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銳說上班】《返工最緊要有個好同事》

陳銳說電影 於 19/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二十出頭的你終於出來工作,細個你可能想過做醫生、做律師,有愛心點你可能想過做老師,或又想當想帥氣又滿有使命名的警察和消防員。小時候滿懷大志的你今天在辦工室的座位上對著一疊文件及電腦營幕,看著頭頂上的時鐘,甚麼時候才放工,最後原來當上細個從不認識的辦公室文員。

講真,我一直不相信甚麼辦公室政治,甚麼分黨分派,又要每天過著爾虞我詐的生活,從來都只是三色台的無聊橋段,現實又不是拍戲,那來這麼多的是是非非。

「你知唔知阿?隔離部門Jason聽講想追Nacy阿。」坐在我旁邊的Apple完全沒有理會我坐在這裡,只管與她的好姊妹正在高談闊論。
「唔會掛!聽講他已經結了婚。」
「男人邊信得過。」我微微感到旁邊兩位女仕的斜眼,不過我沒有理會,只集中在我的「燒味雙拼」上。

頭幾個月返工是最辛苦,正所謂人生路不熟,工作很容易就出錯,但又不敢問同事。每天又要逼著同一個上班模式,同以前讀書生涯截然不同,想找個人傾訴都難。所以在辦公室返工最緊要懂得如何「埋堆」,顯然剛剛的姊妹淘並不是我的口味,坐在公司另一個角落的IT狗亦不太我的口味,最後我選擇埋了Jason幫。

比較不同的是吃飯不用再聽姊妹淘的八掛新聞,變成Jason幫的每天消息。Jason幫的成員大多都是三四十歲的男人,每個都在公司算是有一官半職,每天的消息太多不是湊仔經,就是另一個部門的壞話。他們每天都笑得很開懷,我則負責在一旁點點頭,有時可能加兩句附和。雖然成功「埋堆」,但其實工作上一樣辛苦,私事和公事始終是分開,雖然吃飯時有講有笑,但轉回工作大家都只是各有各忙。

二月尾的時候公司來了個新同事,原本幻想過會是個清純或者性感美女,但最後只是個平平無奇的男人。有最正常的眼、最正常的身型、最正常的髮型,他是新同事-阿進。始終我們不是甚麼大公司,圈子來來去去也只不過那幾個,阿進理所當然的進入了Jason幫。

「Peter成日係度哂時間,完全唔知咩係效率。」
「你都唔係唔記得半年前果單野,咪又係我們幫佢執手尾。」
「講起果單野就燥。」
「日頭唔好講人。」主管Peter就正好在外頭經過,顯然他沒有打算加入我們。等Peter走過後,他們繼續剛才的高談闊論。這個話題我連附和的機會也找不到,只是繼續我的叉雞飯。我偷偷的瞄了阿進,他也吃著他的四寶飯,他也看了我一眼,我們相互的苦笑了一下。

自那個苦笑開始我們成為了朋友,可能因為我們年紀相約,又是公司的新人,也可能因為我們都吃著「燒味飯」。不會的工作我還是不會,起碼我有時我可以問問阿進。其實他也不會,只是兩個蠢腦袋,總好過一個蠢腦袋吧。工作還是常常出錯,但有個人與我一起錯。Jason幫裡的話題我還是聽不懂,始終我還未有小朋友,也不知公司的黑歷史,還是只有苦笑和附和的份,但起碼有個人陪我做這件事。我發現阿進原來比清純或者性感美女來得要好。

上班是很辛苦,它不像學校對你愛護有加,世界比我們想像的複雜得多。但生活逼著我們做我們未必想做的事,每個月賺個一萬多元,每天受到上司的氣,聽著你不明白的事。有時候,只不過想找個人把你拉回來,讓你發現你在公司的時候,你還是你,不用再裝成個你不認識的人。可以陪你一起錯,可以陪你講工作外的生活,為工作中帶來一點甜。

「睇死你都無人約架啦,出黎飲杯野啦。」Whatsapp傳來一則阿進的訊息。
「OK。」

陳銳:
https://www.facebook.com/chanyuiwrit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返工  陳銳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