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遊戲終極篇:自由幻夢2》:殺了史諾,遊戲就能結束?

愛德華電影會 於 24/11/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故事一開始承接上集,凱妮絲(珍妮佛勞倫斯飾演)被發瘋的比德(喬許哈契森飾演)掐住脖子扭打,全身滿是傷痕的接受治療。但她知道這不是比德的錯,因為比德被史諾總統(唐納蘇德蘭)惡毒的虐待和洗腦,變成不定時發作的精神患者。

看到比德的痛苦,加上各區開始反叛都城,凱妮絲認為只要殺掉史諾就有機會結束戰爭,她想投入前線作戰,希望自己能親手殺了史諾。但是反叛軍的首領柯茵總統(茱莉安摩爾飾演)有更多的計劃,她將凱妮絲做為鼓舞作戰的宣傳工具,但凱妮絲在幾次會議上,見到柯茵為達目的,不惜犧牲人民、投降者的生命,而起了反感,於是擅自走上前線。

凱妮絲的性格,就像遊戲設計師普魯塔克(己故的奧斯卡影帝菲力普西蒙霍夫曼飾演,雖然這集他出現的畫面不多,但台詞都成了關鍵句)對柯茵說,「燃燒的女孩」青春叛逆來了。(凱妮絲的個性就是不與他人爭,但被逼上梁山,她就會成為英雄的那種個性,把她逼急了,惹了她最在意想保護的人,她就會產生最大的反抗鬥志)。但身為柯茵重要幕僚的普魯塔克也對柯茵說,無論凱妮絲做什麼,都是我們的計劃。


凱妮絲在都城的最後一箭射向誰?

柯茵有什麼計劃?基本上柯茵和史諾是屬於同一型的政客,他們都把人民當作棋子操控著,凱妮絲只不過是柯茵要取得政權時,利用的一顆棋子。
先談都城的罪惡史諾,只要不如史諾的意,史諾就會將他殺害,前兩集也有許多史諾對每個區人民的暴行和設計殘忍的飢餓遊戲。史諾不在乎人民的生死,只在乎他的權欲。

而柯茵從來沒有喜歡過凱妮絲,因為凱妮絲不好操控,當時原本想營救的是比德。

柯茵對凱妮絲是將計就計,柯茵想當執政後的總統,如果凱妮絲的聲望超過她,成了威脅,她就會想盡辦法除掉她(跟史諾一樣)。
史諾被抓軟禁後,凱妮絲見了史諾,凱妮絲氣憤她要保護的妹妹小櫻,在救護時喪生,歸罪於史諾。史諾告訴她,他還不至於如此殘忍。

當那一幕,逃難的人民看到小降落傘以為是補給品時,紛紛伸手去拿,結果是偽裝的炸彈,後來醫護人員去救援無辜受害的人民,小櫻也在救援行列中,卻又遭到二次炮火襲擊殺害。凱妮絲親眼見到這一幕,失去妹妹的她,悲苦難耐。
這些殘忍的事是柯茵做的,柯茵嫁禍給史諾,她激起反叛軍最大的憤怒,快速攻城。

柯茵在推翻史諾政權後,當了臨時總統,但她臨時的期限是自定的。她上台的第一件事,是要舉辦都城孩子的飢餓遊戲,讓12區人民有發洩的目標,但這樣的敵對仇恨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操控人民的私心,無助於施惠國的和平與安定。
接連的事件,讓凱妮絲看清柯茵的為人,她覺得如果未來施惠國在柯茵領政下,暴政的結局是可想見的,這也是凱妮絲最後一箭未殺史諾,殺了柯茵的原因。

為何凱妮絲情歸比德?

雖然比德在發瘋時,毒舌的對凱妮絲說,當時如果把麵包餵給豬吃,就不會被母親毒打。但凱妮絲知道比德當時是同情飢餓的她,丟給她麵包。比德的心是善良仁慈的,他對凱妮絲始終扮演助力的角色。

當凱妮絲在都城遇襲陷入阻喪時,比德也鼓勵她。比德有一番領悟對凱妮絲說,死亡代表什麼?代表生命不是我們的,我們無法選擇。死亡是史諾給的,只有殺了他才能終結,生命才有意義。而他們(反抗的人民)選擇了妳。

有一幕比德和蓋爾兩人對談,蓋爾認為當初如果能取代比德參加飢餓遊戲就好了,但隨著接連幾集的劇情發展,比德在凱妮絲心中的地位已漸漸高過蓋爾。蓋爾也是深愛著凱妮絲,但為何凱妮絲最後沒有選擇他?

這集給了一個關鍵答案,就是兩人對戰爭和政權看法有了很大的不同。

蓋爾是效忠柯茵的反判軍政權,唯一的死對頭只有史諾,而凱妮絲的立場不是在擁護哪一個政權,而是心繫無辜的百姓,她希望盡可能不要有人在戰爭中犧牲。所以他們在一幕為了柯茵想提前攻占都城,想犧牲前線和都城百姓,凱妮絲是不願的,她認為,殺人不是出自私怨,這點是和蓋爾有差異的,而後來凱妮絲知道蓋爾為了政權交替也有部分事瞞著她,讓凱妮絲無法諒解。

而比德是關心凱妮絲的,他不在乎政權更替與否,一樣隨著凱妮絲回12區,當他種著櫻草花(小櫻的象徵,比德知道凱妮絲在乎什麼),凱妮絲心已所屬。

劇終,凱妮絲解甲歸田,她抱著與比德生的嬰兒說「噩夢」做結。

她說,為什麼做噩夢?噩夢為何會揮之不去?要怎麼戰勝噩夢?

記下做過每件事的善舉,就像遊戲,一再重複。總比玩過那些殘酷的遊戲。

↑博格斯帶著反抗軍小隊,手中拿著用一台「卵囊」偵測器,偵測卵囊(類似陷井地雷)所在。


↑當小隊一行人潛入都城欲刺殺史諾,成了芬尼克(山姆克萊弗林飾演)說的,「歡迎來到76屆飢餓遊戲」(第一級是74屆,第二集是75屆),他們接連遇到黑色焦油和變種人突襲的挑戰。

↑芬尼克完婚不久,在他口中76屆飢餓遊戲中犧生了。


↑博格斯和前兩集的服裝設計師秦納一樣,都極力保護凱妮絲。博格斯遇害時,還特別提醒凱妮斯要注意柯茵。


↑黑密契(伍迪哈里遜)是凱妮斯的恩師,他和凱妮絲一同返回家鄉,不想參與新政府。


↑如果說《飢餓遊戲》中唯一的勝利者,應是黑密契說的遊戲設計師普魯塔克,他從先前擔任史諾的遊戲設計師,到柯茵的重要幕僚,到新政府的軍師,他都是擁權的人。雖然他特赦了凱妮絲,但凱妮絲並不喜歡他。

■凱妮絲從第二集到各地巡迴時,就有群眾舉起中間三根手指,這個手勢在小說中有著含義,原是12區葬禮的習俗,意味感謝、尊敬和向所愛的人道別,後來延伸為反抗精神的象徵手勢。
■學舌鳥是都城的變種鳥八卦鳥與仿聲鳥的母鳥交配生下的。學舌鳥能學鳥叫,也能學唱人類的曲調。學舌鳥可以傳遞訊息,像是可以突破都城掌控的訊息封鎖,人民將凱妮絲視為學舌鳥,因為她還帶著衝破史諾暴政的希望象徵。

↑當政客的私欲,把人民當作犧牲的棋子,不顧人民的生死,學舌鳥的反抗就會出現。


※更多好文章,歡迎至「愛德華的博客」
※歡迎加入愛德華的facebo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