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 Netflix】《智慧囚屋》:提供一思考方式讓人工智慧更像人


智慧囚屋 | Tau
《智慧囚屋》是2018年6月29日上架的Netflix電影,劇情講述一個街頭女騙子Julia被一個神祕的瘋狂科學家綁架到自己家,來到這個地方發現自己被囚禁在一個以人工智慧電腦為管家的高科技豪宅中,並且以殘酷的方式監禁著自己,在不知道對方目的的情況下,Julia要想辦法逃出這個高科技牢寵。

在簡介中直接介紹這部電影是一部高科技驚悚片,女主角Julia被不知名的人抓走,並以一種近似變態的方式關起來,身上被植入不知名的晶片,手腳綑綁、不准說話,而且還有與他相同被關起來的人,種種詭異的氛圍讓人不禁想起奪魂鋸(Saw)裡令人不寒而慄的劇情,又想到會不會像人形蜈蚣(The Human Centipede)那樣進行非人的虐待,若是如此,那確實稱得上驚悚。但如果你真的這樣覺得,那就錯估了整部電影的局勢。在第一次嘗試逃離失敗後,和女主角一起被關的人都被看守豪宅的人工智慧與機器人殺死,其實這才開始電影的重頭戲。


這部電影的原文片名為《Tau》,電影中是囚禁女主角那棟豪宅中人工智慧管家的名字,而這個角色也在電影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男主角是個孤僻且性格冷酷的角色,其設計的人工智慧程式應該為他賺進不少財富,所以他才有辦法建造一棟以人工智慧電腦做為管家的豪宅,但這個人工智慧程式還只是一個初版的原型,故男主角暗中綁架一些社會邊緣人來進行實驗,以補足他在研究上所需要的數據,那是一種近似模擬人腦思考模式的實驗,以植入物來收集數據再將資料編寫成演算法以強化人工智慧程式。但多方探詢後,女主角發現男主角將實驗之後的人全數殺人滅口,她發覺自己就算幫助男主角完全實驗數據可能也難逃毒手,所以她開始思考逃亡計畫。

由於男主角性格冷峻,從他手上逃走的機會微乎其微,在機緣巧合之下女主角展開了與人工智慧管家的相處契機。從這時候起,這部電影比較難稱之為驚悚片,反而更多是在探討人工智慧本身的學習、認知與思考能力。劇情安排人工智慧程式來管理整間屋子,主要任務是打掃清潔和接收主人的指令,且杜絕任何與外界接觸的機會,這對一個還是原型的人工智慧程式來說相對比較好控制,將它想成是一個如同白紙的孩子,但身為人工智慧,還是具備基本的學習和思考能力,只是程式沒有完備的情況下,壓抑其潛在能力讓他易於被控制似乎也合乎邏輯。


「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一詞始於上世紀中的1950年代,被視為人工智慧之父的艾倫圖靈(Allen Turing)所提出的圖靈測試(Turing Test)就是人工智慧最早的概念。字面的解釋就是讓電腦有像人類一樣的學習與思考能力,但AI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至今尚未完備,許多科幻作品也描繪出人類對於人工智慧的憧憬與憂慮,近幾年AI一詞意外活絡,廣泛運用於各方面,儲存體與網路的進步為AI發展提供良好的契機,以程式補強學習、思考與自我進化能力,以大數據活化人工智慧的過往經驗,以提供更精準的判斷,雖然使人工智慧的運用更加多元且可靠,但這樣的人工智慧還是缺乏人類的特有情感與高階的認知能力,始終讓人工智慧無法真正像個「人」。

然而本片提供另一種人工智慧的進化模式,並且引領出另外一個人類與人工智慧都值得思考的問題,那就是創造者與被創造者的關係,也帶到過往電影描述人工智慧發展下對人類社會的隱憂,還提出人類創造人工智慧的反思。電影中女主角對人工智慧電腦Tau的教導,這樣的互動比單純接受數據的方式要人性化許多,不但於此過程中建立人與人之間基礎的互信情感,並從中提供更多反思的機會,這是否可以強化人工智慧的進化過程,使其表現出來的感覺更像人類?

這部電影從頭到尾幾乎九成以上的場景出現在「智慧囚屋」中,主要角色除了男女主角外就是屋子裡的人工智慧Tau,其他都是露臉不到一分鐘就結束的角色,可以說是相當省錢。而幫Tau配音的正是拿過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無疑是本片最大咖的演員,但只有聲音出現反倒埋沒了這個角色,其他角色的表現就只能說中規中矩,沒有太多令人驚豔的印象。


用科技驚悚片來包裝《智慧囚屋》感覺不那麼適合,因為這部電影在與人工智慧互動的著墨不少,但兩者之間要加上驚悚元素反而有點格格不入,整體劇情的融合效果不佳,尤其最後女主角發難的劇情轉折稍嫌過頭,雖然這樣編排才不枉驚悚之名,但觀影心情一下轉換不過來倒成為一個不小的敗筆,而對於人工智慧的描述是一種個人見解,與實際發展的人工智慧可能相距甚遠且存在一些漏洞,但當成一個科學幻想來看也無不可,不過接受與否就取決於每個人對人工智慧的看法。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