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ve My Car》:通往內心的特別場所

18米的電影世界 於 11/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Drive My Car》改編自村上春樹《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幾篇短篇作品,而《Drive My Car》就是其中一篇改編作品的名字。看村上春樹的文字,有時候會感受到一點點冰冷與乏力。他筆下的人物總是在世界裏跌跌撞撞,經歷無可奈何的事,讓世界一點一點削掉自己;拖著不自覺的疲憊,帶著殘缺的心存活。《Drive My Car》是個不太快樂的故事,濱口龍介卻賦予劇本濃厚又實在的溫度。當放下雜念讓濱口龍介帶領,進入他的流動影像:折射的光、風景的倒影映照、向後退的道路⋯⋯感覺到城市土地、高樓道路景色,都與人的脈搏連結在一起。那車的空間是細小的,心的空間卻忽然變大了,在流動的過程中循序漸進的,漫不經心的,承載那些真誠的交談和言語。透過濱口龍介的演繹,在家福與美沙紀身上得到一種舒心。濱口龍介,應該是個暖男。
那些氛圍極好的配樂,言猶在耳那主演們的聲線,濱口龍介那充滿人文氣息的改編劇本,都令我感到陶醉。我覺得《Drive My Car》有一種意圖,希望讓人更細緻理解人物內心和經歷的意圖。在村上春樹的文字基礎上,濱口龍介將幾個故事融合擴展,加入了木野的經歷和雪哈拉莎德年少時的怪癖,透過不慍不火的節奏一步步剖開家福的心事,讓《Drive My Car》對生命詮釋有了更誠實的方向。「希望真正看清別人,唯有深深地筆直凝視自己的內心。」我對這句對白很深刻,因為它擊中了整齣電影的核心。電影的戲中戲,故事中的故事,當中包含很多台詞對白。當中說到,圍讀劇本的意義,是熟練對方的台詞,讓自己可以更好的回應。與世界共處,大概也需要這樣的技巧吧。當你以為了解一個人已經很深,其實那時候才最需要更主動,更赤裸地了解自己。
家福妻子自喪女之後,未能走出傷痛,於是在性愛之中創作故事。她彷彿從八目鰻那裏得到喘息,讓自己可以在還能承受的狀態下,回應現實的痛苦。生命裏有些覺悟是沉重的;青春承載不了,於是只能一同燃燒。生命之重,每個人如何以不同面貌去感知,去面對,都不必感到絕望。望向前路,望向內心,答案總會像倒影般慢慢浮現。《Drive My Car》就是一輛緩緩駛進停車場的車子,慢慢停泊在每個人的心房。在停泊之前,向前移動就是通往心裏被自己遺忘的地方。可能因為外在與內在的界線逐漸變得透明,讓人慢慢從坐在車廂的座位,變成坐在自己心房的那張椅子。車子所代表的空間、它的象徵意義都是廣闊的;而那舒適得忘他忘我的狀態,都讓人不期然到達內心一個特別場所。
廣島啊,我在大學畢業那年去過。一看到那盤旋而下,通往停車場的路,就想起了那時旅行的風景和情緒。人的記憶總會成為某種力量,的確是啊。想起來,有不少《Drive My Car》的場面都很喜歡,也覺得濱口龍介新加的情節令人心情有種舒適的起伏。例如在允樹與他妻子的家,那晚溫柔的交談,吃了一頓溫暖晚餐,隱約感受到人聚在一起時的力量。那裏有美沙紀靦腆的肢體語言和笑容,也有允樹柔和的聲線。而濱口龍介在電影中選擇以多國語言、甚至手語演繹故事,溝通的意圖不言而喻。也不得不提西島秀俊的演技能量。家福的剖白令我想哭,卻在他和美沙紀一個擁抱後覺得一切負荷都可以卸下。

「天氣變冷了,下次請留在車裏等我吧。」《Drive My Car》是一場充滿溫度的旅程,能感受生命之重,也找到能讓人予以釋懷的方法。沒有辦法改變生命的重量,卻不能讓它淹沒內心的聲音。和自己和好,活下去,必須一邊繼續面對悲傷痛苦,然後一邊以真誠回應;以柔軟的心,面對殘酷的真相。這樣的生命哲學聽起來是積極,還是消極?是虛無,還是實在?我想濱口龍介已經很清楚的用電影溫柔說出了他的想法。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