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保衛奇俠》(WATCHMEN)第一季:我們與神的距離(嚴重劇透)

電影情報站 於 13/0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本文章轉自Chill Meh。由於時間關係,本專欄將不定期更新,請到Chill Meh網頁閱讀最新文章)

(12月29日)

Damon Lindelof創作的上兩部劇集《迷》和《被留下的人》都被視為神劇,他的新劇改編自同樣被視為神作的DC漫畫《保衛奇俠》,結果亦不負眾望,拍出今年其中一部最好的劇集。

(請到Chill Meh查看更多圖片。)
筆者看完第一集之後,立即寫了一篇觀後感,讚嘆此劇如何將種族問題融入至原作漫畫的世界裡。想不到在看完餘下八集之後,筆者又有不一樣的感覺,更加佩服此劇的創作人Damon Lindelof和整個製作團隊的創意和膽識。劇集開場一幕呈現了真實發生過的1921年Tulsa大屠殺,而主線故事則發生在現代的Tulsa,圍繞白人主義恐怖份子的陰謀。這條主線看起來似乎只是發生在《保衛奇俠》(Watchmen)的漫畫世界裡,但與原作漫畫沒有太大關係。但隨著劇情發展下去,我們終於知道主角Angela Abar(Regina King飾)的爺爺Will Reeves(Louis Gossett Jr.飾)原來是在漫畫裡只短暫出現過的小配角Hooded Justice,此劇竟能將原作漫畫的小角色變成此劇的主角,並為他填補一些背景資料,配合此劇有關種族的主題,實在令人佩服。

劇集第六集主要講述Will Reeves/Hooded Justice的回憶,他原本是紐約首批黑人警察,但從入職典禮起,到執勤期間都因為種族問題而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和壓迫,他亦見證其他警察如何包庇罪犯,因此他決定以蒙面身份打擊罪惡。不過,他在蒙面時要把臉部塗白,掩飾他的種族。這大概因為在當時的社會裡,只有白人可以成為英雄,只有白人英雄才會受到愛戴和信任。事實上,在這一集之前,此劇已不時播出「劇中劇」《美國英雄故事》的片段,該劇中的Hooded Justice正是一個白人,可見一般人所想像的這位英雄也是一個白人。在《保衛奇俠》漫畫裡,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而Will Reeves所戴著的面具代表了美國黑人所受的壓迫:他們因為自己的膚色而不能以警察身份帶來公義,唯有以面具示人,而且要假裝成白人。而這一集的回憶片段亦交代了Will Reeves在第一集的行為背後的動機。這一集說的是過去,也是現在,製作團隊以黑白顏色呈現這些回憶,除了添上懷舊、古老的感覺外,亦配合這一集關於種族和正邪的主題。

(請到Chill Meh查看更多圖片。)
此劇另一個重要的主題是愛和家庭、血脈,我們在劇集開始時還以為此劇主角與原作漫畫的角色沒有太大關係,想不到劇集之後會帶來那麼多驚喜。 Will Reeves/Hooded Justice戴上面具,希望打擊罪惡,某程度上也是希望為兒子帶來公義的世界,讓他在安全的環境下成長。因此,當他看到兒子仿傚他在臉上塗上白色顏料,化身蒙面英雄時,他感到十分憤怒,相信他同時亦為自己的無能感到羞愧。想不到,在數十年後的Tulsa,他的孫女Angela亦要因為要保護自己和家人的身份,不讓別人知道她是警察,而要蒙面執勤。這亦代表在數十年之後,黑人仍然要活在白人主義者所帶來的恐懼和壓迫當中。

Angela除了是Hooded Justice的孫女外,亦是原作漫畫的重要角色Dr. Manhattan(Yahya Abdul-Mateen II飾)的妻子,這個身份在第七集結尾才揭曉,相信不少觀眾亦感到意外。而劇集第八集亦為筆者帶來今年看過的其中一個最浪漫的故事,講述Dr. Manhattan與Angela相識、相戀、離別的時刻,劇集配合Dr. Manhattan看透所有時間點的能力,使用非線性手法來敘事,先在他們第一次見到埋下很多關子,再在之後的片段逐一交代。該集結尾的時候,Dr. Manhattan看到Angela奮不顧身地保護他,這就是他愛上Angela的一刻,與他們首次見面時的片段首尾呼應。而且,他亦早已看到他們的關係告終的時刻,但沒有打算改變未來,沒有打算拯救自己的生命,只希望放下他的能力,好好與Angela度過10年美好的浪漫時光,相信觀眾也會被這段關係觸動。Damon Lindelof繼《迷》(Lost)第四季的一集”Constant”後,再次以時空穿越、非線性敘事手法來呈現一段歷盡苦難、因時空分離的愛情,而這兩集的內容看起來亦不會重覆,仍然非常浪漫。

而此劇最後一段關於家庭的關係就是漫畫角色Adrian Veidt/Ozymandias(Jeremy Strong飾)與女兒Lady Trieu(Hong Chau飾)扭曲的關係,後者除了繼承了父親天才的頭腦外,亦繼承了他的苛刻和野心,亦因為缺乏父愛和肯定而成為此劇的終極奸角。此劇共有九集,基本上已經完整交代了多位主角的故事,唯有美中不足的或許就是Lady Trieu的背景和動機太過簡單,不夠完整。不過,Hong Chau把這角色演繹得冷酷、充滿野心、甚至瘋狂,精彩的演出足以彌補角色發展和劇情上的不足。

(請到Chill Meh查看更多圖片。)
Damon Lindelof的上一部作品《被留下的人》(The Leftovers)被視為神劇,劇中的角色寫得非常細膩,而《保衛奇俠》亦承繼了這一點,部份集數花了整集時間深入探討一個角色,包括原作漫畫角色Laurie Blake(Jean Smart飾)的孤獨,以及”Mirror Guy” Wade Tillman/Looking Glass(Tim Blake Nelson飾)的創傷,讓一些小角色在僅有的時間裡都十分突出,令觀眾深刻。劇集另一個出色的元素是Trent Reznor和Atticus Ross的配樂,他們的配樂除了營造了劇集大部份時間混亂、緊張的氣氛外,亦能在圍繞Angela和Dr. Manhattan的一集裡奏出比較寧靜、浪漫的旋律,很多音樂都值得一再細聽。

作為原作漫畫的續集,此劇延續了Adrian Veidt/Ozymandias(Jeremy Irons飾)和Dr. Manhattan的故事,並透過二人的劇情線探討「神」的存在。Ozymandias一向視自己為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因此他在原作漫畫中狂妄得製造出巨型怪物來襲擊紐約市,殺死數以十萬計的人,以緩和美國和蘇聯之間的緊張局勢。除了幾位《保衛奇俠》的成員外,外界完全不知道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Ozymandias,相信他們會以為這是上帝的作為。而且,Ozymandias之後亦向剛當選總統的Robert Redford錄影片段,指出他當選的一連串事件都是由他「安排」的,看起來他覺得自己能控制所有事情,掌管世界一切事情,他覺得自己就是「神」。之後,Dr. Manhattan給予他一次機會到木衞二(Europa)管理他所創造的生命和環境,某程度上就是擔當該處的「神」。這看起來仿佛是他夢寐以求的身份,但在那裡的日子長了,他終於感到孤寂,同時開始反思人生,似乎對從前犯下的錯感到羞愧。在另一方面,Dr. Manhattan看透不同的時間點,幾乎是全知全能,更能創造生命,擁有「神」一般的能力。然而,他真正想的卻是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在失去能力的情況下體驗愛情。這兩個角色都曾經歷過普通人類的身份,然後成為了「神」一般的存在,再選擇做回普通人,他們的故事顯出了我們與神的距離。假如這世界真的有「神」的存在,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

在此季完結後,不少觀眾都好奇此劇會否有下一季。Damon Lindelof的上一部作品《被留下的人》一季比一季精彩,而且會在原有角色以外,加入新一批角色,以新的設定探討另一些主題。《保衛奇俠》是筆者心目中2019年其中一部最好的劇集,而且筆者對Damon Lindelof充滿信心,相信他會為此劇帶來最好的決定。假如他決定開拍第二季的話,這代表他對之後的劇情發展有充足的想法,而筆者亦會十分放心和期待。

預告片:

故事簡介:

《保衛奇俠》保留原著漫畫小説的獨創情節,同時加入劃時代的嶄新元素,講述在虛構世界中,除暴安良的蒙面人民兵團被視作不法之徒的故事。

*如果想知道更多電影/電視消息,請Like及Share本專欄的Facebook專頁,以及Follow本專欄的Instagram專頁。你們的支持,就是筆者繼續努力的最大動力。假若對筆者的專欄和文章有什麼意見和建議的話,歡迎大家傳訊息到筆者的Facebook或Instagram專頁,或電郵至chillmehhk@gmail.com。謝謝大家!!


圖片、資料來源:HBO Asia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