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殺手時代》【07:戮宴】

柳絮 於 30/05/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軍鷹離開後,情劍反覆思量著他的話。軍鷹到底收了誰的收錢?他沒必要騙我,如果這島上根本沒有所謂的內鬼,那對方又是守著誰?情劍收起劍,在附近找了個比較隱密的位置躺了起來,靜靜地等待第一晚的來臨。

與此同時,花太香他們已經遇上了HSF的人,展開了第一場激戰。
「小心!」花太香一邊換子彈一邊跑,對方的火力比起自己這邊強上許多,打得他們這幾人無法還手。三人站到一塊岩石後,子彈不斷射在石上啪啪作響。
「數到有多少人嗎?」花太香問。
「左邊三個,衝鋒;右邊樹後一個,獵槍;正前方還有兩枝左輪。」元芬芬喊道。
六個?還差一個。花太香馬上想到。
「小心對方還有一個躲起來了!」這就是隊制的壞處,人數幾乎都能夠確認。
「芬芬去找出躲起來的槍手。天晴,掩護我!」花太香說罷衝了出去。短短幾秒的時間,花太香而箭般跑出十多米。手中槍如雷掃射,連續開了十數槍。幸有天晴從後掩護,對方也沒法瞄準,亂射的子彈只能擦過花太香的身體,而花太香宛如未覺,子彈仍然一下下準確地射中對方的眉心,對方六人馬上倒下了四個。
花太香正想撤退,卻突然被一股殺氣鎖定,但是他卻不緊張,只是低聲笑道:「就等你露出馬腳。」
芬芬早已在旁準備就緒,一發現殺氣,馬上舉起步槍朝殺氣發出的方向射了兩槍過去,第一槍從對方耳邊擦過,通過子彈強烈的共震影響對手的耳水平衡,使對方失手無法射中花太香,第二槍緊接著射穿對方身體,直接斃命。
但是對方不愧是特種部隊,自己一方一下子死了五人,完全不讓情緒左右作戰,剩下兩人仍冷靜地還擊,拿著獵槍的那名HSF隊員胸袋中摸出一枚閃光彈,向另一名隊員點點頭,把閃光彈拋了出去。
「糟了!」花太香還來不及作出提示,只能夠向一旁滾開。
一閃之下,花太香三人一時間完全睜不開眼。相反HSF的隊員早有準備,用手臂擋住強光,閃光過後馬上恢復視力。
可是兩人還未來得及出手偷襲,就感受到三股殺氣像雷達似的掃過他們。很難以描述這是怎麼一種感覺,只是一種獵人的直覺。
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掌握之中。

每個殺手出師前都必須要學識如何純熟地運用自己的「殺氣」──死神給予的天賦。用科學的說法殺氣就是對自身的微控制。其實殺氣不是什麼異乎尋常的東西,只是在現代文明中早已被人類遺忘的生存技能。你有試過在接近一個高大威猛的人的時候,不自覺感到一種壓迫感嗎?那種壓迫感下意識會讓你想遠離對方,保持一定距離。你有試過突然覺得被別人盯著的不舒服感覺嗎?你能感受到兩個在大街上吵罵的人的怒意嗎?
這些感覺都是真實存在的,是動物用以保護自己遠離危險的生物機制。而這種感覺平時是十分微弱的,甚至會微弱得令人忽視。再加上人類這幾百年走進了「文明社會」,不再隨時面對著赤裸裸的死亡威脅,這種感覺也一直退化。殺手能夠透過自身的鍛鍊來強化這種對環境的極細微觀察。
這只是殺氣最基本的功用,殺氣的用法包羅萬有。常聽見人在生死一瞬,總發揮出比平時強大數倍的力量或速度,殺手正正是通過掌握自身的「殺氣」,做到發出異乎常人的威迫感,令對方在精神層面突然面臨極巨大的危機訊號,令對方的大腦一下子面對過量而陌生的壓力,使他陷入一種短暫無法處理,類似當機的狀態,結果對方行動不順,甚至覺得自己不能動彈,其實都是自己發放給自己的訊號,以切斷這種超越了自身承受上限的危機訊號,避免了持續的精神傷害。情況就類似休克。
花太香他們雖然目不能視,但是憑著默契釋出同步的殺氣,殺氣自然會往氣壓較低的地方湧去,因此便能夠鎖定HSF二人的位置。花太香首先出手,射低一人,剩下的人心知不妙想要逃走,也被天晴射倒。
幾人恢復視覺後,花太香身上中槍的位置馬上吃痛,不得不坐下。
「這才一隊,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人。」芬芬一邊替花太香包紮一邊抱怨道。
「肯定不會被我們少。」天晴道。
花太香說:「沒時間休息了。天馬上要黑,得抓緊時間尋找隱蔽的地點。」
花太香提醒二人:「記住,我們這次的目標不但是HSF,還要阻止有殺手殺死首富的兒子。」
「可是他們會相信我們嗎?」芬芬懷疑道。
芬芬包紮好後,花太香笑著站了起身,道:「總得一試。怎樣也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他們的幸運大概還不錯,很快就找到一處小山洞,剛好可以讓他們幾人藏到裡頭。幾人分配了輪流站崗的時間,便分頭睡去。
夜襲來,第二輪的戰火悄悄開始。
是夜襲,花太香和芬芬因為下午那場戰鬥消耗了不少體力的關係,天晴自願第一個守夜,讓他們先去休息。誰也不知道下一次遇上敵人是什麼時候,保持充沛的體力很重要。
細微的踏草聲隱隱作動,是六隻腳,三個人。天晴特意找來了一雜草佈滿在山洞外,夜裡靜下來的時候,只要有人或什麼生物踏上,他都能夠第一時間發現。
那些聲音有點猶疑不決,氣息也消失了。天晴靜靜拿起手槍,盯著洞口。不管對方是誰,這裡只有一個山洞口,對方要進來一定要從這山洞口。

忽視三個身影出現在洞口左顧右盼,看他們一身穿著,天晴鬆了一口氣。也是殺手。
對方正想繼續前進,其中一人叫停了其餘兩人,兩人十分機警,馬上舉槍尋找目的。
「裡面已經有殺手,看來我們來晚了。裡面是誰?可以出來見個面嗎?」我在走進山洞的一刻,就發現了一股暗藏的殺氣。故此肯定裡面已經有殺手了。今天走了一整天,這島大得可怕,這才是第一次遇上其他殺手。希望對方容易相處。
「伙伙你們放低槍,我沒有惡意的,我們只是剛巧找到山洞,想要借宿一宵。」我向身邊的同伴說。
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從山洞裡慢慢走了出來,手裡拿著手槍指著我們,卻怎麼感覺有點對方眼熟?
「天晴?」我脫口而出。
對方聽到我的聲音,哈的笑了一聲,也放下了手槍,說:「原來是你,小熹,沒想到在這裡撞見你。」
「裡面是花太香與芬嗎?」
「嗯,在睡。進來吧!今天剛打了一場,還怕又遇上敵人,沒想到是你們。」天晴說。
我領著另外兩個同伴走進山洞,果然馬上看見花太香與芬,花太香大概也沒睡穩,我們還未坐下他已經醒過來了。
花太香掃了一眼,睡眼惺忪道了句:「嗨!」又復躺下去。
「都認識的?」伙伙說。
「以前算是合作過幾次。這位槍手叫天晴,還在睡那女的叫芬芬,剛才醒來那位,你們一定聽過他的大名,他就是殺手榜第九位的花太香。」我說。
「第九位?!」伙伙驚嚇道。
「別看他這樣,我們三個加起來也不是他對手。」我笑嘆道。
「小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我記得你好像是第十五位吧?雖然不是十大殺手,可也不能小覷呢!」芬芬也醒過來插嘴道。
「天晴,你去睡吧!到我守門口了。」芬芬說。
「你再多睡一會兒吧!今天的戰鬥你花了不少力氣。」天晴說。
「你們已經開打了嗎?我們還走了一整天都不見半個人。」我問道。
「嗯,一下來就遇上了一隊HSF。實力還不差,總算幹掉了。」天晴答道。
一直坐在一旁不出聲的小三黑心裡吃了一驚,遇上一整隊HSF,怎麼他們好像連受傷的樣子都看不出,難道十大殺都這麼厲害嗎?
我看著小三黑的樣子,大概猜到他在想什麼。他還太年青了,這次如果不是他偷偷跟了上船,我是打算讓他留在香港的,這裡對他而言還是危險了一點。雖然他很有天分,但是歷練太少,只希望在這島上他別送了命去。
「小三黑,伙伙,你們也睡吧,我守夜就好了。小黑記住收歛殺氣。」我說。
兩人爭取時間睡去,連芬芬都再被天晴趕去睡覺。

天晴看他們都睡了,這才開口問小熹:「他還不會收歛殺氣?是新人嗎?」
我點了點頭:「嗯,還未見過血。不過他的情況有點特別,是個原生殺手。所以不太會控制殺氣。」
天晴踢了踢花太香:「太香你怎麼看?」
太香一直沒有在睡,側身閃過這一腳:「我也很久沒有看過原生殺手。」
太香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小三黑,說:「能活下來的話,會是個高手。」
我也是看上了小三黑原生殺手這一點,才會親身教導他。要知道已經二十多年沒有發現過原生殺手了。現時殺手榜十大之中,第二位就是一個原生殺手。這代表改朝換代又要開始了嗎?原生殺手撞上這場大戰嗎?看來這場風暴比起想像中會來得更猛烈,而這場戮宴現在才剛剛開始。我已經開始嗅到死神鐮刀上討厭的鐵銹味。
《待續》
=====================
喜歡的話不要忘了到柳臣fb page給個like支持一下!

《後殺手時代》一次過追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左輪  衝鋒  閃光彈  雷達  壓迫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