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祖曼 篇

演員埋位 於 03/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有人耗盡一生追名逐利,有人捨棄一切追尋夢想;有人在追逐中悟得真理,有人在尋覓中找到安逸。跟所有演員一樣,她嚮往掌聲和舞台,渴望得到觀眾的支持與喜愛。有異於部分同行的,是她恬淡寡欲、與世無爭的豁達心態。興之所至,心之所安;盡其在我,順其自然。獎盃名利、虛榮名氣,他人視之如命之物,於她皆如浮雲。

「唔計(較)啦,計嚟做乜啫?開心咗先啦!」

是次,本專欄榮幸邀請到了「佛系」演員蔣祖曼,隨緣之中心存感恩。

有著「獨立電影女皇」之稱的蔣祖曼,在2014年劇集《警界線》之後才正式加入演藝行業,成為一名全職演員。在此之前,她每日都在工作與演戲之間奔波,好在有一班善良熱心的同事及老闆,一直在背後無條件地支持她「追夢」。有時突然需要請假回劇組,老闆通融理解,同事也毫無怨言地幫忙分擔工作。親朋好友的支持,成就了今天的蔣祖曼。

「咁多年由拍獨立電影、舞台劇到劇集,我真係一直都只會遇到好好嘅人。」或許是上天眷顧,蔣祖曼強調自己在演藝路上至今從未遇到「衰人」:「佢哋全部都係好好嘅戰友,好感恩,係呢班人令我團火越燒越旺。」


談起夢想,蔣祖曼稱自己的「演員夢」並不如預想,在童年時期早早萌發,而是在緣分所致下誤打誤撞入行,一做便做到現在。作為家中幼子,少時的她頗為頑皮。為了逗樂父母,經常自編自導自演一齣齣趣味十足的「三姑六婆吹水戲」,從家人的捧腹大笑中得到自豪與滿足。在幼稚園時,她首次登台,在畢業典禮上扮演「耶穌」,當時的對白、情節在她腦海裡仍歷歷在目。小學時的表演,也是她印象最為深刻的一次演出經驗——飾演「灰姑娘」的女孩近乎忘我地享受舞台,連裙子屢次被風吹起也毫無察覺。說到此,蔣祖曼自己也忍俊不禁,表示童年的這些經歷都不足以讓她對「演員」這職業提起興趣。

「好多人都以為我想做演員係因為拍咗《Y2K+01》,但其實係《蝴蝶》呢套電影先令我真正對演員產生憧憬。拍《蝴蝶》之前我淨係覺得演戲好好玩,直到我同一位老前輩『紅豆姐』合作,嗰次嘅印象好深刻。即使個鏡頭影唔到佢,佢都會全程企喺鏡頭隔離比反應同對白俾我地呢啲新演員。有場戲係需要喊嘅,雖然真正出到嚟嘅畫面見唔到佢,但佢都一路講對白,一路忍唔住喊咁完成場戲。」

前輩對演戲的熱愛、對角色的投入,在當下給蔣祖曼帶來了難以言喻的震撼,伴隨著漫無邊際的遐想與無盡敬佩——或許自己某天也能成為一位優秀的演員。爾後,她確立了目標,明白了所想。開始鑽研表演藝術、台詞與演技,開始為演員這份職業投入心思與努力,開始全心全意向著夢想砥礪前行。


擁有清晰的目標,是成功的第一步。蔣祖曼的演員之路,並不是想像中的一帆風順,挫敗、失意必不可少。問及是什麼支撐她走出低谷,她笑稱:或許是自己的倔強和不服輸的精神。蔣祖曼把自己比喻成一頭「蠻牛」,不論前路多麼崎嶇坎坷,就算是令人卻步的千溝萬壑也會毅然決然地向前衝,只因不肯低頭認輸。但這樣一頭「蠻牛」,在待人處事方面卻縮成了一隻「綿羊」。

「我成日都覺得自己唔夠好,冇自信。所以點解好多人都會覺得我好順得人,無論喺工作定係生活上,因為即使嗰件事我有自己嘅意見都好,一直以嚟我都唔會反抗,唔想令到人地唔開心,而且最重要嘅係:我根本就唔相信自己。」蔣祖曼也因此發現,負面情緒的來源是因為她不夠愛自己。她開始聆聽內心的想法、學會自我開導與自我肯定,平衡倔強與溫順,一切矛盾困境隨之迎刃而解。

除了性格上的調和,蔣祖曼亦隨年月增長、心智成熟逐漸改變了價值觀,在「隨緣」與「進取」兩者間找到了另一種平衡。

「我以前係完全『隨緣』,冇錢唔緊要,冇名氣唔緊要,況且我最唔想要有名氣……總之有得做我就好開心㗎啦!但係做做下我發現,原來呢一行當我冇呢啲嘢(錢與名氣)嘅時候,去演戲嘅機會就會越嚟越少,我就冇得做自己鍾意嘅嘢(演員),於是我就開始喺呢兩點中搵一個平衡。」

蔣祖曼提起那段煎熬的日子,每天被困於糾結之中,覺得這麼做似乎有悖自己原本的初衷,是「虛偽」的表現、是「錯誤」的決定。人非佛,難逃世俗樊籠。為種種緣由自發地做出改變,在親手建起的價值觀上打穿一個洞,前腳踏上自己曾經最厭惡的「歧路」……這種從掙扎到釋然的短暫過程,人們稱之為成長。

如今的蔣祖曼,捉住每個演出機會,且惜之。而近日,她參與演出的無線劇集《逆天奇案》將於5月3日(星期一)播出,萬眾期待。

本專欄在此亦預祝該劇收視長虹!

文:演員埋位專欄
資料提供:蔣祖曼女士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蔣祖曼  TVB  無線  劇集  Drama  逆天奇案  演員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