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版海明威的故事:《老人與海》 RubberBand

閱評流 於 05/04/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對於海明威那《老人與海》的故事,大家都應該耳熟能詳,這篇海明威在巴哈馬僅花了八周就寫下的小說中,老漁民那力戰眾鯊魚的勇氣,仍教世人津津樂道。

但在六十多年後的今日,不要說漁民,就連鯊魚的數目,也因人們對魚翅的喜愛,變得寥寥無幾。難道這故事已不合事宜嗎?非也非也,RubberBand就在這些年份,為故事賦予新的意義。

在這首《老人與海》中,Tim Lui帶來的,不再是老漁民。歌詞的主角,更像是一位離鄉多年、在外略有小成的老頭,但他當年卻是帶著遺憾而離開的,或許是在上一首派台作《山河故人》中,因理念不同而與友缺裂的遺憾吧,但更多的是,心中仍想念你遇上的第一個她。這些人、這些事,仍在你心內縈迴著,但在年輕時,你總是怯於面子,加上還害怕對方不再接受自己,所以不敢回去,就連發短信、甚至在社交平台上追蹤對方的勇氣也沒有。

到了老年,人將去之,你終帶著老漁民那與鯊魚們作戰的氣慨,不是因為你力大無窮,而是你知道,已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輸掉,那份勇氣,比不畏虎的那些初生之犢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然這並不是故事的結局。
當然,要帶出Tim Lui這故事的味道,主唱的六號和一眾隊員阿正、阿偉、泥鯭也是功不可沒,結他聽起來,不再是《山河故人》的悲鳴,卻讓樂迷感受到老人那帶著期待回鄉的心情,又像人們臨離去時,那重演一生畫面的時光隧道;同時,六號的主唱亦具層次,因為他唱出的,卻是故事的結局—Tim Lui的故事中,老人空有勇氣,空有幻想,但那時候,老人已在彌留的一剎,所以演唱時,力量卻不再如前作那樣總是滿滿,鏡頭在老人自己時,總是放輕,帶出老人盼回鄉卻不能回的無力感;鏡頭轉到幻想世界後(即前段後),六號的聲線卻變得有力,說出老人臥病在床時,對鄉中眾人見面時的幻想,問的問題。最後,鏡頭回到老人,老人當時應已進入時光隧道,看見那白光,用著最後的一口氣,吐出一句「知你身邊有他,終於不必念掛」,終於都能放得下,帶笑離去。

再多的勇氣、再大的願望,沒有行動,也是不切實際。要讓自己沒有遺憾,趁著還有能力的時候,就好好去做、勇敢的面對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