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放棄治療》:比治療更治癒

閱評流 於 30/05/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其實一直以來,也有不少朋友,對當日自己所推出這「閱評流」的專頁並不看好。坦白說,也曾為自己那三分鐘熱度的作風作質疑。適逢近日轉了新的工作,重投朝九晚六的文職工作,發現時間總比以往來得不夠,每天也要到晚上睡前的個多小時,才能用用電腦。是時候去結束這兩年前源於無聊而生的專頁,好讓自己有更多休息、躲懶的時間嗎?

或者自己和 Serrini 一樣,放棄了治療吧。每天從機械化、公式化的工作離開後,在回家的車程上也在想著:究竟自己今天做了甚麼?每天做著同樣的事、齒輪似的在轉,意義又何在?想到這裡,腦袋開始空白,因為已倦得墮進夢鄉。

日復日、月復月的重複工作,沒錯是能給你薪水,但卻同時把你由有知的人變作無知,無知得不知世事,無知得不知自己想要甚麼,無知得只懂吃喝睡。所以打開社交網站,不難察覺點擊率最高的,都是那些介紹吃喝的假期專頁,發明「邪惡」、「隱世」、「拉絲」等既熟悉又陌生的詞彙。

在香港,這應是人們口中的「治療」吧!打著「治療」的口號,滲透不同的消費主義,將放鬆和玩樂掛勾,就是所謂的「核心價值」。表面上是治療,實際上只是將自己的感覺麻痺,最後對世事也不痛不癢,只懂掏出銀包,這就是所謂的「核心價值」。

就是不想光著身子到來,又衣不蔽體的離去,所以才選擇《放棄治療》、根本只是麻痺感覺的治療。Serrini也是這樣,寧可不進入主流樂壇,也要捍衛自己的音樂風格,儘管被取笑為「眾人皆醒我獨醉」,為的就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標奇立異是做事的風格,是建立自己特色的方法,當你以為這首《放棄治療》是充滿口語的 MK-pop 時,不妨讀讀這作品的英文翻譯,不禁驚訝這「油尖旺金毛玲」,竟是滿肚墨水,方知這搞怪小妮子,卻在報刊上有著自己的專欄,發開口夢,是一個很好的渠道宣傳自己的作品。但 Serrini 卻選擇當一個有知的人,不糾纏於情情愛愛,反而注重社會議題,否則又豈會以音樂,用著充滿香港特色的字眼著令港人不要「戇居」呢?

一首好歌,一程長途車,已經是很好的放鬆靈丹妙藥,根本不用瘋狂購物。在這段日子反覆思量後才發現,在這「閱評流」繼續跟大家聽聽歌、聊聊天,不是一種負累,卻是一種調劑、一個壓力的出口。所以法官大人要宣判,寫作將會繼續,即管笑我放棄治療、眾人皆醒我獨醉。還說著「別放棄治療」?少年你太年輕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