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無名英雌 (Hidden Figures): 我們小便的顏色都一樣

電影A~Z 於 27/0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一般看到電影跟NASA美國太空總署有關的時候, 我們都很自然就會聯想到真人真事改編的太空人或太空船故事. 這次Hidden Figures也是真人真事改編, 不過這次是60年代三個力增上游的黑人女數學家的故事。

種族跟性別嚴重不公平的年代
過去那一年, 我們不時看到在美國有警察對黑人不公平的影片, 其實那完全不是一時三刻的事。在60年代, 情況比現在更過份得離譜. 在電影中 黑人有很多作為一個美國公民應該要有的權利都狠狠地被剝削, 小事情例如是飲水機不能共用, 廁所也有分Colored跟White, 就連明明沒有是大家都能去的公共圖書館, 白人看到黑人的出現也會認為他們是來搞事。大部份的黑人默默忍受的同時, 他們卻連工作跟教育的機會都被奪去。這三個黑人女主角的故事代表了三個往上游的點。

Mary Jackson: 平等教育機會
Mary Jackson在工程上的才華是同事中公認的, 當大家鼓勵她去申請做NASA的工程師的時候, 她的申請一如以往的被白人女上司Mrs Mitchell拒絕,
理由是因為Mary並沒有一個特定的學位, 而能夠取得這學位的是一個只有白人才可以上的學校。為了實現她的夢想, 她不惜訴諸法律最後終於得到了這個額外的教育機會, 最後成為了NASA第一個黑人女工程師。

Dorothy Vaughan: 平等工作機會
雖然Dorothy在自己的部門已經擔當所以supervisor的職責, 但Mrs Mitchell一直不肯為她爭取任何晉升機會。 當NASA引進了最新的IBM電腦的時候, 整個部門都沒有人能夠駕馭這台新的機械, 好奇心驅使下對機械很有興趣的Dorothy居然把IBM都搞定好, 最後也如願的升職成為第一個黑人supervisor。

Katherine Goble: 有色人種的人權
Katherine在數學的驚人能力令她得到了為了把第一個美國太空人帶到太空的小組: Space Task Group裡當臨時數學員, 希望可以在跟俄羅斯太空競賽中取得勝利. 在只有白人的小組裡, 她受盡了各種的侮辱,
例如是她工作的大樓並沒有黑人可以上的洗手間, 為了解決這個最基本的生理需要, 她必須用最短的時間走到幾里外的大樓找黑人洗手間, 而且根本沒有一個人關心或知道她的困境, 連咖啡壺都不能跟白人共用。她的出色終於引起了Director Harrison對於黑人在這個社會中的階級地位是如何的次等, 他親手把黑人廁所的牌子用斧頭打爛, 並且很豪邁的講了一句: Here at NASA we all pee the same color (在NASA, 我們小便的顏色都一樣)。

不要以為這電影很科學跟數學, 對於美國太空歷史完全沒概念跟文科出生的我來說, 這電影的大部份情節跟理念都非常的簡單易明。
三個女主角的鮮明性格, 被三個揮灑自如的女主角完美的呈現出來, 配上她們鮮艷的服裝跟化妝, 每次她們的出現就會從群眾中搶到你的眼球, 這三個非傳統的女人對自己永遠的有自信, 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皮膚的顏色而覺得次人一等。

導演的風趣不難在對白中找到,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上司跟Dorothy說: 我希望你知道我並沒有針對你們 的時候,
一直對她很敬重的Dorothy回說: 我知道你應該是這麼認為, 這根本就是冷冷的賞了她一記耳光。

Hidden Figures對於美國的種族跟性別歧視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在白人導演Theodore Melfi (聖瘟神正傳/ St. Vincent)為電影帶來了奧斯卡三項包括最佳電影的獎項。導演幽默又帶點諷刺的描寫下, 把觀眾帶到了50年前的美國, 體驗了一次120分鐘當時黑人特別是女人的感受, 這絕對是過年期間非一般的娛樂。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