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能權傾一時,但總不能風光一世 (追龍 無劇透影評) 文字

戲如人生於 10/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俗語「追龍」意指吸食白粉——吸毒者加熱白粉後,跟隨煙霧的方向吸食,形似追逐騰雲駕霧的龍。巧合的是,在中國文化中,龍是權勢、榮耀的象徵。故在電影《追龍》裏,「追龍」一詞語帶雙關,除了影射吸毒者外,亦代表每個追求權力和財富的人。無數英雄好漢為追龍競折腰,到最後又有多少能成人中之龍呢。

《追龍》設定於六十年代香港,警黑勾結的黑暗時期。兩位主角為探長雷洛(劉德華 飾)和大毒梟伍世豪(甄子丹 飾) (兩個角色皆改編自真實人物),前者在警隊平步青雲,從黃賭毒中獲利豐厚;後者由內地偷渡來港後巧遇雷洛,憑其身手和膽識在黑道上打出名堂,之後為救雷洛而被打跛右腿。雷洛為報恩,對伍世豪多番關照。兩人自此在黑白兩道上混得風生水起,然而他們發覺彼此的價值觀和底線逐漸變得南轅北轍。他們稱兄道弟的關係開始變成互相制衡和較量......一代梟雄,漸漸迎來了他們的黃昏。
電影的一大亮點是對昔日香港的重塑,從人物的髮型到服飾,都是劇組一絲不苟的安排。電影中出現的舊車輛和手持藤盾的防暴警察亦充滿老香港色彩。無論是霓虹招牌林立的街巷,還是以電腦特技塑造的九龍城寨,都非常真實,營造六十年代的氣氛,為電影增添滄桑感。故事中亦不乏黑幫開片、街巷槍戰等精彩刺激的動作場面,保証觀眾看得痛快。
香港人的拼搏精神,早在那個年代就展現出來了。所謂「時勢造英雄」,當時人人都渴望在此彈丸之地有一番作為。不論是當差還是混古惑的,無不被權力和金錢牽著鼻子走。在這個「打工三蚊,打交三十蚊」的亂世,很多人也受不住誘惑,誤入歧途。黃賭毒事業蒸蒸日上,黑白兩道都從中獲得豐厚油水。要確保肥水不流人田,當然需要各方面的「關照」,如是者,警黑勾結,貪污成風,令香港步進了開埠而來最黑暗腐敗的時期。
除了對黑幫鬥爭、不法勾當的描述外,《追龍》其實亦不只一次對當年的「英尊華卑」作出控訴。英國人在改善民生、基建的功勞毋庸置疑,然而,當時以英人作班底的政治和公務機構中的確出現了不少貪污濫權等現象(就如今時今日的某國)。當年若非葛柏一案促使廉政公署成立,恐怕今天的香港還是個污城。外籍警官毆打囚犯、操控警隊晉升安排,甚至警黑合作等,都一一在電影裡出現。筆者欣賞電影毫不保留地揭示了當年部分英籍警察的劣行,此舉雖不至於鼓吹「反英」,但都提醒了觀眾,即使是以紳士自居的英國人,也曾經在香港歷史上留下這麼不光彩的一頁。

角色方面,劉德華可謂飾演探長雷洛的不二人選,皆因他曾於1991的《五億探長雷洛傳:雷老虎》中飾演同一人物。這個貪污舞弊的探長角色,華仔當然能輕鬆駕馭。可惜筆者略嫌雷洛在《追龍》裡的定位還不夠壞,甚至礙於他和伍世豪的半對立關係而顯得有點正義。畢竟站在一個大毒梟旁,再貪污的警察也看似英雄。
相反,甄子丹的演出更令筆者喜出望外,他把一代毒梟演得入型入格。戲中他有頗多要說潮州話或潮州口音的對白,亦要一拐一拐蹣跚地走路,難度一點也不低。他甚至在訪問中提到角色的走路方式影響其舊患,拍攝後要開刀治療。伍世豪這個角色在故事中的變化可說是整部電影的主脈:當年只求溫飽的潮州小子,如今攀上了大毒梟的寶座,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同時卻要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他在心態上的前後對比以及其成敗得失,令觀眾感受到人生的種種矛盾和無奈。
老實說,《追龍》一戲僅長兩個小時的確令筆者感到意猶未盡。雖然電影富有張力,故事完整,但劇情發展則有點造次,講述伍世豪從小混混變成大毒梟的部分尤其倉卒,感覺好像他不怎麼費力就成功上位,而後期描繪伍、雷兩人不和的篇幅亦略嫌太少。另外,未知是否因為導演王晶太貪心,導致戲中很多角色,例如幾個黑道大佬甚至雷洛的死對頭 顏爺都顯得「雷聲大雨點小」。基本上除了最核心的兩三人外,只有黃日華飾演的正直警察和Bryan Larkin飾演的外籍警官「爛仔亨」較能給筆者留下深刻印象。
伍世豪為一代梟雄,一時權傾黑道,卻無法風光一世。他窮一生心力追龍,名成利就仍不懂知足。這個追龍者,因貪而興,亦因貪而衰,最後就是「萬般帶不走,唯有孽隨身」。也許《追龍》這個故事,也是很多人一生的寫照。
總括而言,《追龍》是一部很人性化的電影,透過兩個主角的遭遇道出了人生的矛盾和無奈,同時帶領觀眾回看殖民時代的黑暗。雖然電影中後段劇情有點倉促,部分角色的發揮機會亦較少,還好濃厚的老香港色彩和兩位巨星的演出為電影提供了不少亮點。雖然《追龍》說不上是最頂級的佳作,但筆者還是推薦給各位香港人看的。
標籤: 劉德華  甄子丹  追龍  港產  貪污  警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