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喜劇之王》

香港電影吹水王 於 08/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文 : 吹水王‧泰利

響華人社會,新春呢個無敵檔期,當然要留俾超級巨星;所以以前賀歲檔,既要有成龍,亦必然要有周星馳。周星馳響華人社會嘅文化影響力 – 尤其響中國大陸 - 絕非呢一代嘅香港人所能理解;尤其係現今大部份年青觀眾,只係響電視重播同YouTube上睇到周生嘅風采。佢地未必想像到響電影仍係呢個社會嘅主要娛樂嘅年代,周星馳嘅出現、明星風采同影響力,不但改變咗我地對華語喜劇片嘅觀賞方式,甚至「周星馳」三個字已經自成一種電影嘅文化體系;響周生之前,能有佢呢種創造時勢嘅相約影響力,應只有成龍對於功夫動作電影嘅影響力能夠相提並論,再往上數,恐怕已係李小龍了。

今年中國新春檔,竟然又再出現周星馳大戰成龍(當然,佢地只係其中嘅參戰者;今年中國新春檔強片林立,亦係一個戰國時代);成龍竟然拋開佢最拿手嘅雜耍功夫,接拍以動畫特技掛帥嘅《神探蒲松齡》,成績如何亦不好說,請看官自行查看;而正當周星馳於去年六月先拍畢《美人魚2》,令所有人都以為佢要後年先參戰時,佢竟然響去年10月做出一項驚人舉動 : 開拍新片《D計劃》並以極速完成,片名、劇本、參演者一如周生作品慣例全數保密;直到上映前一個月左右先正式宣傳…..原來呢部神秘電影,就係《喜劇之王》20周年嘅紀念作 : 《新喜劇之王》。
當年《喜劇之王》係講述周生自演嘅「茄哩啡」尹天仇,一直響電影界掙扎求存,只求一個演出嘅機會;《新喜劇之王》因循前作,講述鄂靖文飾演嘅如夢,亦係一名對演藝充滿夢想嘅臨時演員;佢穿梭於不同劇組,亦係但求一個演出機會,故事就由佢參與不同劇組時,所面對嘅打擊同侮辱而展開。

《新喜劇之王》第一個預告,為奠定影片嘅賀歲喜劇定位色彩,刻意剪輯與《喜劇之王》呼應嘅片場笑料,導致毀譽參半。其實呢D片場笑料,只係佔影片一小部份;甚至綜觀《喜劇之王》同《新喜劇之王》,兩片中對於片場嘅描述係有進展嘅,可以各視之為當年香港影壇及現今中國影壇不同形式嘅光怪陸離,只係不變嘅係,副導演總係個個食咗火藥、鬧人唔使本,導演總係騎呢怪,明星亦可以響片場指點江山。或者咁講,周星馳嘅創作世界,總係離唔開層壓式、由上而下嘅欺凌同侮辱,作為佢認為小人物應該發憤向上、爭一口氣嘅動力。

《新喜劇之王》前段描述如夢不斷在片場受辱,仍然屢敗屢戰;例如應徵白雪公主角色卻誤化巫婆妝,因而被招為替身被打鑊金;單以場面嚟講,仍能博君一笑,但未有《喜劇之王》中嘅片場場面,能夠表現出主角對於演藝表演嘅執著同尊重。由於影片只係不斷安排如夢受辱,未有真正表現出佢角色本身嘅演藝才能,以至佢一出場雖然都係揸著本《演員的自我修養》,但更似係一個拙劣嘅演技模仿者,多於佢真係有才華。(有趣嘅係,響《新喜劇之王》嘅世界觀入面,係有《喜劇之王》呢部戲嘅;如夢似係一個深受港產電影/周星馳文化影響嘅演員,多於佢真係對演技有追求)。直到中後段王寶強飾演嘅馬可出現,先至完善咗如夢嘅戲軌。

一部關於臨時演員嘅電影,搵王寶強演出,簡直係天作之合;事關王寶強當年真係響北京電影製片廠由跑龍套做起,係由小角色變大人物嘅傳奇人物。據講佢今次演出本片係將片酬作投資、只收分紅;可見王寶強除咗希望同周星馳合作外,亦希望拍攝一部讓自己懷冕過去嘅電影。王寶強響片中飾演嘅馬可,雖然係過氣明星,但仍然氣焰十足,響片場對導演指指點點,甚至對同場嘅如夢加以侮辱。馬可作為演藝人嘅驕縱同唔敬業,對比如夢嘅敬業樂業、永不放棄,起咗襯托嘅作用;而馬可後來被導演撤換、因出醜視頻而東山再起,都與如夢有關;因而令馬可成為如夢響演藝路上嘅一個推手(劇本安排如夢其實係馬可影迷,但實在描述不足);令如夢響後段放棄演藝生涯嘅時候,得以找到堅持嘅理由。王寶強飾演呢個過氣明星,既有驕橫跋扈,亦有落泊嘅時刻;而王寶強演來,竟然亦非純粹照抄周星馳,亦有點個人嘅風格。例如後段如夢放棄演藝回家,馬可登門造訪,得知如夢已放棄理想,王寶強哭笑不得嘅反應,以及最後笑著離開嘅無奈表情,既有周生嘅悲情,亦有切合個人角色嘅嬉笑風格;對於《美人魚》中嘅鄧超要極力模仿周星馳嘅節奏,王寶強明顯找到一種順得哥情又唔怕失嫂意嘅演出風格。

雖然坦白講,比較尹天仇同如夢,仍然以當年尹天仇角色描述得更完整出色,相比之下如夢,同周遭不同層面人物嘅互動較少。如夢在片中除咗不斷受辱,就係不斷地受打擊,有咁慘得咁慘。前段描述如夢與男友查理兩小口生活(甚至漠視影片嘅地域性,安排查理唱廣東歌「分分鐘需要你」冧女),但後段竟只用一場戲踢爆查理原來係騙子,似乎過於功能化(為角色製造難題及為結局留伏線);而如夢與同居姊妹小米因際遇不同,令小米對如夢見利忘義,亦有描述不足嘅問題(雖然大家都明白,演藝界中嘅友誼,總係如此淺薄)。以一部九十分鐘嘅電影而言, 《新喜劇之王》仍有劇情描述過於粗疏嘅問題。尤其係影片結尾讓如夢一步跳到成功,除咗因為賀歲片事必要皆大歡喜,否則真係想像唔到何以可以出現如此粗疏嘅處理方式。

不過今次周星馳作為導演,亦有明顯嘅進步。雖然佢對於演員演出,仍然係一貫嘅「依樣葫蘆」導演法,要求演員按照佢本人嘅節奏、表情、形體動作去演出;但係響鏡頭設計上,今次周生信心十足,大肆使用長鏡頭拍攝。片中唔少場口(如馬可於片場發火繼以搵扮雕塑嘅如夢出氣、如夢於辦公室被陳導演侮辱,以及上文提過馬可造訪如夢家中幾幕等),都係以起碼超過一分鐘嘅唔剪切鏡頭去呈現。而呢D長鏡頭嘅出現,出發點亦唔似係為賣弄技巧,更似為著保持演員演出氣氛嘅連貫性而出現(當然亦有可能係因製作周期有限,加上周生對於演出效果要求極高,每日須花大量製作時間排戲;令戲組必須減少每日鏡頭數量,改為以長拍方式節省製作時間)。可見周生對於鏡頭設計上,不再如當年《少林足球》《食神》般大撚連環圖式構圖,改為以攝影機對準角色人物表演;儘管周生嘅電影始終不寫實,演員演出亦總帶動漫誇張味道,但亦不失為一種作為導演修為嘅進步。

小弟對於周星馳,已經過哂頭腦發熱、瘋狂沉迷嘅年代,早幾年睇《美人魚》以至而家睇《新喜劇之王》,都係以冷靜、客觀嘅方式去觀看、品評。因為你我皆知道,周生如今只係不斷咁去碌佢呢個文化創作者嘅卡,不斷地回顧、重塑佢當年嘅成功,不斷咁包裝佢嘅新瓶舊酒;至於佢本人對於演藝創作尚有幾多熱誠,由佢近十年嘅作品,已經路人皆見了,因此更無需將之神化或將其作品作宗教般珍以重之。所以當我睇到有關《新喜劇之王》一面倒讚或者彈嘅影評,都不禁想問各位看官一個問題 : 你地會否對周生仍然太認真、太情緒化,因此再睇唔到佢嘅進步或者不足? 《新喜劇之王》從任何方向而言,都唔係一部值得一面倒地捧或踩嘅電影,話佢超班或者垃圾,其實都唔公道。起碼當影片出現陳百強嘅「疾風」(原唱廣東版!),音樂同映象嘅配合真係令小弟非常感動;但呢種感動,亦掩蓋唔到其他部份嘅粗疏;或者電影真係如人,一個有缺憾嘅天才,拍出嚟嘅就自然係有缺憾嘅「masterpiece」,對於呢D有性格嘅「商品」,與其膜拜,不如客觀一點對待。

香港電影吹水王
https://www.facebook.com/confessionmoviejunkiehk/

國際電影吹水王
https://www.facebook.com/confessionmoviejunkieinter/

吹水王‧泰利
https://www.facebook.com/terryboilwaterkingh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