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臣(翟凱泰) 篇

演員埋位 於 15/04/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人生的高低起伏,才是生命燦爛之處。」——泰臣

這個城市生活著這樣一種人——舞台上使出渾身解數,只為博君一笑。他們從容自信,貼上滑稽搞怪的標籤,背負著娛樂觀眾的重任走上舞台,做出另類的表演。每個滑稽動作、每句誇張對白背後都含蓄地隱藏著擔憂,這種提心吊膽直到傳來陣陣掌聲與歡笑才暫時得以釋然。他們有一顆熾熱的心:對舞台的熱愛、對表演的執著,都蘊含在這片澎湃情感中。而其中夾雜著的、一絲鮮為人知的孤獨內斂,也隨著他們轉身下台的背影,消失在觀眾視野。

是次,本專欄榮幸邀請到了影視、舞台劇演員泰臣(翟凱泰),一位被低估的全方位創作演員。

談吐風趣的泰臣,在校時已開始對戲劇表演產生濃厚興趣。他以優異成績於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先後如願從事了多種類型的藝術表演工作:音樂劇、兒童劇、形體劇場等。累積豐富表演經驗後,他從舞台走向大屏幕,正式進軍影視。參加綜藝節目、出演多部劇集及電影,多數為喜劇角色,因此被觀眾定位「喜劇演員」。


泰臣表示,舞台劇與影視劇風格迥異且模式有別。舞台劇的表演力度大,需要略帶誇張的肢體動作及對白台詞展現喜感,從而博得觀眾歡笑。而影視劇則較為生活化,表演需要更為細膩入微,讓鏡頭捕捉那一瞬間流露的神情。

「舞台劇需要一氣呵成,兩個鐘頭嘅Live show(直播表演)唔容許出錯,係冇得NG(重來)嘅。所以要對個劇本好熟悉,將對白背到滾瓜爛熟,甚至背埋對方(其他合作演員)嘅台詞。演出前不斷彩排先可以確保順利,呈現最好嘅表演俾觀眾。而電視劇就好唔同,需要跳拍,即係有時會拍左大結局先,再返去拍第一集,喺連貫性上面有分別。」

問及更喜歡舞台劇還是影視劇,泰臣表示兩者他都享受其中,並感恩、珍惜每一次演出機會:「兩個對演員嚟講,各有各嘅挑戰。而對於鍾意做戲嘅我嚟講,有挑戰就有進步。(鍾意被稱做『諧星』定係『演員』?)咁梗係諧星啦!話晒都有粒『星』字喎,威啲呀嘛!同埋能夠被稱為『星』都係某程度上觀眾對我嘅認可。」


「喜劇的內核是悲劇」、「舞台上的笑料都取自生活中的種種不堪」……外界對喜劇的看法各異,不可否認,喜劇演員確實生活在矛盾之中。他們既堅強,又脆弱。擔心觀眾的反應不如預期、害怕遇上忘詞或忘記走位的尷尬,把情緒拋諸腦後、把煩惱收藏於心。在醫不自醫的情況下取悅觀眾,自己則蜷縮在聚光燈照不到的死角鑽牛角尖、自我開解、釋然。那麼,是否每一位從事喜劇表演的演員都有一顆「憂鬱的心」?

泰臣不置可否,提出或許某些演員性格樂天,是真正願意將快樂與大眾分享而特意選擇走上「喜劇之路」。但他亦大方承認,自己在舞台上與私底下的反差確實頗大:「我喺台上面表演嘅時候係可以好興奮、好雀躍、好搞鬼,好似打左雞血咁。但其實私底下我係好文靜嘅,鍾意獨處、享受寧靜嘅生活,唔係去開Party(派對)好熱鬧嗰啲。」

談到有沒有經歷過「低谷潮」,泰臣笑稱:「梗係有啦!如果冇低谷又點會有高潮?人生起伏、高高低低先係生命燦爛嘅地方呀嘛。」

「我覺得自己係比較『變態』嘅,我會記住呢一段日子(低谷時)自己嘅態度、想法、情緒等等,作為日後演出嘅參考,喺下次演出嘅時候發揮出嚟。算係演員日常經驗嘅累積,到需要表演嘅時候就會真實啲、提升演技。」作為「過來人」,泰臣建議正在泥濘中掙扎的演員同行們,嘗試用開心的回憶戰勝失落的情緒,不要向負能量屈服,更不要讓情緒控制自己,應搶回思想的主導權:「亦可以自發拍一啲搞笑嘅片,氹到自己開心之餘,仲可以將快樂分享俾觀眾,一舉兩得。」

觀眾的支持成就演員,但演員的壓力同樣源自觀眾。因為有鼓勵,所以力求上進;因為有期望,所以身負重擔。因為熱愛,才能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文:演員埋位專欄(阿Co)
資料提供:泰臣(翟凱泰)先生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