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新垣結衣電影巡禮之五》

影視集合 於 19/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相識是偶然的遇見。

平澤紗枝為了大學推薦面試,預早出門,門外的花水木,花瓣泛紅,漸結果實的枝枒,像祝福家人的神像看著緊張的女高中生。安坐車廂的紗枝翻開語言筆記,念念有詞,她注意木內康平奇怪的目光。未幾,火車撞倒山鹿,嘎然停止。康平偷開小貨車,載著紗枝趕赴考場。末頭末腦的四輪車左移右擺,又碰上意外,直接衝入馬路旁的草地。紗枝的推薦資格被取消,康平則被父親暴打一頓。


一見鐘情今宵始。

滿懷歉意的康平在車站看見與朋友並坐的紗枝,遞上泛黃的紙皮袋便離去。早稻田大學應試題集,高中題集映入紗枝眼簾,她嫣然一笑,心想這人的傻氣。決心聯考的紗枝埋首補習社苦讀。康平為了多見她幾面,索性在補習班附近兼職,滿足每天攜手回家的每分每秒。即使偶有爭吵,總是互相扶持。不過,離別一刻還是到來,考入早稻田的紗枝遠赴東京,康平只能在北海道默默支持。

無限相思寄伊人,撇開人言遍尋夢。

和歌集內有不少夢中戀愛的詩句,古人以此調記思憶。現時的通信便易,一頁紙箋,一聲通話互通有無。收到紗枝信件的康平,平日在漁船上的勞苦早已拋至九霄雲外。細心預備東京的相會。紗枝在校園認識另一名影響其人生的學長 — 北見純一。


除了介紹兼職工作外,遊遍世界各地,滿懷理想的純一深深吸引著紗枝。歌人小野小町言,縱然夢裡常相會,怎比真人見一回。康平與紗枝終於再會,兩人關系又興波瀾,言語不合的康平與途人打架,為其治療的紗枝看見木船模型,不能自已,彼此一吻定情。

康平一心前往東京與紗枝同住,工作。其家庭隱含的問題終於爆發。苦苦支撐木內家的樑柱倒下,健二郎在漁船上突然去世。千斤重擔落在康平肩上,照顧家中的母親與妹妹是其首務,話筒另一方的紗枝得悉康平的決定,涕流滿面,點滴淚水終止二人的關系,還是走向中轉站?

數年轉眼而逝,紗枝前往紐約尋覓理想,當上記者的她專注工作,備受同事讚賞。經常外出取材的純一,被九一一恐襲影響,希望傳達戰地兒童的生活點滴,亦希冀紗枝能給他回覆。忐忑的她立下決心,從日本回來後,與純一共結連理。


在大野保的婚禮中,康平與紗枝又再重遇。康平與漁業會相識的蓮見律子結婚,閒話家常的二人看在律子眼中,總不是味兒。紗枝將定情模型交還康平,還說以後也不回鄉了。依依不捨的他與她在花水木下相擁,未結果的花蕾映襯下,是一幅淒美朦朧的畫卷。不堪債務重壓的律子離家出走,留下康平獨自一人。

命運總是捉弄紗枝與康平。等待純一的她收到惡耗,頹然呆坐。主辦回顧展覽或許是紗枝唯一為北見做到的事。久未見面的母親探視紗枝,希望女兒回到日本。踏上北海道的土地,往事總總湧上她的心頭。除了為母親再遇真愛感到高興,紗枝向高野詢問康平的近況。得到的消息只有行蹤不明。

燈塔是遠洋輪船的路向標,也是指引歸人前路的明燈。

紗枝重回出身地加拿大,尋回兒時的自己。在高低不一小平房來回漫步,熟悉的感覺重現紗枝的眼前。這不就是木船模型嗎?是遠渡重洋的漁夫放下的。捧在手上的木船帶領她回到原點。


四月下旬至五月乃花水木開花的時節,隨著課堂結束,學生慢慢回家。十年轉眼而逝,抬頭望著通紅的花瓣。覺是昨日,今日卻逝。覺是昨日,卻已入秋。覺是花,卻已移於紅葉。只有花水木紋風不動。或者細心栽種收到成果,或者是在旁的亡父默默守護,紗枝終於重遇她的命中注定。


花水木是山茱萸科植物的一種。苞片通常是白色,或有粉紅色,紅色,在北陸地區(包括北海道)則較遲開花。它需細心照料才能拙壯。土地鹽度不可太高,熱源不可過度,果實則是紅褐色的。這既是父親守護女兒的意念,又是康平與紗技相識,別離,重遇的重要佈景,與燈塔,木船模型缺一不可。純愛電影要有層層遞進的物事,才能銘心刻骨。筆者重看此電影時,感受不一,或者是年歲漸長吧。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塵世緣份由偶然的遇見開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