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愛的迫降: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劇影書隨想 於 16/04/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英國詩人John Donne認為,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我的看法是,在遇上真正知己以前,人皆孤島。

人往往會感到孤獨,是因為世上形形色色的往來,卻沒有一個願意走進自己的內心。知己便是那個讓你願意去托付內心的人,因為你知道他能恰如其分地理解你。

在南韓時,尹世理是一座孤島。父親只為決定繼承人而苦惱。繼母因一念之差遺棄世理於海邊,從此二人之間存有隔閡。大哥二哥一蠢一壞,遠不及世理在事業上優秀,對同父異母之妹妹的嫉妒肉眼可見。孤島之上,沒有親,更無情。即使在這般壓抑的環境下成長,聰明的世理仍能不靠父幹,白手起家,創立屬於自己的事業王國。她習慣了封閉自己,公司成百上千的員工,即使是私人祕書,都無法親近她,閒聊不可,一同進餐更是妄想。她交往過的男生,全都是人生中的過客,無一觸及她的內心。她也習慣了保護自己,有可能被傷害之前,往往先發制人,即使她清楚知道這樣做的話,就再沒有人會走近自己身邊,但寂寞總比痛苦好。

直至怪風起的那一天,世理迫降到陌生的鄰國,迫降在一個素未謀面的軍官利正赫的懷抱裡 (當時二人尚未認出彼此)。正赫想盡千方百計好讓世理回到南朝鮮,過程波折重重,失敗無數。在世理傷心無助之際,他出言安慰,盡顯鐵漢柔情。在世理前往機場出國遭遇伏擊之際,他義無反顧用生命保護世理。比起感動,世理更是不知所措。她開始感到疑惑,在她眼前,這個以血肉之軀為她擋子彈的男人,是否已經不是一般的存在。這種迷惘的感覺,源於初次有人走進自己的內心,成為自己最珍惜的人。冰冷的孤島,終於有了溫度,逐漸融化。

在世理迫降之前,正赫何嘗不是一座孤島。正赫父親是政治局局長,哥哥武赫為了讓弟弟追逐鋼琴夢,肩負起當兵的使命。以自己為傲的完美哥哥在事故中身亡,死因不得而知,緊急回國的正赫從此收起對鋼琴的一切念想,埋藏對生活的所有期盼,代替哥哥行軍打仗,日復一日。

此時,世理闖入安份守己的正赫生命裡,繼哥哥武赫之後,正赫身邊又出現了一個值得賭上一切去守護的人。七年前,正赫為哥哥譜寫的樂曲,只彈奏過一次,恰巧這一次,拯救了世理。七年後,世理的出現,拯救了正赫,使他想要活著,而非生存。我偶爾會想,從天上降臨的世理,是武赫派來的天使,助正赫走出陰霾,重拾希望。

對生命的熱情得以重燃起,是命運,不是偶然。成為彼此的知己與唯一,是命運,不是偶然。
徐丹單戀正赫多年,卻一直無法得到對方的回應。看見未婚夫即將被搶走,仍能冷靜玩著手機遊戲的丹,承俊一語道破,丹對正赫的不是愛情,而是執著,一種屬於我的東西不能被人搶走的執著。霸道女王的裝扮下,其實是個單純至極的少女。在橋上細數女方優點的那一幕,誰都知道,承俊比徐丹更懂徐丹。

承俊表面是個玩世不恭的狡猾騙子,內裡其實是個為報父仇而失去自我的人。承俊向丹細訴身世,世理一家如何使其家破人亡。丹灌了一瓶烈酒,雖然面帶對情敵世理的憤恨,但承俊知道,她在心疼自己,一路走來該有多苦。二人在對方面前,都像吃了誠實豆沙包,真實本性表露無遺,放下對自己的設定,真誠面對自己。

徐丹的經歷無比揪心,但可幸的是,她終於擺脫執著,全心感受愛情的美好,只是這段時光實在太短,人始終無法逃過時間巨輪的洗禮。若要以一句話為俊丹二人愛情故事作結,應該沒有比「不在乎天長地久 只在乎曾經擁有」更貼切的話語了。
我嘗試相信,只要殷切地等待和祈禱,在不久將來,孤島終迎來解封之日,就像劇中四人一樣。人設完美的正赫想必非常搶手,所以容我另許願,希望某天打開大提琴盒,裡面有個善良又風趣的承俊。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愛的迫降  世理  正赫  孫藝珍  玄彬  韓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