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八百萬香港人震驚 電影節睡眠式評審

文偽青年於 10/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天看報的時候看到一則香港新聞

六七暴動紀錄片被拒入圍 國際電影節總監狂言「代表全電影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309/56404469

內容大意是說有一部關於香港「六七暴動」,名叫《消失的檔案》的紀錄片,被被拒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映,原因是電影節總監覺得影片『零藝術』。令人震驚的是他助手在影片播放時在睡覺,並表示睡覺也能看電影呢!


令憤慨的是那些在香港所謂發展電影的人其實不甚了解電影,只覺得夠娛樂性才是好電影,同時覺得動畫是給小朋友看的東西難登大雅之堂。

但有陰謀論是因為作品觸動到政府情緒,題材敏感到政府不想市民知道歷史的真相才不讓他在電影節登場呢!

《風起了》因故事圍繞二戰戰鬥機設計者,被指復興軍國主義

但其實日本已比香港行前很多步,甚至在動畫界不停有人涉獵各種敏感題材。因為很多製作人都有種使命感,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將自己的訊息帶給觀眾,希望社會正視問題。

《形之聲》校園欺凌問題

《恐怖殘響》兩位年青恐怖份子把東京政府大樓炸掉

《紅花坂上的海》描寫日本60年代學生抗爭運動;《再見螢火蟲》傳遞反戰思想;《風起了》觸及軍國主義;《科學小飛俠Crowds》則是利用故事帶出年輕人不關心時事;《恐怖殘響》兩位年青人在東京進行炸彈恐怖襲擊要脅政府;《形之聲》反映校園欺凌殘障者問題。甚至去到庵野秀明的《真‧哥斯拉》都在諷刺政府的不濟和無能。

《真‧哥斯拉》以攻擊哥斯拉前,政府研究會否觸犯《野生動物保護法》去諷刺日本政府無能

《科學小飛俠Crowds》帶出年輕人不關心時事

以上每一部作品涉足的在日本都是敏感的題材,甚至直接地在批評當權者。而其中不少都是得獎且留傳後世的『神作』。因為他們懂得要面對歷史,才不會重覆同樣的錯誤,這樣的社會才會進步。

《紅花坂上的海》日本60年代學生抗爭運動

試想像如果日本政府不想國民想起二戰的錯,或害怕大家想起二戰戰敗觸起情緒而不准許《再見螢火蟲》在戲院上映,會是一件如何荒謬的事。

《再見螢火蟲》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