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孽》 (Hereditary)- 有別於一般的恐怖片?!

The Art of Film 於 10/09/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自嘉咸家出席「家族族長」婆婆Ellen的喪禮後,異像便接踵而來。

在亡母揮之不去的陰霾下,Annie (Toni Collette) 神經臨近崩潰,與陰森怪異的女兒Charlie (Milly Shapiro)、猜忌母親的兒子Peter (Alex Wolff)和丈夫 Steve (Gabriel Byrne) 的生活磨擦日漸激烈,一家人關係瀕臨瓦解邊緣。

此時,一個聲稱認識Annie的神秘靈媒Joan (Ann Dowd )出現,促使Annie慢慢挖掘出深藏家族血液內的詛咒之謎。通靈儀式即將開始,代代相傳的厄運,終要降臨到一位繼承人身上…


是真實的詛咒還是精神崩潰?

由於Annie的父親和兄長也早已因精神疾病而相繼去世,母親Ellen也患有人格分裂,因此她們母女兩人關係並不親密。所以當Annie在母親離世時,她並沒有顯得太過難受,反倒是她的女兒Charlie卻對Ellen的離世露出較為複雜的難過難捨之情。

Annie的家族有著這樣的精神病背景,而她自身也被夢遊所困擾。所以在她出現著各種疑幻似真的異象時,不禁令人懷疑究竟這是她精神崩潰邊緣的表現,還是真實的詛咒?



對於家族詛咒,Annie是否知情?

雖然在電影初段時Annie看似抱有不信的態度。但想深一層,Annie會在懷孕期間多次試圖殺掉孩子,甚至在夢遊期間意圖殺害兩個孩子,也正正就是她潛意識知道家族詛咒秘密的表現。

也許因為都與邪教情節有關,《Hereditary》不禁令我聯想起波蘭斯基的經典作品《Rosemary’s Baby/ 魔鬼怪嬰》,如果說《Rosemary’s Baby》中Mia Farrow所演的母親願意繼續留在孩子身邊是其表達愛的表現。那麼,Annie則是相反,她的愛就是寧願孩子死掉而非延續家族詛咒。



電影伏筆和隱喻處處


電影由一開始就在各處狠狠地埋下了不少伏筆,如Charlie曾臉不改色地把鳥的頭割下來 (這是電影中第一幕出現的割頭戲) ;接下來,一幕又一幕的斷頭情況出現。另外,從最初在母親的頸鍊上出現的組織標誌,除了Annie也有戴著相同的頸鍊外,到Charlie發生致命意外的現場和後面的劇情也有反覆出現。此外,幾次在房間牆身所出現的神秘字句,在電影尾段樹屋裡的神像姿勢等…..

《Hereditary》恐怖在於其異常詭秘的氣氛

有別於往常多以畫面和聲效來營造驚嚇感的恐怖片,《Hereditary》偏向以其異常詭秘的氣氛來製造恐懼,這無疑是讓《Hereditary》與其他恐怖片相比的獨特之處,(當中特別深刻電影剛開始時鏡頭定格在Annie所造的模型屋上一段長時間,而忽然之間特轉為了Peter真實房間的處理手法。)但同時也許電影前半段少了點觀感刺激會成為觀眾有感電影節奏較慢的原因。

事實上,電影令人最恐懼的時候並不是在戲院觀賞電影期間,反而是在完場後好一段長時間也有種不知從那裡來的心寒感覺。

多年來心中都有著一個小清單;當見到某些演員名字出現時,就知道這應該會是一套好電影。而女主角Toni Collette就是這在這個清單之上,她曾參與多套獨立電影的演出 (她的舊作中,我特別心頭好《The Way, Way Back》)。再加上《Hereditary》有近年屢出佳作的A24加持,電影自然不能錯過!



為了方便更新,現加開了FB Blog專頁facebook.com/theartoffilms

*All images are copyright to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