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殺手時代》【08:陷阱】

柳絮 於 21/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原生殺手,是殺手界的傳說故事。不知道何時開始流傳,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說的。故事是這樣說的:每一個物種都有它的起源,殺手也有他的起源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人類還是茹毛飲血的時代,人在大自然還是十分弱小的存在,常被其他野獸獵殺。一個部落的男人,某天回到山洞時,發現活穴被猛獸入侵了,妻子兒女全部都被猛獸殺死,四肢不全地倒在地上。猛獸發現了男人,也把他咬死後離去了。由於猛獸已經吃飽了,所以男人才沒有被吃掉。男人卻一直嚥不下最後一口氣,卻又無能為力,失血過多的他只能躺在地上,一直感受著悲痛,由悲痛到怨恨再到絕望。他想要復仇的力量。但那時候還未有信仰,他不知道可以向誰祈求。他只是一直祈求著,向虛無祈求著,只要給他復仇的力量,他可以付出一切,他願意為此做任何事。他的祈求被前來接收他生命的死神聽見了,死神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很有趣,或許自己可以成全他的願望。
「我可以給你復仇的能力,但是你必須奉獻你的一生,為我工作,你願意嗎?」
男人毫不猶疑答:「我願意。」
「起來吧!在你再次倒下的那天,我會前來收回這一切。」
「你.是.誰?」
「死神。」聲音消失了,男人發現自己身上所有的傷都一併消失。他感到自己改變了,不再是死之前的那個他。他體內多了某種東西,不斷在呼喚著他心底殺人的慾望。男人無法按耐,直接奔出山洞,一路奔跑,直至遇到那群猛獸。
「吼!」是男人的怒吼聲。那個男人在得到死神的恩賜後,徒手殺死了整群猛獸。只是那個男人也力盡倒下,身上各處的傷口讓他無法再活動。
死神看著這個馬上要再次死去男人,不滿地看著他。
「太弱了,你無法達成我們的約定。」
「對不起,我違約了。」
「死神的約定是不能夠違反的。我會找上你的後裔,他們將要世世代代繼承你未完成的事。」
殺手的起源就是從這裡開始。這個故事雖然荒誕離奇,但是沒有殺手會質疑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因為現時殺手榜上第二位,僅次於殺手之王的殺手,就是原生殺手。據說只要是他身處的城市,整個城市都會被一股殺氣籠罩,連殺手都會變得躁動,一般人長期被他的殺手感染,該城市的犯罪率也會直線上升。

原生殺手小三黑問道:「你說這次是個陷阱?」
花太香點點頭:「沒錯,我們查過,根本沒有什麼內鬼。對方保護的,是當今首富的兒子。如果我們殺死了他的話,以首富的財力和人脈,恐怕我們以後在香港是寸步難行。」
伙伙問:「那怎麼辦?」
花太香說:「昨晚遇上你們之後,我突然想到一個大膽的計劃。」
小熹說:「說來聽聽。」
花太香說:「我們先一步快過其他殺手在HSF手中搶走人質,然後把他保護起來,等時間一到,就立即把他送回香港!」
小三黑大叫:「快瘋狂了!這不是與所有人為敵嗎?」
小熹說:「說不定可行。」
伙伙也質疑說:「小熹不是吧!你竟然認同這種不要命的方法?」
小熹攡攡手:「應該說,這是唯一的辦法。」
花太香點頭說:「只有我們三人當然不行,但是現在不是還有你們嗎?」
「哈!這就是十大殺手的自信嗎?」小三黑看來也很興奮。
花太香只是笑了笑不說話,其實還有一點他沒有說出來,就是小三黑的出現,原生殺手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覤,只要發揮得其所,想以一敵眾也不是沒可能。
元芬芬提醒道:「那我們要加快腳步了。不知道有多少殺手搶在我們前面。」
「嗯,出發吧!」花太香一聲令下,兩隊組成六人小隊繼續共同前進。

「我們被包圍了?這是什麼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呯呯呯呯呯連串的子彈聲不絕響起,經過較為平靜的第一天,第二天的早晨,多處的殺手都遭到無情的包圍。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戰力,殺手們很快就被擊殺。八十多名殺手在短短三個小時內死了半數!漂流島向處都充斥著血腥氣味。
「為什麼他們總可以準確找到我們的位置?」肥梁喘著氣道。
冰淇淋一槍崩掉身後一個敵人,說「他們肯定有什麼方法可以追蹤到我們的位置。都已經換了幾批敵人了,不可能每次都被包圍。」
畢懂猜道:「是紅外線熱能感應嗎?」
「不是。」突然有一把聲音說。
「是誰在說話?」冰淇淋問道。
「是情劍!」畢懂指著樹上一個身影說道。
「前輩你說那不是紅外線?那為什麼他們能夠發現我們的位置?」畢懂問道。
情劍跳落地上,卻不知為何沒有穿鞋子。他把頸上的一副眼鏡遞給畢懂。
「你們戴上這副眼鏡看看。」情劍說。
畢懂載上眼鏡後,大喊了一聲:「這是什麼!」,通過眼鏡畢懂看見他們身後一個個發光腳印,正是他們剛才走過的地方。
情劍說:「大概是在我們上船時沾上的吧!我試過用水也洗不掉,應該是某種追蹤用的塵粉。」
肥梁氣憤道:「原來我們一早已著了他們的道兒。」
冰淇淋哼了聲道:「也是意料之內,雖然政府說給我們公平的機會。但是如果殺手都死光,政府方面也會比較高興吧!把鞋脫下來埋了吧。這樣他們便找不到我們了。」
畢懂說:「謝謝前輩。」
情劍說:「不謝。另外我已經找到HSF大本營了,就在前方不遠處一個山頭。我相信目標人物就在裡面。我先行一步了。」

情劍悄悄地繞過HSF小隊,完全沒有人發現,情劍已經身處大本營之中。除了一個人。軍鷹現在就大刺刺的站在大本營之中,HSF的人雖然看見他,卻沒有任何動作,軍鷹也沒布理由HSF的人,只是一直守在一個人身邊。軍鷹在情劍甫一進入大本營就已經發現了他。他在等著,這裡早佈下天羅地網,只要情劍敢出現,軍鷹有信心定能讓對方有來無回。

情劍也發現了軍鷹,「他到底在搞什麼鬼?」,二人一直處於競爭的位置,因此對對方的背景也調查得十分清楚,情劍知道軍鷹當年為什麼會離開軍方,成為一名殺手。所以他絕不相信軍鷹會和政府重新走在一塊。但是,情劍想破頭也不明白,如果不是政府的話,軍鷹到底接下了誰的工作?

情劍取出他的配劍,謹慎地前進。眼前要做的事,不是尋找真相,完成任務,然後安全離開。這是殺手的首要工作。其他的事都不重要,HSF的成員逐一倒下,情劍的劍輕輕地帶走站崗的HSF成員脆弱不堪的生命。殺手獵人?對殺手榜上的殺手而言,任何生命都只是獵物。直至情劍覺得安全了,這才施施然現身。軍鷹一直看著情劍殺人,卻沒有出手。
「你漏了一個。」軍鷹提槍射向遠處,一名穿著保護色上衣的HSF成員應聲倒下。
「你的子彈打得比較遠,我的劍又不會飛。」情劍悻悻然道。情劍一邊說話一邊觀察,站在軍鷹身邊的少年,不像是HSF成員。再看軍鷹站的位置,明顯是防著我出手偷襲。那麼看來他就是這次一眾殺手們的目標。
情劍不敢大意,他只要稍有不慎,軍鷹的子彈就會毫無猶疑地把他的身體射個前入後出。
「使出七情劍吧!我要和你一決高下。」軍鷹突然說。
七情劍是情劍的成名劍法,以情運劍,分別有喜、怒、哀、懼、愛、憎、欲七種,配合情劍的小飛劍變化無窮,令敵人防不勝防。
情劍不知道為什麼軍鷹這次如此執著,二人鬥了多年,軍鷹仿佛一定要在今天分出勝負。
「成全你!看招!」情劍運起七情劍──哀劍,世界仿佛淡然失色,只剩低黑白。七情劍由心意主宰,一旦運劍,情劍眼中便再無他物,只餘下情之一字。只有用情極深之人,才能練成這七情劍。此刻情劍心中無形的哀透劍法化成有形之物,進而影響敵人。人乃萬物之靈,也是這靈字,凡是人沒有不受情緒影響。七情劍練至極致,不旦能以己之情化為劍法,還能以己之劍影響別人的情緒。所以現在軍鷹明明看見對方揮劍而來,意念動了開槍還擊的想法,偏偏身體卻為之一滯,慢了半拍。正是哀劍的威力。
但是軍鷹不愧也同時殺手榜第三名,他很快就調整過來。原本開槍的手勢變為虛招,身體已向後退了兩步,避過一劍。眼前情劍已欺身前,軍鷹馬上握拳揮出,直往情劍面門。情劍的劍卻更快一步,從軍鷹右肩前反身一刺穿出,軍鷹如無收手,就便成自己以身衝向劍鋒,右臂怕是盡廢。不得已之際,軍鷹再度變招,先行停住拳勢,身體卻再退後進,一個側閃任由情劍的劍拖過自己胸前,換得一個更好的角度。
「去死吧!」軍鷹右拳再無阻礙,一拳轟在情劍臉上,情劍被轟得整個人彈後三米,面容扭曲。趁情劍頭暈目眩,軍鷹把握機會,掏出手槍射擊。
情劍需要聽到槍聲,卻分辨不了方向,剛才那一拳太重,情劍現在還在暈眩。但是他的劍卻不會停下來,七情劍──懼劍。帶著死亡單程票的子彈再度被情劍的劍彈飛。
《待續》
=====================
喜歡的話不要忘了到柳臣fb給個like支持一下!

《後殺手時代》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死神  殺手  傳說  起源  人類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