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神探》:十年神探,十年神作


神探(台/港/陸)| Mad Detective

從2007年《神探》上映至今已經超過十個年頭,今日重溫依然神作。當大家對《無間道》無比讚揚之際,是否曾想到過《神探》這部電影?《神探》出自杜琪峰及韋家輝之手,這兩個人合作過的電影不勝枚舉,從2003的《大隻佬》到這部《神探》,以及2012的《毒戰》和2013年《盲探》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以播出頻率來看,《神探》這部電影遠低於其他重播大片,但是在觀眾心目中卻一直存在著不低的評價,到底《神探》是個什麼樣的故事?它到底神在哪?

◎ 人心中的鬼

「我見到人心裡的鬼。」退職的警察陳桂彬(劉青雲 飾)可以看到人內心的「鬼」,電影中用「鬼」這個字來形容這件事相當玩味,初時絕對是有誤導觀眾之嫌,以為是鬼魂作祟,引領人走向犯罪之路之類的。但這個「鬼」其實是人不為人知的陰暗面,也就是人不外顯的一面,甚至多面,這樣的「鬼」人皆有之,他們是並存且多數是合作的,所以跟精神分裂或人格分裂是有些許不同。而陳桂彬天生就有可以看出人不為人知一面的能力,有時就像讀心術一樣,或許是這樣的能力讓他屢破奇案,成為人人口中的神探,但他做事瘋癲的方式有時真讓人捏一把冷汗,直到有一次他硬生生將自己的左耳割下送給一位退休的長官,這樣的舉動讓他被判定精神有問題而從警隊去職。


◎ 割耳之意

陳桂彬割自己耳朵的舉動普遍認為是致敬「梵古割耳」,電影中陳桂彬有解釋因為他從來沒見過那位長官心中的「鬼」,所以割耳相贈是表達陳桂彬對他的敬重與感激,然而割耳的橋段也成為這部電影中最驚悚的畫面,在劉青雲的詮釋下,毫不猶豫又毫不手軟的情況下割下自己的耳朵實在令人不寒而慄。而且《神探》背後的故事並不複雜,精彩之處則在於對人心背後的刻劃,也就是心中那個「鬼」的精彩演繹。


◎ 右腦查案成王道

「查案要用右腦,不要用左腦」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一般來說,人的左腦專司語言、分析、邏輯、推理;而右腦則掌管藝術、創造、空間、想像,所以查案不要用左腦反而是說不要用正常的邏輯去推測犯人的行為,讓自己多點想像可能會成為破案的關鍵,其實每部戲劇說法不一。今天杜琪峰和韋家輝拍出這部《神探》確實不是描述一個重邏輯講證據的破案故事,像柯南卡通那樣,每每到了最精采的時候,總要有證據才能讓犯人無可辯駁,而陳桂彬藉由看到人心中的鬼,再以自身代入嫌犯的角度去看事情,進而找到真相,但坦白講,這樣的破案手法玄了點,而且說服力極為薄弱,如果仔細在劇情上,《神探》所表現出來破案過程完全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兇手,見到心中的鬼其實不足以取代陳桂彬見到一切事發真相的說服力

那陳桂彬是神探嗎?是,因為在案件中他還是找到了兇手,而且是在其他人無法找到兇手的情況下找到兇手的,他有洞察人心的能力,可能來自於他的癲狂、看慣人心中鬼的能力,縱使沒有見到人,他還是可以輕而易舉中一張報導中秒答兇手,不需要太多篇幅就能認證他神探的身份。另外就高志偉的案件來說,只要將槍枝的膛線拿去比對,真相就呼之欲出了,這也是為什麼高志偉七鬼在廁所圍毆陳桂彬的時候,其中貪吃的鬼(林雪 飾)會說千萬不能開槍的原因,槍枝的號碼可以改,但彈道資料可能就沒那麼容易改,如果當下開槍很可能被查出高志偉手上的其實是王國柱的槍。

案件的真相從來就不是重點,《神探》短短一個半小時的片長其實塞進很多值得探討的東西。陳桂彬看見人心中的鬼,那他自己有沒有鬼?他老婆沒死他又幻想一個老婆出來又有何意義?高志偉一個人身上就多達七個鬼,那樹林裡的高志偉又是誰?找陳桂彬辦案的何家安身負什麼樣的角色?突然翻臉不認人是發生了什麼事?滿滿的問號,真的會讓人一不小心失去耐性,但其實這是編導的功力,才有辦法不失條理的交待這些事,最後雖然悲劇收場,但留下一個足以令人爆腦的邏輯難題,可謂神之結尾,若仔細觀察(我看了三遍才看明白),其中的隱含的意義更是讓人驚豔。

◎ 陳桂彬心中的鬼

從最後陳桂彬一槍擊斃高志偉之前有一段耐人尋味的對話。先是一個聲音說道「你開槍就和其他人沒分別了」同一個聲音繼續說「我也是人,為什麼要有分別?」這明顯是不同的兩個人在對話,對同樣都是陳桂彬口中說出來的,可能顯示其中一個是陳桂彬心中的鬼,只是他們都共用一個形象,而另外一個可能不同形象的鬼就是陳桂彬在眾人面前幻想出來的老婆,再再的證明這部電影沒有真正的鬼(Ghost),因為後面宣告陳桂彬的老婆根本還活著,連陰魂不散的機會都沒有,而且這個老婆在他心中已經變成另一個「鬼」的形象。


◎ 八鬼一體的高志偉

高志偉心中的七個「鬼」是本片一個傑出的發想,也大大的增加了案件的精彩度,無論是當街跟蹤的七人同時現身,或是最後槍戰現場巧妙的透過破碎的鏡子來表現高志偉背後人心的複雜,都給予觀眾相當震憾的視覺體驗。不用說兇手絕對就是這個傢伙,中間還來一段將良心遺落的橋段,象徵高志偉這個角色在樹林殺同僚奪槍時就是他正式脫離良善的成魔過程。


◎ 何家安的轉變

看似閒角的何家安反而是後半段劇情的關鍵角色,起初何家安的無害與對陳桂彬的信服是神探查案的重要助力,當然也不能說完全是來幫忙的,因為這案子是他自己的,而土坑活埋是中間的轉折點,背後原因就是失槍。失槍對警察來說的重大程度可見一斑,高志偉失槍結果衝動殺同僚奪警槍,還從此丟了自己良善的一面;何家安失槍的恐懼和被槍指著無力還擊而導致自己軟弱的一面浮現,變得傍惶不再相信陳桂彬(一部份也是陳桂彬自身的性格令人難以親近,何家安的轉變讓這隱憂漸漸浮上檯面而已),後面甚至不惜致陳桂彬於死地,神之結尾的部份更是顯露出另一個警察魔化的過程。


◎ 神之結尾

這部電影的結尾絕對是個神來之筆,全片關鍵的四個人(陳桂彬、高志偉、何家安、南亞人)、四把槍(四槍的主人分別是王國柱、高志偉、何家安、何家安女友Gigi)也都在最後聚集,一陣亂槍的結果並沒有太出觀眾的意料,因為台詞太過淺白反而把後面的深意藏得更好

高志偉殺了王國柱,他手上那支是王國柱的槍,他自己的在南亞人手上,他殺了南亞人,拿回自己的槍後就會殺了你」這句看似是全片謎底的一句在結尾部片起碼重複了三次,第一次是陳桂彬傳給何家安的訊息;第二次是雙方捉迷藏時陳桂彬打給何家安在電話中說的;第三次是四人對峙時陳桂彬再次重複,它是謎底嗎?其實它是最後那道邏輯題的題目。


在最後陳桂彬倒下去之前看到何家安不同於軟弱小男孩的另一個「鬼」,一個沉著冷靜,有著陰狠世故表情的女人,在對峙下迅速做出有利的判斷。一場混戰下來死了三個人,怎麼解釋這個故事就由活著的人(何家安)來決定,但故事不直接說出來,而是利用各人手上那把槍的轉換來說明,足見安排的巧妙程度,要怎麼換才起全身而退,接下來簡略說明一下電影中的片段。


為了完全規避自己的失槍責任,何家安將自己和女友Gigi的槍收好,打電話叫Gigi來現場編故事,從南亞人承擔一切罪責到將陳桂彬拖下水(此舉可以同時保住Gigi、高志偉以及警隊的聲譽,因為警察全是好人),最後無法自圓其說的狀況下高志偉必須當壞人(因為高志偉是被何家安的槍打死的),從一開始試圖以最小傷害了結此事,到後來因為無法自圓其說及保全自己可以犧牲的人越來越多。最後片段裡槍的流轉雖然只有三次,但要完美解決這件事對當下的何家安來說有一定的困難度(我寫滿整張A4才找到可能解),在每一次轉換中都透露何家安的目的與心境的變化,有興趣的人可以再仔細回味這短短的幾十秒,重點在於手上的槍是誰的,打死過哪些人?到時候調查的時候這些將無所遁形,最後何家安到底怎麼做沒人知道(此為港版結局,據說普通話版是何家安直接認罪),因為最後一次轉換依舊充滿矛盾,自己也無法脫身,更黑暗的想法是何家安將自己女友叫來直接殺了可能會讓故事更容易說些。

《神探》這部電影最後拿到當年度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編劇」,這個故事雖不到無懈可擊的地步,但以劇情的創意、細膩、張力等都可說是近十年來相當傑出的作品,但入門的門檻不低,跟同是杜琪峰和韋家輝合作的《盲探》相比並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接受(《盲探》雖然走輕鬆路線,但劇情的編排穿插交錯,虛實轉換,也沒表面那麼歡樂,有機會以後再說),前面割耳的血腥場面,最後神來之筆的爆腦推理,雖然把一些觀眾推拒門外,卻也加深它自身的魅力,第一次看最後的槍支轉換時看得頭昏腦脹,心裡還腹黑的想著,要是何家安換著換著連自己也搞不清楚換到哪,那就搞笑了(結果搞不清楚的是我,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笨蛋還是不要當壞人比較好),但後來下定決心把它搞懂後反而令人肅然起敬,更佩服編劇在這短暫的流轉中暗藏的無限深意。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