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追捕》:找回鴿子,但找不回以往的熱血 文字


追捕 | Man Hunt

久違的吳宇森,繼2014年的《太平輪》後,好一陣子沒有看到他的作品,彷彿留下慘烈的評價後就銷聲匿跡。《追捕》這部電影問世,剛好可以懷念一下我們曾經熟悉的吳宇森,石屑紛飛的槍戰、慢動作的無聲回擊、白鴿漫天飛舞的華麗場面,說實在的《追捕》真的有做到。撲朔迷離的劇情發展、血脈噴張的動作場面,《追捕》表面呈現出來的樣貌正是吳宇森擅長的題材,觀眾多少也希望從這部片中找回《英雄本色》、《碟血街頭》,甚至是《辣手神探》、《變臉》(Face off)時的情懷,再追憶當年的「吳氏風格」。

《追捕》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小說《涉過憤怒的河》,1976年曾被拍成同名電影,由知名影星高倉健演出,這部電影同時也是吳宇森的致敬之作。但吳宇森最近的電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除了動作場面依舊,過去流暢、熱血、精彩萬分的劇情上哪去了,優質劇本哪去了?《辣手神探》中講述臥底在黑白兩道夾縫中生存的兩難,兵賊難分的熱血對峙,充滿人性的抉擇與慷慨赴義的激昂。《變臉》更是吳宇森邁向好萊塢的巔峰之作,科技的突破加上兵與賊的對立,用更激進的方式探討人性的二元論,劇本優秀之外亦配合吳宇森在動作場面處理的專長,而造就經典。


雖然找回過往班底改編劇情,但還是讓這部《追捕》陷入一股不知所云的氛圍,中日韓三方演員融合的化學效應呈現的不倫不類,角色略嫌扁平缺少了讓觀眾感同身受的理由,劇情看似緊湊卻實則透著剪輯紊亂的缺失,想讓劇情複雜化以增加深度,卻又陷入快速轉換而難以連續的境地,雖然整部電影確實透著滿滿的吳宇森風格,看著白鴿飛出、人物停格、子彈亂飛的場面,水上的驚險追逐也勾起記憶中的內容而令人會心一笑,但整部電影的劇情實屬不及格,連選中替死鬼的原因都讓人無言,也沒有好好發揮人體試藥、企業控制及壟斷等相關議題,只剩逃、追、捕、放,在現今胃口被養大的觀眾眼皮下,這部充滿「吳氏風格」的動作片,恐怕也只剩下懷念的作用。

這部電影找來張涵予和福山雅治合作演出,找了些過往的資料才知道,原本這兩個角色的最初人選是金城武與劉德華,無奈兩人最後都無緣演出,讓人不禁想假設,如果是金城武與劉德華,是否導演還會堅持將場景設定在日本大阪?老實說,《追捕》已充分利用大阪這座城市,其中代表景點大阪城也不止一次出現在畫面上,但中國律師、日本警探、韓國殺手的組合有點水土不服,歸根究底的原因在於劇本本身對於人物的撰寫不足。張涵予幾乎沒有發揮一個律師該有的能力,反倒躲、打、跑、開槍樣樣難不倒他,如果這角色是成龍演應該更有說服力;福山雅治過往神探的形象鮮明,但這次表現卻糊塗很多,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超級警察,但作為關鍵之一的角色卻可以讓人毫無驚豔之處,就只有憶亡妻和跟新手下曖昧的份?


中國演員戚薇飾演一個有日本名字的中日混血兒,事實上應該是本故事過往的關鍵人物,卻在莫名奇妙的時間插入,缺少了應該舉足輕重的份量。反倒兩位女殺手河智苑與吳霞飛(吳宇森的女兒)的故事大概是整部份稍微合理的部份,可惜沒給什麼篇幅發揮,一點劇情都刻意的點到為止,情緒刻劃還需要觀眾自行腦補,倒成了工具人般的陪襯角色。


《追捕》的故事確實緊湊,觀看時還是被追捕的過程與欲得知幕後黑手的情緒牽引,但劇情和角色刻劃確實是這部電影的致命傷,短短不到兩小時的劇情,其實放了非常多細節進去,例如頭尾時刻,律師與女殺手呼應的老電影情懷。找來前日本武打明星倉田保昭飾演貴人角色,卻遇上最後因試藥而兇性大發的窘境,打穿牆壁或打斷幾個人的手臂對他來說也不過小菜一碟。只是豐富的內容沒有得到良好的安排,硬是安插那麼多國家的演員進去表現出來的卻是格格不入之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