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終結的一剎】有冇人幻想過自己既喪禮會係點? 文字

講樂‧過路人於 10/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雖然林子祥不屬於小弟的年代,不過這首《六壯士》的電影主題曲,卻會不時拿來翻聽。並不算特別喜歡這部電影,但對於片尾的結局,以及阿Lam所唱的主題曲《講笑》卻很有印象。




故事講述六個身分地位各不相同的男人,相約集體自殺卻自殺未遂,繼而鼓起勇氣努力生存,但在結局卻來個反高潮,六壯士之一的「吹水強」(李克勤飾演)遇上交通意外喪命,而令小弟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個為他舉行的喪禮。

<互聯網圖片>


相信很多人都憧憬過,自己要有個怎樣的婚禮,但不知道可曾有人像小弟般,幻想過自己的喪禮如何。有段時間,常常思考死亡這回事,猜想各種虛無飄渺,而又沒法找到答案的問題,例如死後的世界會是怎樣,靈魂又會飄蕩到何方...因此,也幻想過自己的喪禮,應該以怎樣的形式進行。

<互聯網圖片>


至於心目中的理想形式,其實跟《六壯士》的結局頗為相近,就是希望喪禮別太沉重,能以「笑喪」的方式進行。比起因為分離而帶來的傷感,更希望大家用笑聲歡送自己,就如《六壯士》裡的幾位主角,出席「吹水強」的喪禮時,雖不至於談笑風生,但彼此拿著香檳互訴近況,就如出席老朋友的聚會般。

<互聯網圖片>


這份豁達,也很好地詮釋了主題曲裡的這句:「悲劇演成了喜劇,最開心」。最初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已經很喜歡裡面關於「笑」的概念,因為笑聲可以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笑話可以打破架在彼此之間的隔膜。如何用「笑」去面對各種挫折、尷尬、失敗,又是個窮一生也在學習的課題。

<互聯網圖片>


說起來,這首歌推出之時,正值小弟開始對歌詞產生興趣,所以也很好奇哪位填詞人,能夠寫出如此打動自己的作品,然後看到填詞一欄寫著「潘源良」。當時以為潘源良只是個滿頭白髮的「講波佬」,直到聽過林子祥這首《講笑》,才驚覺潘源良原來還會填詞,而且早已寫過不少經典大作,真箇孤陋寡聞。

<快周刊圖片>


值得一提的是,潘源良在這首《講笑》裡,有句歌詞寫到「不會哭,未算幸運」。這讓小弟想起,同樣是由潘源良填詞的《誰明浪子心》,王傑開頭的第一句,就以其滄桑的聲線,唱出「可以笑的話,不會哭」。



《講笑》的「不會哭」,是為了帶出笑對逆境的心境,《誰明浪子心》的「不會哭」,卻在形容浪子面對的孤獨無奈。這是純屬偶然的巧合,抑或詞人相隔多年後,對生命有了不同的體會而寫呢?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ster1412/
標籤: 六壯士  林子祥  葬禮  潘源良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