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神奇的神奇女俠都累了 — 鄭秀文 & 謝安琪

閱評流 於 11/0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同熱愛這片土地,大家都對這小島漁港有著很大的歸屬感,只是能力有所高低,能為這福地付出的程度有大有小,有時雖只能擔當旁觀者,但總不會阻礙有能之士解決難題。
 就像鄭秀文這《神奇女俠》一樣,
 她有著不同能力,身懷輕功,能攀險峰,既會格鬥又會拆彈。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人們都把很多事情,放在她的肩上。但是,神奇女俠終究也是人類,都會長出雀斑,都會氣餒,都天真得認為超人定必在附近相伴。只是那些輕輕將責任一卸的人們,從將責任推走的一秒間,就認為自己與該事割斷,一切與己無干。
 不過,當神奇女俠搞不好時,這些人又會把頭露出,向女俠口誅筆伐;當遇意外時,這些人亦「黑白分明」地掛著「自己沒能力」的牌子,不向任何人施予援手,卻又站在最前線按下快門,拍照留念,再以最快速度放到網上,好不威風。
 再神奇的神奇女俠,看到這視Like如命的歪風,試問又怎會不灰心?唯有歸隱田園,展開自己那《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
 她的退隱,並非因為身手不如從前,而是看出。這小島漁港的人已經變了,變得糜爛,變得頹廢,變得自私,變得自大。不論城市中有何災劫、有何不公、有何動盪,總有人像是活在溫室中,不予以絲毫關注,繼續吃喝玩樂,直至知道能利用這些議題到網上耀武揚威,才不知前文後理地跟著潮流叫喊;有權勢者,雖從前也是由底層往上爬,但權力使人腐化,經驗使人自大,總認為自己有能有力,是實戰派,自己永遠是對,變相扼殺了在下者發言、上攀的機會,但又未意識到,自己已離地久矣。
 神奇女俠在這時方明白,大是大非大災難已不能使人團結,已回不得最初,自己能力再大,也不能扭轉這命運,終於明白「總要去的不要留」的意思,唯有高掛那套盔甲,一享兒孫之樂,觀望時代天天變醜。
 陳少琪和Sammi的《神奇女俠》,是初出茅廬的女中豪傑,落雨不怕落雪也不怕,最怕是沒有平台展身手,臉上還掛著一點一點的雀斑,所以Sammi的唱腔亦顯得有朝氣,加上劉祖德的曲,是輕快而精神,聽起來令人有按捺不住、出手相助的俠氣,又不失青春氣息。而在Wyman和Kay的時代,神奇女俠看透世人的荒謬,明白縱有過人身手,也不能拯救的無奈,故只能吐出一句「退休」,看著自己親手建設的繁華珍珠,被人像洋蔥般一下一下撕毀。所以Kay的唱腔,不如當時同期推出那《八份三》般翥快而充滿期待,反觀是比較黑色而頹廢,以顯出Wyman歌詞中所映照、已崩壞的糜爛社會,加上音揚人的曲,聽來更見味道。
 再鋒利的刀也有生鏽一日,再神奇的女俠也有疲倦一日。同是電音作品,同由天后主唱,但不同時代,有著不同的心情。身為住在這小島的人,是時候要反省。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