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蛙男》— 建立瘋狂博物館

影視集合 於 27/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澤村久志是一名洞察力強刑警,醉心工作,卻忽略妻兒。他未曾出席兒子學校的活動,遙受不了工作狂丈夫,帶同兒子離家出走。斗室內只剩下不分日夜的澤村,面對光怪陸離的案件。可是,肢離破碎的屍體改變澤村刑警的一生。血肉模糊的屍塊隱藏刑罰的紙條,形形式式的酷刑接連出現,如「母親痛苦之刑」、「均等之愛之刑」、「永遠美麗之刑」等。


受害者死狀之慘酷,連搜查一課的資深刑警亦汗顏。層層證據上溯至三年前的兇殺案,主嫌大橋茂被定罪,未幾自殺身亡。陪審團以及法官被一一處刑。澤村遙也是成員之一,她與兒子被蛙男綁架失蹤。心急如焚的澤村四處尋覓,其誤判下,西野刑警喪命。


隨著順藤摸瓜的調查,澤村查證凶手是嚴重紫外線敏感患者,終於尋獲蛙男隱居的大宅。儘管蛙男的殺人原因使人咋舌,澤村總算解決案件,遺下的隱患卻是述目驚心。

此電影是典型的刑警與凶手的對決。蛙男因為對某事的執著,連環殺人。每名受害者的死狀均與其生活習慣與秘密有關。扭曲的肢體看似滿足其獵奇的心態,其實不然。是對不被認同的報復。筆者頓時想起David Fincher的Seven。 凶手John Doe在戲中最後四十分鐘才出現。他厭惡世人噁心的罪衍,以七宗罪判罰他們,包括自己。當中橋段的逆轉也算令人深刻。惡魔蛙男與Seven就此有點異曲同工。首五名被害人在電影泰半時盡皆出現,戲軌則集中在澤村如何解救其妻兒,是一對一的決鬥,Seven則不然。Somerset(Morgan Freeman飾)是Mills (Brad Pitt飾)的指導者,將此視為退休前的最後工作。某程度上Somerset與 John Doe是同一類人,均是心細如塵,前者對禁止不絕的暴力漸漸麻木,後者則用來報復社會。至於澤村與蛙男兩入性格迴異。澤村縱使面對怪奇案件,身為刑警使命感強烈,或者是鍥然不捨的父親影響使然,適應接腫而來的衝擊。蛙男兒時遭逢巨變,他擁有不俗的藝術天份,視每次案件是其收藏品。戲中最後橋段的轉向,是從深淵走出來。據聞原著漫畫是以蛙男最後的三設想,作為開放式結局。或者選項令觀眾難受,電影將結局導入釋懷方向,畢竟是尺度問題吧。

最後,筆者想談談演員的表現。特別是小栗旬與妻夫木聰。飾演澤村久志的小栗,由家人離開的頹唐刑警,轉變至尋覓親人發狂的男子,其演出可圈可點。特別是被蛙男囚禁斗室內的心中交戰,確實可觀。由其是他看著詡詡如生的妻兒臘像,吃著可疑的食物,整理唯一能逃離現場的線索 — 拼圖。究竟他的妻兒是否還活著呢?進入「廚房」一刻也看見小栗瀕臨崩潰的內心戲,確實牽動人心。


至於,妻夫木聰飾演的蛙男亦算可觀。基本上,直至影片末段,他才見全貌,大量時間都需蛙男面具演戲,主要靠唸著冷酷嚇人的對白,帶動觀眾情緒。滿佈傷痕光禿的頭頸,霧島早苗似笑非笑的面龐,整理著苦心孤詣的「藝術品」,真是活靈活現殺人魔鬼。從來連環殺手的角色比刑警注目,像Seven內John Doe,Silence of the lamb內的智慧人魔Hannibal Lecter,今次的蛙男的瘋狂創作,不亞於上述二名「前輩」。兩名主角演出相當出色,《惡魔蛙男》是近期懸疑罪案佳作。

以下是電影預告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