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 Season 3 ─ 人類與合成人的“人性”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11/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在當代人工智能盛行的同時,湧現出來不少以此為主題的劇集。

上半年最熱的大劇當屬HBO四月回歸的《西部世界》第二季,就在我們以為《西部世界》第二季會將機器人與人類一場史詩級的大戰鋪陳開來時,Nolan和他的妻子,這兩位藝術家卻絲毫不掩飾他們故事擴張的野心,繼續不斷地深化著主題,主線和支線越來越複雜的交替前行。


Bernard和Ford的秘密、Dolores的野心、William殘酷的過往……不同的真相和假象越來越複雜的交織在了一起。敘事時間線上不僅有過去與現在兩條線,甚至還加入了第三條未來線,整個西部世界所發生的故事越來越撲朔迷離,而季終,Dolores隻身一人闖入謊言與欺騙交織、利益與慾望迸發的人類世界,雖然最終達成了目標,但她一個人前行形單影隻的背影也多了一份悲壯和孤立無援。
《西部世界》中,人類與機器人之間關於意識覺醒的交鋒。


《黑鏡》則利用各種大膽的設想,續寫高科技下人類溝通的悲劇。


而這部風格冷峻,充滿機械感的迷你劇《真實的人類》﹝《偽人》﹞不光打破了AI主題的老套,還打破了影視劇越拍越爛的怪圈。

在播出了第三季之後,口碑遠遠超越前兩部,甚至評分有逐漸攀升的趨勢。


如果看了前兩季,我們可以發現,第一季介紹人物故事脈絡,走得很穩;到了第二季評價有所下滑,因為第二季的敘事太過於拖沓,直到末尾合成人的全部覺醒才帶來了整季的高潮。而第三季,則迎來了全新的突破,編劇的視角不再單純集中在展現人工智能的形態,挖掘人工智能會給人類帶來的災難和隱患,而是思考的更加深入。

在人類與機器的界限變得模糊之後,會有哪些激烈的矛盾衝突?當人類面臨道德的拷問和人性的考驗時,又該何去何從?


相比前兩季,第三季更加貼近“真實的人類”這個原始主題,因為最後的落腳點不會是人工智能,而是旨在反映真實的人類。合成人(Synth)在接收到關鍵代碼之後普遍覺醒,而他們的突然覺醒造成了多起事故,使得十一萬人類喪命,人們陷入慌亂,間接導致上億的合成人遭到毀滅。

第三季在此基礎上繼續講述,一年後,覺醒的合成人被驅趕到專屬的區域禁止外出。人類和合成人陷入了一種虛假的和平中,當合成人組成的社區開始建立,這種脆弱的平和徘徊在破碎的邊緣。


合成人
合成人分為兩種,覺醒的綠眼和新生產的尚未覺醒的橙眼,綠眼又形成了兩個陣營:和平派與激進派。

大部分人類對綠眼抱有敵意,認為綠眼意味著危險,他們忽視綠眼中善良的那部分,對所有綠眼一視同仁。而人類方協助綠眼合成人的主要力量,是Joe和律師Laura以及他們的孩子,律師不惜與丈夫離婚也要保護覺醒以Leo、Mia和Max為主導的綠眼。但不幸,由於激進派綠眼的爆炸恐怖襲擊,使得這條和平之路走得舉步維艱。

覺醒綠眼的領袖Max一直認為人類會接納他們,但恐怖襲擊造成了更多人類的敵意,人類派出軍隊圍攻了他們生活的隔離區,想要逼迫不知情的Max交出恐怖分子。危急時刻,Max陷入了拯救人類還是拯救夥伴的抉擇。


這部劇的演員演技24小時在線,或許正是因為每個人都融入了這種未來世界的氛圍。故事呈現的過於自然,反而使筆者很少考慮演員的演技如何,而是將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劇情,以及故事給人帶來的思考上。

相比同類型的劇作,《西部世界》中人和機器的界線過分模糊,以至於根本難以區分,所以《西部世界》帶有更多的奇幻色彩,而《真實的世界》則帶有更多的現實主義色彩,這份真實使觀眾看到的不止是一個故事,而是未來。


《真實的人類》中的合成人有著不同的特質,他們顯得有些笨拙,即使沒有顯眼的綠眼睛,單從說話和行動上就能判斷他們是否為合成人。在這份笨拙的映襯下,合成人身上的“人性”更加凸顯,也更加令人在意。

“人性”,這是殘酷而又溫暖的兩個字

人類在災難面前不得不充滿恐懼,原本機器只是一種安全的附庸。當有一天這種安全蕩然無存,當有一天親眼見證機器帶來的死亡,即使一切重新變得平靜,恐懼的陰影卻依然籠罩在這些人類的心裡。這時,這些人類該如何選擇原諒?即使機器有了情感和思維,人類仍舊無法認定他們可以作為一種生命而存在,所以,我們看到了人類的殘忍…而這種殘忍,更多是基於恐懼和憤怒,基於對死亡的恐懼,我們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會對AI深表同情,但如果你不是旁觀者呢?


人類彰顯了人性的殘酷,相反,機器卻展現了人性的美好和溫暖

在一群合成人當中,最彰顯人性溫暖特質的,就是綠眼的領袖:Max。Max有愛情,他和天真的女朋友Flash一板一眼地親吻,他們之間的感情讓筆者動容。因為機器人的愛情反而比人類的更加純粹,而這種人性的體現,更使得人類對合成人的蔑視和殘忍格外突出地表現出來。

Max告訴所有人:“人類終究會接納我們的,要用善意對待人類的殘忍,原諒他們,哪怕他們不配,即使倒在地上也要伸出手,哪怕握住的人不多,但只要握住了他們就不會鬆開。”這種善意和慈悲,恰恰是人性中光彩奪目的一部分,但筆者同時為Max的天真而感到遺憾。他不了解人的心會被恐懼覆蓋,那是一點點的善意所無法驅散的。


就在Flash冒險前往城市購買物資時,一群被恐怖襲擊激怒的人將她打倒在地,Max和Flash的最後一次相見,是遠遠看到她懸掛在樹上的軀體,那樣的冰冷,那樣的死氣沉沉。

此外,合成人激進派的設置,更加彰顯出合成人思維上的人性化。壓迫和反抗相對,這使合成人的情感變化更加合理,也為之後的矛盾和衝突埋下了伏筆。在經歷了一年的壓迫之後,一些合成人的思想發生了動搖,他們認識到依靠等待來喚醒人類對他們的同情和接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一切暴力的源頭多少都有一些無奈存在。

激進派炸掉了一間酒吧,這間酒吧給合成人和人類,提供了安全的交友場所,甚至對死去的十一萬人類和一億合成人,懷有同等的尊重和緬懷。沒有什麼比這樣一間酒吧的爆炸,更能體現合成人善意的消退和敵意的升騰。橫亙在人類與合成人之間的,恐怕只有一場戰爭,說來可笑,有時候戰爭才是喚起和平最直接的方法。只有硝煙滾滾的時候,人們才會緬懷歲月靜好的日子,才會對一切生命抱有最大的同情和寬容。


這樣的劇情設置,形成了一種極大的心理衝擊,即使一切都有合理的解釋,我們仍然會感到觸目驚心。其實,如果換種角度思考,這些披著AI這層外衣的群體,也可以隱喻社會中的特殊群體,他們永遠浸泡在正常人的眼光中不得翻身。

即使他們示好、哭泣、告訴人們我們不是怪物,可不可以接納我們?仍然有許多人嫌棄地走開,而走開的人無法理解那群人為什麼哭泣,更不會伸出手給他們溫暖。所以,哭泣的那群人只能擦乾眼淚,集會,遊行,舉行活動,向這個世界解釋,希望獲得認同。這其中的矛盾和對抗,類似於人類與綠眼合成人之間的關係,而一切的指向,都意味著衝突的無法避免。


《真實的人類》第三季會有如此熱烈的反響,不光是因為它喚醒了人們的思考,包括對未來的猜測,對人性的反思。還因為,有著強烈對抗的劇情總是好看的,而劇情的現實意義又使觀眾渴望看到一個結果。有時筆者會想,在高科技迅速發展的當今,在強大的人工智能面前,我們還能夠做些什麼,使得自己不被淘汰?

科技的正確運用,也許還在於一個“度”字。

其實對於強人工智慧,也就是Strong AI或者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和如何對待複製人本質上是一樣的。能不能讓人工智能擁有自由意志不應該是技術問題,因為技術上他是沒有瓶頸的,但是在倫理上是存在束縛的。如果強人工智慧出現,擁有自由意志,那麼他屬於人類?還是如同動物一樣的個體?人類又是否會願意與機器人分享自己的成果?

人們總是會對未知和不可控的東西產生畏懼,而消除畏懼的唯一方式就是證明它是可以奴役的或者是可以被人類清楚的物種。就如同真實的人類中被殘害的有意識AI一樣,如果是人被那樣對待也會走向極端,你既然承認了他們擁有意識,又為什麼剝奪他們反抗的權利?


當年的奴隸制社會的被推翻靠的也是通過反抗和起義,所以如果在強人工智慧到來之前無法解決其中的倫理問題,那麼AI和人類的戰爭只是時間問題。所以有學者認為強人工智能2050年就會到來,但是學術界敬畏不同的倆種觀點都圍繞著一個問題,那就是他應不應該出現?我們有能力創造克隆人,但我們不允許複製人的出現,因為他可以不老不死違背了我們人類的自然法則。同樣的,對於強人工智慧,既然能夠通過數據模擬意識,那意識也能被數據化,這樣的結果就是,可以讓人類成為不老不死的生命個體,或者說,實體將變的沒有意義。所以說到底人類害怕的還是自己,所有人都追求永生,但同樣也在害怕永生,或者說害怕自己無法戰勝的人永生。


各種人工智能科幻劇的存在,目的在於引起我們對未來高科技生活的反思。如果我們能夠實現高科技為人所用的同時,提早預防不好的後果發生,也許就能真正掌握自己的未來。


順帶一提,《Humans》的女主角Gemma Chan將會出現於《Captain Marvel》,飾演反派Minn-Erva一角,希望將來有更多機會在大銀幕看到她的身影。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