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三位主演,了解更多電影背後的趣事(上)

Laugh_myAO 於 25/07/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台灣知名作家九把刀最近再度執起導演筒,自編自導校園犯罪懸疑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將於7月27日在香港隆重上映。FanPiece十分榮幸可以邀請到電影中的三位主演劉奕兒、蔡凡熙、鄧育凱接受訪問,和大家分享一下拍劇的趣事!

編:在這套電影中,鄧育凱飾演的是好學生,而蔡凡熙則是壞學生的代表。不知道三位在讀書時期覺得自己是好學生還是壞學生呢?

劉(劉奕兒):我是一個好學生,因為我國高中是一所女生的學校,學校都是修女,管教比較嚴格。我做過最壞的事情就是中午不午修,跑去廁所偷吃巧克力餅乾。

鄧(鄧育凱):我學生的時候都挺乖,去學校都準時。在學校都是念書,跟朋友沒太多的交集。一放學就是去補習班,補到晚上10點就回家。

蔡(蔡凡熙):我國中更乖,因為上課都一直在睡覺。不上課的時候就一直練棒球,所以都沒有發生什麼特別有趣的事情。


編:在讀書的時期,三位覺得自己做過什麼最瘋狂的事情?

劉:曾經有一次,我跟一群好朋友晚上去海邊,跳到海裡,泡在水中看月亮。因為媽媽平時管得有點嚴,晚上都不準出去,那次申請到晚上可以出去,所以就跟朋友做了這件事,覺得在海中看月亮真的很舒服。

鄧:我可能沒有做過什麼瘋狂的事,但我在國中有看到有五,六個學生,就是那種不愛念書,常惹事情的學生在福利社面前毆打一位教官,一人抓一隻手,拿起棍子就往教官的肚子打。那位教官後來就送去了醫院。最後還辭職了,我覺得他辭職不是因為身體受傷了,而是心裡很難過。

蔡:我高中之後沒有打棒球了,所以就開始跟朋友一起出去混。我高中時比較白目,可能就像個屁孩。我們會去捷運站,挑最多人的一站,十幾個人猜剪刀石頭布,猜輸的人到站要衝出車廂外,大喊「比卡超」,然後一邊搖,亂叫等。現在回想起來很丟臉。


編:導演九把刀表示希望找素人來出演這電影,三位都是新人演員,那你們覺得導演是看中你們身上那些特質/優點而在眾多侯選人中脫穎而出?

劉:我是演怪物就比較奇怪一點。當時導演就說過他在寫劇本時,就是用我的樣子在想,希望由我來演怪物。剛開始見面時,導演就不太敢跟我說是找我演怪物,因為怕我生氣。之後他告訴我時,我楞了一秒,然後就超級開心。我當時沒有什麼作品,聽到導演想找我演他心中這麼特別的一個怪物時,我覺得是一份禮物。之後我就下定決心,要成為他心中最棒的一隻怪物。

鄧:那時候,九把刀就叫我去試一場戲,就是被欺負的一場戲。因為我國中時也有被人家小欺負,開玩笑的經歷,可能當下演的時候我回想起那些情景,九把刀覺得我被欺負的很好,就找我出演啦。

蔡:當時我在公司看到報名表,也不知道是《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的徵選,就只知道是新人徵選。報名之後開始上了一連串的課,到剩下三十幾個人的時候,我們有被叫去一個一個跟導演面談,就有問說如果在這幾個人當中,你被選進來了,你會希望有誰能跟你一起演出。那聽說我的得票最高,可能就是因為這而被選中。


編:(問劉奕兒) 你在電影中的角色是關鍵性的怪物,拍攝時要全身沾滿血漿和垃圾,但你本身是位美女,對此你在演出前有沒有做過一些準備的功課或者是心理上的調節?

劉:因為這個角色要做一些特殊化妝,要提早兩個小時去化。這個角色有很多身體上的困難,比如說需要跟鋼絲配合,特殊化妝,肢體表演等。因為它台詞只有兩個字,其他都是用聲音的表演,所以肢體上的課程有上,表演課有上,聲音開發課也有上。自己在家也有對鏡練習,也找了很多聲音去揣摩。其實當時拍攝時非常冷,四肢都是露在外面,然後特殊化妝有些時候要用酒精噴上去,很冰,每噴一次就會冰一下。在定妝時就有擔心這些不舒服會不會影響我的表演,但後來其實也蠻感謝有這些身體上的不舒服,因為讓我更加代入怪物的這個角色。


編:(問鄧育凱) 在2014年,你以電影《共犯》出道,《共犯》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都是校園犯罪懸疑電影,你在《共犯》的演出經驗對你演出林書偉一角有沒有幫助?

鄧:其實我蠻喜歡這類型的題材,像我最喜歡的是日本那套的《告白》,所以演這兩部都是蠻開心的。第一次演戲時難免都不太會,也不了解現場的狀況,所以常常要拍很多TAKE。那第二次演戲就可以知道現場是什麼狀況,也比較懂得怎麼樣去準備這個角色。


大家是不是想知道更多演員在拍攝時的趣事?導演九把刀在現場拍攝是什麼樣子?就要密切留意專訪下集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電影狂人-影評情報交流平台
    電影狂人-影評情報交流平台 於 26/07/2017 評論 NO. 1

    快啲放下集!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