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Black Mirror )第五季- 他不姓黑 不怕黑...

The Art of Film 於 06/06/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Black Mirror》在上年年底在推出過互動式電影《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後(個人認為這種互動模式真的能把人內心的黑暗一面迫出來),而今次第五季回歸最初的只有三集劇集模式。

第一集《Striking Vipers》,Danny (Anthony Mackie )與Karl (Yahya Abdul-Mateen II)自大學開始便已是好友,兩人在多年沒見再聚首後開始玩起能體驗實際感受的虛擬復古電子遊戲起來。在遊戲中,兩人一撻即著開始了「偷食」;但有趣的是兩人在現實生活卻沒有如此的火花,也不是同性戀。在這個VR 愈見普及的年代,也許真的有一天會出現起這種「另類未來Open Relationship 」。

第二集《Smithereens》,Uber 司機Chris ( Andrew Scott – 又名Professor Moriarty (笑) ) 綁架了在一間大型社交媒體公司工作的年輕人Jaden (Damson Idris) ,以要求與該公司的CEO- Billy (Topher Grace )進行對話。這一集直道出大眾對社交網絡成癮的問題,其實非常當下但同時卻少了點《黑鏡》慣有的未來味。
第三集《Rachel, Jack and Ashley too》中,少女Rachel (Angourie Rice) 是樂壇小天后Ashley O (Miley Cyrus) 的忠實粉絲,更購買了標榜是以Ashley O的真實個性作藍本的 AI 機器人「Ashley Too」。有一天,突然發瘋的AI機器人擁有了Ashley的意識,更要求Rachel與其姐Jack (Madison Davenport) 出手幫助她……

童星出身的Miley Cyrus在這一集就像演回自己,看她頂著一頭假髮載歌載舞,完全有當年在看《Hannah Montana》的視覺感,腦裡響著「You get the best of both worlds, chill it out, take it slow…」。當Ashley說到她的音樂、化妝、生活等各方面都被成年人控制著,無法做自己時不禁讓人想到這大概是她的心聲吧!

看完整個第五季的最大感覺是成件事不夠「黑」、不夠深刻。

《黑鏡》最初成為神劇的原因是他設定在不久的未來,看完有強烈的「黑暗感」衝擊。首季固然是最「黑」夠「神」,《The National Anthem》中首相在綁架者的要求下所作的犧牲後,結局夠讓人心酸和《Fifteen Million Merits》中,男主角Bing最後握著的玻璃碎片由原意為要反抗劇中的荒誕虛擬世界,追尋真實東西的之象徵,轉而成為他在該世界裡賣藝的最重要生財工具,也意味他從此成為了建制的一部分。

或者劇情不「黑」但風格夠另類又正面,讓人印象深刻的 (更是個人最愛的一集)《San Junipero》,人們在死後可以把自己的意識上傳到虛擬世界繼續生活,真正做到如片尾曲的「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奈何的是第五季沒能讓人強烈體驗到這種「黑」,個人感覺《Rachel, Jack and Ashley too》是最接近過往集數的感覺;《Smithereens》背後的信息有著其對著當下的社交網絡世界的警世意味, Andrew Scott亦擅於演繹這種近乎精神崩潰邊緣的角色,但講到底以《黑鏡》過往集數的深刻標準還是有一段距離。

在此希望《黑鏡》下一季可以重回過去的黑,姓返黑啦!作為觀眾的我不怕黑的!

為了方便更新,現加開了FB Blog專頁facebook.com/theartoffilms

*All images are copyright to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