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謙〈某種老朋友〉—大概每人都有過的「某種老朋友」

全職廢青 於 17/02/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loading


林夕、澤日生、林家謙再次合作推出作品〈某種老朋友〉,是繼〈下一位前度〉三人再度合作。本來林夕與澤日生這組合就足以令我充滿期待,由2006的〈富士山下〉到後來的〈一絲不掛〉、〈任我行〉,到較近期的〈下一位前度〉,無一不是令人不斷單曲循環之作。今次〈某種老朋友〉亦然,Christoper Chak的扣人心弦的曲,配上林家謙具個人特色的聲線唱出林夕直入心坎的歌詞,令人不得不一聽再聽。


如說〈下一位前度〉在訴說前任的難忘,〈某種老朋友〉在某種意義上亦十分相似,同樣是「過去」關係,但更廣而「你」亦已看得更淡然。


大概每人生命當中,都有些在某段時間中十分親密的人曾經出現,不論是情侶還是朋友。但你們卻不知在甚麼原因下,慢慢疏遠,沒有一同走下去。情侶,可能是分手了,你我各自在一個適當的距離留意著對方;朋友,大概沒有事發生,便漸漸不再聯絡,你們互相亦仍然關注對方。有時卻又在生活之中被某些人、事、物觸動,突然掀起回憶的餘波。

引用//突然又容納殘舊陰影暫住 尋常像天要下雨 想與不要想不牽涉贏與輸//

無人能與「你」走到最後,每段關係都會迎來終結,無人可避免「老朋友」於人生出現。或者起初憶起會感到不安,令「你」刻意逼自己不去記起。但其實即使不想起,「回憶」早已以其他方式刻在你身上。

引用//就原諒回味從淚水中滴漏 其實沒需要自救 刻意擺脫什麼非永恆這對手 我在著衫聽到你囉嗦再嘲弄我 看衣領漸染黃後 為何不清洗熨斗 為何潔具亦殘舊//


記得曾讀過本地作家韓麗珠的小說《人皮刺繡》,小說以「受傷」為主題,講述「關係」、「回憶」對人的「傷害」,「傷害」並非指皮外傷,可以是心靈上不可見的傷害。書名《人皮刺繡》就將每段關係的回憶比喻為刺青,在每人皮上留下痕跡,起初會帶點痛,但到後來便慢慢與「你」共存,不去翻開,也看不見「刺青」的傷口。這些回憶「傷口」已成「你」身體一部分,在自己亦不自知下,成為「你」的「習慣」。

引用//總少不免驟然遇上當然就 為美好光影感激可以隨身走//
在時代巨輪下,大家終有日會由同住的樹上飄到流水之上,各自化身一葉輕舟,在流水隨水漂流。也許回憶偶爾襲來,願你我能好好向舊日子說聲感謝,然後轉頭往前。

#FaiChing #廣東歌 #某種老朋友 #林家謙 #林夕 #澤日生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