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先場】《甜味人間》,單是看演技已經值回票價

講電影.電影講 於 20/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日本導演河瀨直美是康城影展的常客,據說7次入圍,實力已受肯定。《甜味人間》被評為「一種關注」,甚是精闢。導演以一貫如詩般細膩唯美的格調處理電影,巧妙揉合大自然及人事,隱隱帶出喻意,待觀眾心領神會。精妙之處仍是自然不刻意,細想較像國畫的「留白」,點到即止、予人想像思索空間,慢慢細味。唯鏡頭處理未全然成熟,略有改善空間。未段節奏加快,雖組織出完整故事又不具說教味道,但與前段失衡,尤感錯愕。為電影注入靈魂的兩位主角,演技傳神到位,也交織出大時代下小人物身不由己的悲歌,甚有共嗚。片中紅豆餡的製作過程一絲不荀,印象難忘。也足見拍攝團隊的心思及籌備。建議看晚場的朋友吃飽一點才進場。


演技上是永瀨正敏(銅鑼燒店店長)與樹木希林(老太太德江婆婆)的個人表演。所演的兩位角色均印象深刻。德江婆婆本是位病人(至於是甚麼病,請進場看,先在這賣關子),也常常對樹、紅豆自言自語,但她不是精神病人。不過那種有點神經質的氣質帶點稚氣及可愛,單是這樣跳脫角色年齡而不失控制的演技,不溫不火、拿捏精準,光是看她的演出已是種享受。加上每一幕都有令人發笑或動容地方,每每有她的戲份,目光自不然留意她,這角的吸引處莫過於此。很難得看戲會遇上這種有追看性的演出,這樣說有點怪,但看過後或許你也會不自覺的中了毒。德江婆婆縱然指頭不靈活,但心思細密、精靈、樂觀、看透塵世事、不辭勞苦、幽默等特質卻叫人難忘,非常討好。角色很多變化、也很需要深厚的演技方能演出角色的神髓,而樹木希林都演到了。

飾演店長的永瀨正敏也是另一看點。他的角色是個不善辭令的人,也不太懂得在他人面前表露情感的人。表面看較像是鐵漢子,卻其實不然,他仍是個善良又有點戇直的角色,大部份時間也目無表情,與德江婆婆拼在一起,截然不同,全然是天與地的分別,但兩人又有不少火花,又因而有更深度的演出。當店長被逼要辭退德江婆婆時,他內心的交戰角力與掙扎、已有張力,到底辭與不辭,一念之間,卻會叫一位敬業樂業的老人家失望,他內心有千擔重,卻不形於色。永瀨正敏也演到了這樣一個男角色。特別一提是尾段的哭戲,店長留下男兒淚的那幕,觀眾的心擰住了,彷彿他的傷感分擔到大家肩上,足以帶着觀眾入戲。是高水準的示範。

拍攝方面,一開始鏡頭有點晃,對觀眾來說看得較辛苦不舒服。另外電影的大特寫,晝面都是角色的面孔,雖然這樣能捕捉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但電影實在靠得太前,坦白說並非每個人的喜好,而且也更易察覺演員在背稿、略見不自然,說的是年輕演員內田伽羅。在鏡頭靠太前時,難免有點緊張,雙眼不自覺眨動,扣分了。另一方面,觀所周知文藝片的節奏較慢,《甜味人間》用上大量植物的近寫,儘管營造了詩的美感,不過突然由人物畫面轉換至植物,不色太快太倉促,或多或少破壞了美感。

未段節奏加快,交代了德江婆婆要到銅鑼燒店打工的原因、店長找到生命意義後的轉變、銅鑼燒店的人事變動,唯忽略了內田伽羅那學生角色家中及升學的故事,有頭無尾,表現得這角可有可無。雖然電影一開始是敘事核心之一,但未段卻全然淡出,電影重心留在店長與德江婆婆兩人。這少女角色雖屬陪襯,唯有時卻有支持及推動劇本發揮之用,不過焦點模糊不清,實不值得在片頭加以這樣多的篇幅,混淆觀眾。

本片製煮紅豆餡的過程處理得很好,不長不短,適當加入笑位,不令過程顯得沒趣。看着店長及德江婆婆的對話及不同的做事風格實是這電影畫龍點晴之處。當中篩選紅豆、浸泡、蒸發、反復悶煮、翻煮、脫水、加糖
等工序繁複、但電影都一一拍了下來,值得一讚。不過唯這樣令德江婆婆50年製甜品經驗更具說服力,就電影來看,也是完成了完整拼圖。


《甜味人間》在本港公映日期是1月28日。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