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丹麥女孩】老公變性了?枕邊人成了好姊妹!

我的煲劇生活 於 04/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這是一個改編自真人真事,世界上第一位丹麥籍變性人的自傳和回憶日記整理。

故事從一位在丹麥小有名氣的風景畫家埃恩納瓦格納Einer Wegener與妻子葛蕾塔Gerda在丹麥生活的第六年後展開。他們從藝術學院相識、相戀,乃至結為連理,但結婚以來未育有任何一子。電影開始時,他們對彼此的欣賞與兩人的個性上就有所窺見。埃恩納溫柔靦腆,葛蕾塔豪氣瀟灑,兩人的性別與個性恰好相反。

在一個天氣涼爽的午後,埃恩納正在畫他印象中的可特加特海峽風景,他終於找對了正確的藍色。妻子葛蕾塔要描繪的舞伶女子無法前來,因畫作進度嚴重落後之下,葛蕾塔要求埃恩納能夠成為他的女模特兒,讓他作畫。於是,埃恩納套起女性絲襪、穿起女伶的芥末色舞鞋,披上白色蓬裙洋裝,轉身化為葛蕾塔的畫中人物。

就在這一刻,我們看見了埃恩納的變化從他的眼神與手勢中緩緩流露。他的眼睛噙滿溫柔,雙手不停地在洋裝上來回觸碰。他感到困惑,頭暈發熱,莉莉Lily開始慢慢在腦中走出。

白皙修長的雙手,絲緞般瘦削的雙腿,彷如這套女裝是為了他而生一般的存在。

之後他上妝,以女性身份莉莉與妻子去參加派對。

在派對上他遇見了班維蕭飾演的山達爾。山達爾對他一見鍾情,但似乎他已看出莉莉是男扮女裝的埃恩納。

山達爾:「你非常的與眾不同。」「我想我要先徵求你的意見才能吻你。」

因此當山達爾在看見埃恩納男扮女裝時,應該也沒想太多,只是想說反正藝術家可能是在做不同的生活體驗。但莉莉卻是以為他看上的是莉莉而非埃恩納。

自那次起,我們莉莉便經常出現,埃恩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少。莉莉會在葛蕾塔不在的時候出現去約會,一次次之後連葛蕾塔回來後也發現莉莉就直接現身在家中。這讓葛蕾塔難以接受,自己丈夫的心中是否真的住了一位女孩。此時的埃恩納也慢慢地變成了莉莉,逐漸佔據了整個肉體。

葛蕾塔實在是非常特別的女性,他深愛的埃恩納,比埃恩納更懂他自己。她的豪放性格從拿菸與談話就可以知道,她非常的勇敢與自我意識強烈。她甚至比埃恩納更一步知道他想變成莉莉,即便她不願意承認。她也必須負起責任,畢竟是她開始鼓勵埃恩納扮演莉莉。但對她來說,埃恩納與莉莉都無比的重要。

她深愛著埃恩納,並絕對的忠誠,也需要她的陪伴;莉莉的出現提升了她在藝術界的地位,若沒有莉莉她是無法達到她想要的境界。

我覺得她葛蕾塔對於埃恩納也沒有很完全的坦承,心裡其實心情很交雜。一方面她愛著希望埃恩納陪著她,另一方面她又希望莉莉的出現來提高她的畫壇地位。所以這樣看來兩人的除了個性之外,做出的行為與動機基本上是密不可分的關係,自然就會這樣的去發展成形。

「Don’t look at my body, look at my soul.」
最後我們看見埃恩納堅持要做變性手術讓自己變為完整的女性,並擁有自己的家庭生活,還有生兒育女。在那醫療尚未如此發達的時代這是很勇敢的決定,甚至挑戰著外界的觀感。

當我們看見她處處碰壁,遭受醫生與外界眼光的質疑時,她在窗邊傷心地哭泣時,都為了揪心了起來。但現在這個時代,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新鮮事,但在1930年代那風氣壓抑與保守的時代,這更是一大困難。幸好她是在性開放風氣較盛的丹麥,那時候女權運動也處於盛行之時。否則她應該會遭遇更多被迫執行的手段吧。

即便莉莉在後來第二次的手術讓她離開人間,但她終於從內心獲得解放。從那一刻她才真正的自由,用莉莉的身分與身體讓世人知道。

莉莉走後,葛蕾塔去了瓦埃勒。她的絲巾隨風飄逸,好像莉莉就跟著她一起回到了故鄉,飛起的絲巾越飛越高,好似在宣告著莉莉終於活得自由,展翅高飛。 葛蕾塔也放下了一切,為莉莉感到開心,這一幕真是既令人心碎又感動,能不哭嗎?


看其他煲劇紀錄^_^
看其他電影紀錄^_^
在家中煲劇
在街上煲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