞,或妖冶奔放,或詭異迷離,真不敢相信是90、91年的作品,即使今天看來仍然是非常前衛的音樂。 《eZONE》專輯裡的《大地之母》帶有公益歌曲的味道,不過也可以作哀傷頹廢到極至的情歌理解。《繾綣28800bps》是劉以達為她寫的歌,只出現在劉以達《麻醉》合集裡(同時收錄的還有王菲的《流星》和胡蓓蔚《了了》、《我的天》),這首歌猶如幽暗光影間的一陣呻吟和嘆息,曖昧微弱,揮發在一種無法描摹的情緒空間裡。看一看和關淑怡合作過的男歌手也很有趣。譚詠鱗、李克勤、草蜢合作最多,各至少有三到四次合唱,張學友至少兩次合唱,與黃耀明合唱的《萬福瑪利亞》是很精彩的一首歌,營造了灰色晨曦裡絕望無奈又狂野荒涼的氣氛。總之,和關淑怡合作的音樂人既有最主流的也有相當另類的。關淑怡還曾經獲王家衛賞識,擔任《春光乍泄》女主演,可惜後來她拍完的戲全被王導剪掉了。有關淑怡參加的《春光乍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若不是2003年張國榮離世,關本良與李業華的紀錄片《攝氏零度 春光再現》公映,《Cucurrucucu Paloma》這首歌與關淑怡的表演,都很難重見天日。

Cucurrucucu Paloma

在音樂方面,關淑怡是一個絕對的完美主義者。她的《冷火》一做就是兩年,連製作人都說她“難搞”。她處世非常低調,不造緋聞。淡出歌壇5年後回來,她的《是誰》和《冷火》的兩個MV仍然是同時期所有 MV裡最前衛的和最令人眼睛發亮的。 《提醒我的傷心》淒美動人,難以抗拒。不過,關淑怡很少做宣傳,和媒體的關係甚至比從前的王菲還要差,除了音樂幾乎什麼都不願意談。也許因為審美趣味太過獨特,她的歌幾乎很少被其他歌手翻唱,在普羅大眾裡的傳唱率更幾乎是零。在KTV裡恐怕很難找到《難得有情人》、《一切也願意》、《繾綣星光下》以外的歌。報導說,關淑怡復出後的《冷火》專輯銷量平平,其實筆者倒是覺得對於她這樣的個性歌手來說也許大眾化是一個可悲的陷阱,她原本不需要得到所有人的認同,在這個商品社會、這個連感動都成批生產的後工業化社會裡,筆者認為一個歌手如果不能商業成功也無關緊要,在一個追求“可賣性”的時代,能有一個屬於相對少數人的聲音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樂壇因此才會更加豐富多彩。畢竟,難得有一個關淑怡。  

是誰

關淑怡和王菲其實都是很有真才實料的歌手,有些朋友覺得王菲模仿的痕跡過於明顯,所以好像王菲就沒有自己的風格,其實不然。王菲並不是一個簡單模仿的歌手,不然為什麼歌迷聽到了Cocteau twins、Bjork、The Cranberries、Tori Amos以後還繼續會聽王菲呢?王菲從《浮躁》開始已經發展出了一種適合自己嗓音和外型的風格----慵懶又執著、頹廢卻純淨,這種風格不同於ma star的冷靜夢幻的風格,不同於Cocteau Twins的飄渺寫意,不同於Bjork的天真童秩又古靈精怪,不同於Tori Amos的質樸,更不同於The Cranberries的激昂澎湃;王菲的這種風格是無人可以取代的。不過王菲早年對其他歌手的模仿也是有目共睹的。她自己也並不否認。從演唱技巧到造型,有一段時間她確實是個copycat,但是她並沒有單純停留在模仿的層次上。

製造迷夢 (改編自Sandra《No Taboo》)

關淑怡追求個人風格開始得比王菲要早,1992年王菲還在唱今天她自己很不屑的《容易受傷的女人》的時候,關淑怡已經出版了二十多年後的今天看來還很前衛的《金色夏季》和《製造迷夢》。 80年代末90年代初二人幾乎同時出道的時候,關淑怡的《難得有情人》在流行風格上大勝王菲的《尾班車》,92年王菲《容易受傷的女人》跟進的時候,關淑怡已經開始玩起“另類”了,在另類這個角度上來說,關淑怡仍然是真正的贏家,但是可悲的是另類上的贏家注定是市場的失敗者。王菲在《浮躁》之後很快回到流行軌道上,可是關淑怡的《eZONE》以後卻不見了踪影。其實不用統計也知道,這張專輯銷量不會太好。雖然92年前後關淑怡曾經說過王菲歌技不佳的言論,但是筆者想她後來翻唱王菲的《臉》其實表明她已經把王菲知名作品擺在一個自己要去進行挑戰的高度上。  

萬福瑪利亞

《浮躁》和《eZONE》其實都是比較成功的中文“風格”專輯,帶點“另類”味道,走的路線不完全相同,用同一個標準衡量非要一決高下也許不是很妥。王菲的先天條件比關淑怡要好,她的音色感性純美,無論唱什麼都值得一聽;關淑怡是位很用功的歌手,她對西方音樂的模仿不像王菲那麼明顯,而是一開始就很善於發揮,聽過《梵音》原唱的都說原唱不如關淑怡的翻唱好。關淑怡的聲線好像可以把一切都蒙上一層薄紗,隨風飄揚,造就飄渺迷離難以捕捉的美感,冷艷又充滿激情。王菲的確在中文樂壇相當優秀,她的天賦好,悟性高,由《冷戰》到整張《浮燥》、《臉》《開到荼蘼》、《寓言的上半局》,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王菲的成長,但同時她也是博學的,這不知是弊是利。關淑怡則不同,她的歌唱道路走的很崎嶇,從早期的活躍到後期的沉寂,完全和王菲皆然相反。這就是樂壇的遊戲規則,兩個風格接近的歌者,一個活躍,另一個必定要沉寂,同樣的例子還有鄭秀文和李惠敏。 

梵音(改編自Amina《Le Dernier Qui A Parle》)
 

後期的關淑怡雖然沉寂,但在音樂上的追求卻是有目共睹的。《逝去的傳奇》、《她需要你他需要你》,整張《EX’ All Time Favourites》, 《繾綣28800BPS》、《萬福瑪麗亞》、《帶你去跳舞》,整張《eZONE》以及2009年的《天規》、《地盡頭》、《三千年前》這些歌中的讓我們津津樂道的每個音符背後都是關苦心修煉的結果,她的歌藝技巧上的突破更是受到業內人士的肯定,大批的DJ、監製、歌手談到關淑怡都是肅然起敬,這一點都不誇張,這就是為何明知道關淑怡心高氣傲,吹毛求疵,仍有唱片願意與其合作的原因。 有位製作人曾說過,只有和關的合作才讓我感到是為了興趣而不是工作。如果你是從內心喜愛關的音樂,你只要聆聽和等待就夠了。 

地盡頭

關淑怡這樣的性格和對音樂的態度應該是她離商業成功和大眾眼中的天后越來越遠的原因,而不是什麼“既生關淑怡,何生王靖雯”。相似風格是會有競爭,但市場絕不會選擇一個而完全拋棄另一個。2016年她宣傳演唱會的時候做了一個採訪,主持人很尖銳的問她如何看待現在自己和王菲的落差,她笑笑說,“我不是那樣的人,我無所謂的,是你們看不開。 ” 其實她真的只是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想法,心裡明白的很。


人生,可有知己?─可能是關淑怡的內心寫照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